<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當吸血鬼遇上狐仙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12 14:15:32 閱讀: 字體:
    當吸血鬼遇上狐仙

    一名男孩躺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身上衣服破破爛爛的,身上也沒有一處是完好的,人來人往的經過全好奇停下來,卻沒有任何人愿意救助他

    「媽媽~大哥哥怎么躺在這里?他怎么了?」一名小男孩一臉好奇的問

    「噓~不要問~我們趕快走」媽媽聽到趕緊把小男孩拉走

    所有人議論紛紛,就是沒有人愿意幫忙,這城市病了~病的不輕~是阿~這城市里~除了人類~還有非人,所謂的非人就是狼人,吸血鬼,天使與惡魔之類的~其中掌管著這城市的安寧是一個很大的家族,里頭更是有狼人,吸血鬼跟惡魔~

    「語璇!快點拉~別遮遮掩掩了」一名男孩笑嘻嘻的說

    「干嘛啦?大白天的?是不知道我不能待在太陽太大的地方嗎?」語璇身上穿著斗篷抱怨說

    「誰不知道妳是吸血鬼里唯一一個可以待在白天的阿,妳只不過是不想出來,陪一下未婚夫也不好嗎?」男孩吐槽說

    「焰星爵!不要每次我不出來就用未婚夫頭銜來壓我!我們一點愛也沒有,何況你愛的是羅嚴哥,別拖我下水」語璇火了怒說

    「唉...郁卒阿...妳都知道我愛羅嚴...但是他一點感覺都沒有...還是他不愛我?」星爵哀怨說

    「白癡!你是惡魔耶,羅嚴哥是天使,能相愛嗎?能嗎?別在那耍白癡了,不如我們去找列翔,他可以看見未來~我們就去看看你跟羅嚴哥的未來吧」語璇吐槽說

    「那走阿~」星爵說完就張開惡魔翅膀飛走了

    「喂!焰星爵!有異性沒人性...」語璇看星爵已經飛走了只能用滑步的

    某座高級城堡~一名男孩正悠閑的在賞花

    「列翔!列翔你在哪?」語璇率先進來大喊

    「聽到了~小聲點~怎么?未婚夫妻同時來這是想問你們的未來嗎?」列翔笑了笑問

    「誰要問跟他的未來?我們就算投胎10次也沒有未來拉~是要問惡魔跟天使會不會有相愛的一天」語璇嫌惡的撇撇嘴說

    「欸!別把我講的一文不值好嗎?好歹我也被票選為10大男友代表冠軍」星爵不甘心的說

    「所以呢?關我何事?列翔~你看一下吧~」語璇不以為然的說

    「恩~」列翔點頭后閉上眼睛感受

    過沒多久~列翔露出詭異笑容并望著語璇

    「干嘛?你見鬼了?笑成這樣?」語璇疑惑的問

    「星爵跟羅嚴是注定會再一起的~但是語璇,我也有看到妳的喔~你會跟一名長相帥氣的狐仙糾纏不清」列翔笑著說

    「喔~我對戀愛沒興趣~知道了~我會躲他遠遠的~星爵~我餓了~我先去獵食喔~等等老地方見~掰一」語璇一臉沒興趣的說完就滑步離開

    「她該不會是要去獵食無辜人類吧?」列翔指著語璇離開的方向問

    「你哪一年看她獵食過了,她是去附近的醫院買血袋來喝~」星爵笑著說

    「也是~若不是她手腳冰冷,總是蒼白著臉,誰都不會相信她是吸血鬼~」列翔也笑了說

    三人從小就認識,之后又認識了羅嚴,星爵跟語璇的婚約從出生那一刻就決定了~但兩人一點也不想遵守~認識羅嚴后,星爵的想法就越來越濃烈

    另一頭~語璇吃飽喝足后覺得無聊四處逛逛看到有很多人圍觀在那議論紛紛,經不起好奇撥開人群走向前,看到一名男孩躺在血泊中,身上破破爛爛的,濃濃的血腥味傳到自己的鼻腔,若不是自己吃飽了,語璇可能會攻擊這人,走到男孩面前試探發現還有些微的呼吸,知道若再不救他,他一定會死

    「恩~送去嚴哥那好了~嚴哥一定會有辦法的」語璇想完就抱起男孩用瞬移離開

    天使殿~一名男孩正在看著書,突然聽到叫自己的聲音

    「嚴哥!羅嚴哥!你在哪?救命阿」語璇的聲音傳來

    「怎么了?妳跟星爵又闖禍傷了哪個無辜人類嗎?咦?星爵呢?」羅嚴閤起書本笑著問

    「不是啦~不要每次人類受傷都說是我跟星爵弄的嘛~他是我剛在路上遇到的....」語璇急忙解釋,小的時候,有些人類男孩太白目跑來招惹兩人,兩人受不了不小心把他們打成重傷總是帶去羅嚴那治療

    「好~我看看喔~幫我把他放到床上」羅嚴笑了笑說

    「恩~」語璇點點頭把男孩抱到床上

    羅嚴走過來手泛出白光對準男孩,以為男孩是人類一股腦的把力量都給了男孩才發現男孩不是人類體力耗盡暈了過去

    「嚴哥!羅嚴哥!醒醒阿!讓星爵知道你暈倒我會被滅的阿...」語璇一臉驚恐

    「我沒事啦~這男孩不是人類,但我也不確定他的種族,好啦~幫我去買個東西吧~清單給你~麻煩了」羅嚴醒過來笑著說

    「是!」語璇乖順的接過羅嚴的單子就離開了

    語璇根據羅嚴的單子買好后再轉角不小心跟星爵相撞

    「痛...哪個冒失...咦?星爵?阿~你等很久了?」語璇正想罵人看到星爵一臉不開心才想起自己跟星爵約定要在老地方見

    「妳...該不會真的去獵食人類?」星爵看到語璇過來才收起脾氣問

    「我才不會做這種事~我剛剛救了一名男孩~他的氣息很微弱,所以我送去嚴哥那~可是嚴哥說他不是人類,要我來採買東西~我先送東西給嚴哥瞜~掰」語璇說完就瞬移離開

    天使殿~羅嚴仔細的觀察著男孩,突然感覺男孩呼吸急促起來~并面目猙獰

    「怎么了?怎么會這樣?傷口都復原了才是阿」羅嚴緊張的來到男孩面前治療

    這時~男孩口中吐出一大口鮮血才悠悠轉醒

    「這里是?我...死了嗎?終究還是救不了我的家園..我的族人嗎?」男孩憂郁的想

    「那個...你還沒死喔...你好~我叫羅嚴,是名天使,請問你是?」羅嚴自我介紹說

    「我叫絡天宇..是名狐仙..我的家園...我的族人...在一夕之間全毀了...而我應該死的...為什么我死不了?為什么?」天宇痛苦萬分的說

    「我想你會留下來就代表你的族群還不該滅絕,你好好療傷吧~說到這,語璇也該回來才是...」羅嚴開口勸說

    話才剛落,語璇就出現了

    「嚴哥~我買回來了~若不是某惡魔太吵,我會更早回來」語璇抱怨說

    「欸!我好心幫妳拿東西耶~早知道就讓妳自己拿」星爵收起翅膀不甘心的回嘴

    「嚴哥!你看他!都欺負我~」語璇知道有羅嚴在,星爵絕對不敢動自己,故意躲在羅嚴身后撒嬌說

    「好了好了~兩人都收一下脾氣~星爵,你是未婚夫讓一下未婚妻吧」羅嚴果然替語璇說話說

    「羅嚴!不要每次都這么寵她好不好?她都被你寵壞了」星爵雖然氣,但是羅嚴都這樣說了能怎么辦?

    「才怪!嚴哥最愛我了~我也最喜歡嚴哥了~對了~嚴哥~他醒了嗎?」語璇故意吻上羅嚴的臉得意的看著星爵氣炸的臉

    「醒了~他是狐仙~看來族群全都滅了只剩他一人」羅嚴摸了摸語璇的頭髮說

    「怎么會?嚴哥~需要幫忙嗎?我跟星爵都可以幫忙喔」語璇聽到那人全滅族后有些同情連忙把星爵拖下水

    「喂!我沒說要幫忙」星爵抗議

    「不能嗎?星爵你不能幫我嗎?」羅嚴露出一臉哀傷的問

    「沒有,要幫忙什么?」星爵臉一紅問

    「暫時不需要~不過如果你要留下來我會很開心的」羅嚴俏皮說完還對語璇投一個調皮眼神

    「噗~哈哈哈~」語璇笑出來,好樣的羅嚴哥

    「妳!」星爵對語璇投了妳回家就死定的眼神

    「嚴哥~你要我買的這些材料是恢復用的對吧?」語璇鬆鬆肩忽視星爵的眼神轉頭問

    「恩~沒錯~星爵~你跟我去后頭調藥,語璇這有我剛調好的~麻煩妳去幫我把這藥敷在他身上」羅嚴點頭說完從后頭拿出一條藥膏說

    「好~」語璇乖乖的拿著藥膏走進去

    里頭~男孩坐起身不知在想什么

    「嗨~我來幫你敷藥~可能會有點痛,不過嚴哥的藥膏都很有用」語璇輕聲說完就掀開男孩衣服把藥膏涂在男孩的傷口

    疼痛感瞬間襲過來,男孩緊咬著牙忍耐著,讓自己意外的是這女孩的手好冰..

    「妳...手很冰...很冷嗎?」天宇開口問

    這時~星爵跟羅嚴走過來聽到對話

    「這家伙是吸血鬼,你說~她的手不冰冷嗎?」星爵冷冷的說,直覺告訴自己,這家伙很危險,語璇是女生,有可能會被他給騙了

    「什么這家伙!你這臭惡魔!羅嚴哥~星爵欺負我」語璇不甘愿的說

    「星爵!語璇是女生,怎能用這家伙~」羅嚴果然又替語璇說話

    「好啦~對不起~羅嚴,他的傷有那么難醫嗎?」星爵很乾脆的道歉轉移話題

    「是還好~不過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我要語璇買的藥材全都是高級品,專門醫治狐仙的~你就放心在我這療傷吧~我這里很安全的~」羅嚴搖搖頭笑著說

    「好的~麻煩了」天宇點點頭,眼神望著還在跟星爵斗嘴的語璇

    幾個月后~天宇在羅嚴照顧下漸漸復原,也可以下床幫忙羅嚴

    「那個~羅嚴」天宇開口

    「嗯?」羅嚴正在看書隨口回

    「你跟幾個月前來的那兩人很熟?」天宇隨口問,絕不說自己很在意那天幫自己抹藥的女孩

    「你說語璇跟星爵?恩~我跟他們認識挺久了,他們是未婚夫妻,聽說是剛出生就有的婚約~星爵是惡魔族的,語璇則是吸血鬼族,兩家族從以前就有密切往來,我曾聽上頭說這幾年來兩族有意結為親家,但我沒想到是語璇跟星爵」羅嚴笑了笑說,說到星爵還露出淡淡的笑容

    「你...喜歡語璇?」天宇試探的問

    「大家都喜歡她,但是我暗戀的人不是語璇...」羅嚴笑了笑說

    「為什么?喜歡為何不告白?」天宇一聽明白了提問

    「他是惡魔,我是天使,能再一起嗎?就算能,他跟語璇的婚約該怎么辦?」羅嚴說到這有些失落

    「愛是不分種族的~」天宇勸說,怪了,我干嘛勸說?我不是那種人阿...難道是因為她?

    「但我們是不可能的~天宇~能幫我去外頭買點東西嗎?去外頭散散步也不錯,你拿著地圖好了~怕你迷路」羅嚴苦笑說

    「好阿~我也想出去透透氣~躺床太久了」天宇一口答應

    天宇拿著單子出門了,四處亂走的下場就是迷路

    「痾...這里是?」天宇一臉疑惑的看著身旁陌生環境,突然出現一名女孩,不~正確來說女孩是從遠處飛過來掉在自己身邊

    「痛...焰星爵這混蛋...我一定要跟羅嚴哥抱怨」女孩一臉痛苦的說

    天宇看傻了,雖然女孩有些狼狽,卻不失可愛的臉龐

    「那個...請問妳知道這里怎么走嗎?」天宇看女孩要離開連忙叫住

    「嗯?你說那個嗎?他今天休館耶~不然我帶你去別的地方買吧」女孩看著天宇手上的地圖說

    「恩~麻煩了」天宇點點頭

    兩人并肩而走,天宇一直盯著女孩

    「我臉上有什么嗎?你一直看我?」女孩問

    「沒有...妳..不記得我了?」天宇搖搖頭臉上泛起紅蘊問

    「你?我有見過你嗎?」女孩一臉疑惑

    「也是拉~我們才見過一次...」天宇有些失落...果然...女孩跟本不記得自己

    「一次?阿!你是那時的...你傷好的差不多了?這次出來是幫羅嚴哥買東西嗎?」女孩一聽仔細端詳天宇才想起自己在哪看過他連忙問

    「是阿~羅嚴哥現在有點茫,我就幫忙來採買」天宇一臉開心的說,好險~她記得我...不對...我在開心什么?

    「既然是羅嚴哥要的話,那就不能亂帶了~那你就跟羅嚴哥...算了~我跟你過去吧~也好久沒跟羅嚴哥聊天了~順便去敘舊~也順便告狀」女孩調皮笑一下說

    「欸~恩~我叫絡天宇,妳呢?」天宇主動告訴名子

    「莫語璇~我是第4代吸血鬼,我記得偉晉哥說過你是狐仙」語璇也自我介紹說

    「第4代?哇!很稀有了耶~話說你是第四代..年紀會不會?」萬鈞瞪大雙眼,傳說吸血鬼代數越少,就越強,目前常在走動的大都是10代以后了,前10代跟本很少見了

    「太小?對吧?父親也常這么說..反正我只要不說,誰會知道我是吸血鬼?又有誰知道我的代數?大多數的吸血鬼知道我的代數后都會跑走~更何況我還有星爵在~所以一點也不用擔心」語璇知道天宇要說什么

    「妳...跟他很好?聽羅嚴哥說妳跟他有婚約啊?」天宇問,我到底在干嘛?對一個才剛認識沒多久的一直問

    「是孽緣...我跟他只有兄妹般得感情,我們的喜歡僅限兄妹,他愛的是羅嚴哥,而我...對愛情沒有興趣...吸血鬼有好幾千年的性命可活,若愛上一個人,只能短暫的幸福,之后就又會過著寂寞的日子,既然這樣,不如不要,所以我對愛情沒興趣」語璇苦笑說

    「但是其實妳很嚮往吧?只是因為害怕失去才不敢愛,我覺得妳很值得被愛,因為妳很溫柔」天宇一語道破語璇的害怕

    「呵呵~頭一次有人跟我說我很溫柔,雖然是狐仙,謝謝拉」語璇感覺心里有一塊慢慢淪陷了

    天使殿~羅嚴一邊忙著,這才想起天宇還沒回來

    「糟糕...天宇會不會迷路啊?」羅嚴一臉擔憂

    才剛想完,天宇就跟語璇一同回來了

    「羅嚴哥~我來找你玩了」語璇跑進來說

    「語璇妳是在路上遇到天宇的嗎?」羅嚴笑著問

    「對阿~對了~羅嚴哥,你要的清新丸的材料,那家店今天休館喔~」語璇點點頭

    「恩~沒關係,星爵呢?怎沒跟妳一起來?」偉晉左顧右盼

    「他剛剛不小心失手把我打飛,現在估計再找我吧~」語璇不慌不忙的說

    「你們...又去哪里欺負人了?」羅嚴一聽就知道兩人一定又欺負人

    「才不是勒~我們剛剛在幫我父親教訓那些白目的吸血鬼,結果星爵的招數反彈到我這,我來不及反應就被打飛了~」語璇急忙解釋,不能讓羅嚴哥誤會星爵,不然星爵一定會滅了自己

    「還好嗎?有沒有哪里受傷?」羅嚴一聽擔心的問

    「沒事阿~哥也知道我血厚肉粗,何況我又是4代吸血鬼,星爵那些招數傷不了我」語璇扯了扯嘴角說

    「小心點吧~妳還是女孩子阿~」羅嚴不認同說

    「隨便啦~我去找星爵喔~他沒找到我可能會被我父親罵~」語璇鬆鬆肩說完就瞬移離開了

    又過了幾個月~不知是巧合還是什么,語璇總能遇到天宇,兩人也總會停下來聊天,不知不覺兩人熟了起來

    「呵~我們也太巧了吧?總是能遇到對方」語璇在不知第幾次遇到后笑著說

    「是阿~很巧」天宇笑了笑,才不是勒,是我故意製造機會假裝碰巧碰面的

    「你這次出來也是幫羅嚴哥採買嗎?總覺得嚴哥最近要買的東西變好多」語璇問

    「不是~這次是我自己想出來逛逛,來這都半年了,卻對這里很不熟悉,總不能每次都望著希望妳出現替我帶路吧?」天宇搖搖頭說,也希望妳能多注意我一點

    「也是~那~恩~我今天沒事,我帶你去逛逛吧~」語璇笑著說,不知從何時開始總想著跟天宇多相處一點

    「那就先謝謝妳瞜」天宇笑著說,其實心里開心到想跳起來了

    兩人一路逛一路聊~天宇很認真的聽著,語璇感覺自己就像老師一樣教導著天宇,而天宇就跟學生一樣的認真聆聽,兩人的心噗通噗通的跳,語璇把城市的歷史告訴萬均

    「這城市很古老摟~語璇~謝謝妳告訴我這些~這樣我下次如果沒遇到妳也不會迷路了」天宇開心的握住語璇的手

    「阿...不會」語璇臉瞬間紅了,這可是第一次...被星爵以外的人握住手

    兩人瞬間陷入沉默...天宇這才發現自己的舉動有多唐突

    「抱...抱歉...我太激動了...小心!」天宇正想解釋發現有臺失控的馬車往語璇方向連忙把語璇拉來自己懷里

    兩人靠的如此的近,天宇身上的味道很好聞跟星爵是不同的味道,兩人的唇也靠的很近,突然~天宇捧著自己的臉就這樣吻上去,語璇有些訝異,看著吻著自己的天宇...有些不知所措,但也沒不開心...反而還很開心...理智蒙蔽了兩人...就這樣吻著~吻著,直到雙方都快斷氣

    「你...干嘛阿...這是我的初吻耶....」語璇有些害羞說

    「也是我的初吻...那個...我好像...喜歡上妳了...妳不用急著回答我,我只是希望妳可以好好考慮...那~我該回去了...謝謝妳今天的導覽...」天宇說完就紅著臉離開了

    「.....」語璇摸著唇看著天宇急忙離開的背影

    語璇若有所思的走到列翔住處~列翔正在悠閑的喝茶賞花,看到語璇像游魂一樣的飄進來有些訝異

    「干嘛啊?妳是魂魄飛了喔?以前不都大喊我名子?」列翔一臉疑惑,直覺告訴自己她...怪怪的~但又不知到哪里怪

    「列翔...你有被人吻過嗎?」語璇摸著還在發燙的唇問

    「啥?妳被哪個渾蛋給吻了?還是說星爵放棄羅嚴強吻妳?」列翔嚇到了問

    「他敢吻我我一定揍他...是....」語璇想到天宇一臉害羞的把剛剛的事告訴列翔

    「恩~那妳一定喜歡上他,才會讓他吻妳~他是誰?哪個種族的?」列翔分析說好奇那個吻了語璇的人到底是誰

    「是狐仙...翔你曾說過我會跟一名長相帥氣的狐仙糾纏不清對吧?說也奇怪,那天我真的救了一個接進死亡邊緣的狐仙,我把他送去嚴哥那~在那之后我總會遇到他,他...給我的感覺好不一樣,跟他在一起我覺得很快樂,很開心,那感覺跟星爵在一起時不一樣...而且...他今天吻我的時候,我沒有不開心...反而還覺得很開心...翔...我是不是病了?」語璇有些擔心的問

    「妳要是病了..星爵就是病入膏肓了」列翔小聲說

    「嗯?」語璇沒聽清楚問

    「沒事~」列翔搖搖頭閉上眼睛預知語璇的未來

    不看還好~越看臉越皺,兩人的未來很坎坷阿...該怎么跟語璇說?還是就裝作不知道?等在張開雙眼,語璇早就離開了

    「唉...可憐的語璇...好不容易喜歡上一個人...」列翔若有所思的嘆口氣

    另一頭~回到家的天宇臉很紅,想到自己沖動吻了語璇

    「我在干嘛?怎么能吻她?她不會再理我了吧...」天宇躺在床上懊惱自己不該沖動

    這時~

    「羅嚴哥?你在嗎?咦?天..天宇...」女孩走過來看到天宇臉瞬間紅了

    「痾...妳怎么來了?找羅嚴哥嗎?他去跟上頭開會了...」天宇的臉也很紅說

    「那~天宇,我有話想跟你說」語璇有些害羞說,看著天宇,自己的心跳的好快,記得星爵說過看到喜歡的人臉會很紅,心跳的很快所以自己喜歡上天宇

    「那個...對不起...我沒經過妳同意就吻妳...我知道我太唐突了...妳是有未婚夫的人..我還...痾...」天宇率先道歉卻看到語璇哭了有些不知所措

    「未婚夫又怎么樣?我跟他沒有愛,我喜歡的人是你阿...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擅至吻了我后又道歉?這算什么...」語璇哭了,一拳一拳的打在天宇的胸膛

    「我...妳..喜歡我?不是我在作夢吧?」天宇一聽臉紅了問,有可能嗎?語璇喜歡自己?

    「如果這是夢...那這個也會是假的」語璇說完就吻上天宇

    兩人的唇再度貼在一起,熟悉的觸感,讓彼此都知道是真的,天宇擁著語璇吻的很熱烈

    「語璇..妳的家族會接受嗎?」天宇在結束那個甜吻后問

    「我才不管勒~星爵跟我又不相愛,那我們干嘛管家族接不接受,天宇,你說你喜歡我,那我也說我喜歡你,可以給我那個勇氣跟家族對抗嗎?」語璇祈求說

    「當然~我們一起面對吧~」天宇把語璇拉入懷里在度吻上說

    在那之后~語璇跟天宇成為了一對戀人,也常常趁羅嚴不在偷偷去找天宇曬恩愛

    「語璇~你每次來都不會被懷疑嗎?」天宇雖然很開心還是有點擔憂

    「不會阿~我本來就很愛亂跑~而且我是來羅嚴哥家,又不會怎么樣~誰會知道我其實是來找你?」語璇笑了笑說

    「那就好~我最不希望的就是看到妳受到傷害」天宇抱著語璇說

    「就說了我血厚肉粗了齁~死不了,你忘了你女友可是第四代吸血鬼~誰能傷的了我?」語璇把臉埋進天宇胸膛說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還是小心點吧~妳雖然很強,但還是女孩子~防著點不是很好嗎?」天宇了笑說

    「好嘛~」語璇點點頭,心中染起一股甜蜜

    天宇吻上語璇的唇,這時~羅嚴開完會回來卻看到語璇跟萬鈞兩人在接吻,嚇的倒退幾步,也驚動了正吻的難分難捨的兩人

    「你們...在交往嗎?」羅嚴嚇到問

    「是~我們在交往,羅嚴哥,你明知道我跟星爵沒有愛,既然如此為何我不能喜歡天宇?」語璇也不怕的說,相信羅嚴會支持自己

    「可是...妳跟星爵的婚約...這點不可能改吧?」羅嚴聽到語璇跟星爵兩人沒有愛有點開心但還是有點擔心的問

    「嚴哥,星爵愛的不是我,是你,當我們知道是非對錯后就知道彼此有婚約,自從認識嚴哥后,星爵就漸漸不想遵守,而我原本對愛情沒有興趣,自從遇到天宇后,一切都變了,我不知道天宇可以陪我多久,但是至少我對自己很誠實,那~嚴哥呢?是否跟星爵一樣也喜歡著他?」語璇看天宇笑的很開心反問羅嚴

    「我當然喜歡他...語璇妳說星爵他愛我,是真的嗎?」羅嚴聽到星爵也愛著自己激動的問

    「當然是真的~星爵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想法,嚴哥~喜歡一個人就要去爭取,就算不同種族又如何?只要有愛~一切都不用怕」語璇得到了幸福,也期望星爵也得到

    「恩恩~語璇~謝謝~我這就去找星爵」羅嚴說完就張開天使羽翼飛出去

    語璇望著羅嚴離開的方向,突然后頭有人抱住自己

    「妳不會后悔嗎?」天宇抱著語璇問

    「后悔什么?我已經找到我的愛,我當然要幫我那個兄弟摟~還是說你比較希望我跟星爵在一起?」語璇輕摸著天宇的臉問

    「妳是我的~不準妳跟我以外的人再一起」天宇一聽霸道的說

    「這是我要說的~」語璇提醒

    另一邊~星爵在自己房里看書,突然感覺窗邊有動靜,打開看到羅嚴

    「你...怎么來了?」星爵有點意外也很開心這是羅嚴第一次找自己

    「我有事想跟你確認...我知道在不確認就真的錯過了」羅嚴收起翅膀進來說

    「什....」星爵一臉不解,羅嚴突然靠近星爵吻上他的唇

    星爵瞪大雙眼,眼前的天使遽然在吻自己....連忙抓回領導權吻著羅嚴,直到羅嚴差點斷氣

    「你....干嘛阿...」星爵還有點遲疑的問

    「我喜歡你!星爵,一直都喜歡著你,我都聽語璇說了,你也喜歡我,只是因為我是天使,才壓抑著自己的感情,我也是...我知道你跟語璇是未婚夫妻,也知道你是惡魔,明知道不可以愛上你,我還是...無可救藥的愛上你...」羅嚴話沒說完星爵的唇又賭上

    「那就不要壓抑阿~一直以為你不喜歡我,拼了命的壓抑著對你的愛...既然知道你也有同樣的感覺,那我不想壓抑了,嚴~不要想種族問題,只要我們相愛,一切都不是問題,語璇她會明白的」星爵抱著羅嚴說

    「語璇...呵呵~語璇也戀愛了~現在應該跟他再恩愛」羅嚴想起出門前看到語璇跟天宇接吻偷偷笑了

    「誰阿~能吸引到語璇注意?」星爵一臉疑惑

    「還記得在我家的那個狐仙嗎?就是他~我也很訝異,要不是我回來看到兩人在接吻,我也想不到」羅嚴笑了笑說

    「什么...難道...列翔真的預言了...」星爵聽到是那個狐仙想起半年前列翔的預言

    「什么?列翔說過什么?」羅嚴一臉好奇

    「列翔說我們是注定在一起,但是語璇...她會跟一個長相帥氣的狐仙糾纏不清....總覺得那個糾纏不清不是好的...」星爵有些擔憂

    「先別想這么多吧~兩人那么相愛~說不定意思是跟我們一樣的」羅嚴保持樂觀態度說

    真是這樣嗎?不~三年后~語璇跟星爵在族群里屬于成年的吸血鬼跟惡魔~兩人的父母更替兩人辦了盛大派對~語璇跟星爵偷偷邀請心愛的人來,也沒忘邀請列翔

    「干嘛?叫我來看你們放閃喔?幸好我準備好了墨鏡~你們就盡量閃吧~」列翔臉戴墨鏡說

    「翔~別這樣嘛~誰會知道我跟星爵的父母辦這派對的用意?叫你來當然是幫我們擋的摟」語璇笑著說

    「也是~算妳們想的對」列翔想起之前看到的畫面點點頭

    沒多久~兩家父母上臺

    「謝謝各位前往參加星爵跟語璇的的成年派對~今天借由兩人的成年,我們要宣告一件大喜事,那就是我們打算讓兩人擇日成婚,今天除了兩人的生日派對,更是訂婚派對」兩家父母笑著宣告說

    臺下的兩人聽到瞬間露出晴天霹靂的表情,天宇跟羅嚴的臉龐也瞬間蒼白

    「我不要!我跟語璇才剛成年,不急著現在就結婚吧?」星爵大聲反駁

    「對阿~結婚是早晚的事,我們不用這么早吧」語璇也說

    「哼!誰不知道你們早就另有所屬,以為我們都沒在跟蹤你們嗎?語璇妳偷溜出去總是去羅嚴的家去跟絡天宇在一起,而星爵你則是跟和羅嚴在一起,當我們都沒再看嗎?我們只是不戳破而以」兩人的爸媽冷笑說

    「所以呢?你們到底想怎么樣?」兩人異口同聲問

    「沒怎么樣啊?只不過....」兩人的爸媽說完始了個眼色,瞬間天宇跟羅嚴就被抓起來

    「天宇!/嚴!」兩人同時大喊

    「選擇吧~只要乖乖結婚,我們就放過你們的愛人,但是如果不聽勸...那就別怪我毀了你們的愛人,絡天宇!我們以為滅了狐仙整族,沒想到你卻活下來了~現在~只要語璇選擇你,那我們就殺了你」語璇的父母冷血的說

    「什么...爸!媽!...是你們殺了天宇的族人...毀了天宇的家園?你們怎么可以這樣?他們做錯了什么?」語璇不敢相信的說,沒想到天宇的殺族仇人正是自己的爸媽...

    「沒什么好說的!你們選吧...是要乖乖結婚還是讓我們殺了他們」兩家的父母吼說

    語璇跟宏正互看一眼,又轉頭看了被壓制的天宇跟羅嚴一眼,語璇走到天宇前頭

    「天宇....對不起....」語璇一想到天宇的家人因為自己的父母而滅族有些愧疚

    「語璇~不是妳的錯,我不會怪妳的」天宇苦笑說

    「天宇...對不起...我不能讓家人傷害你」語璇的淚水滑落唇貼上天宇的唇

    星爵也走到羅嚴面前

    「我的想法跟語璇一樣,我也不想傷害你,更不能看到我跟語璇的家人傷害你..所以...對不起...」星爵說完也把唇貼上偉晉的

    兩人同時離開愛人的唇互看一眼嘆口氣

    「我們會乖乖結婚的...但是你們要保證不準傷害他們,否則我們這個婚決對不結」兩人一臉痛苦的說出這個威脅...如果我們的婚姻能保住我們的愛人...那就結吧~

    「當然~只要你們乖乖結婚~我們本來就只要你們乖乖結婚,跟本就不想動他們」兩人的父母聽到笑著說

    「.....」兩人不說話

    在那之后~兩人被限制出入,唯一被允許的就是進入彼此的家 房間,所以語璇常躲在星爵的房間

    「星爵...一點方法也沒有嗎?難道我們得乖乖結婚?」語璇坐在星爵床上盯著星爵在看書

    「不然呢?妳想看絡天宇被殺掉還是羅嚴被殺?」星爵當然也很著急,可是又能怎么辦?

    「星爵...你書拿反了」語璇小聲說

    「漬!煩死了!我何嘗不想想辦法?但是對象是我們的爸媽難不成要跟羅嚴的族群求救嗎?」星爵一臉煩躁的放下書沒好氣說

    「不可以!會害到羅嚴哥的」語璇反駁,羅嚴哥是天使,星爵則是惡魔...讓天使長們知道羅嚴哥偷偷跟身為惡魔的星爵交往的話后果一定不堪設想...

    「所以拉~就算不甘愿,我們也得乖乖結婚~這是唯一能保護絡天宇跟羅嚴的方法~只能委屈妳了」星爵也是知道這件事嚴重性嘆口氣說

    「彼此彼此」語璇也學星爵嘆口氣說

    另一邊~羅嚴自從得知星爵跟語璇要結婚后就整天足不出戶,天宇也好不到哪去

    「羅嚴哥...還好嗎?」天宇有些擔心問

    「當然不好...他們怎么能這樣?」羅嚴一臉憂傷的說,那天星爵吻了自己后又說要跟語璇結婚,之后自己跟天宇就被趕出去,兩人雖然著急也不敢貿然去找兩人,只能拜託列翔,列翔回來后告訴兩人,星爵跟語璇被限制出入,唯一能去的只有雙方的家跟房間

    「還是...我們再去找列翔一次?語璇曾說過列翔看的見未來~他一定看的見什么的...」天宇提議

    「就這樣吧~我們走」羅嚴一聽恍然大悟,對啊!還有列翔阿

    列翔住處~本該悠閑賞花的自己從羅嚴那回來后就有些悶悶不樂,看到羅嚴跟天宇到來

    「怎么了?你們怎么同時來?」列翔一臉訝異

    「列翔!請你幫我們看我跟星爵還有語璇跟天宇還有沒有未來」羅嚴還來不及收翅膀就急著問

    「對啊!我們不甘心就這樣結束」天宇也說

    列翔閉上眼睛,卻發現這輩子他們不可能再一起,可是下輩子有機率4人會再碰一起

    「目前是不可能...但是你們的緣~會延續到下輩子~這輩子語璇跟星爵因為要保護你們不得不結婚,下輩子你們4人有可能會碰在一起,到時緣份會再打開~能不能在一起就看下輩子了」列翔說

    羅嚴聽到這知道不可能在跟星爵在一起打擊過大暈了過去,天宇也差一點

    「不可以...語璇...好不容易愛上妳...我不想就這樣失去妳阿...」天宇淚水滑落

    「別難過了~語璇跟星爵一定也很痛苦,他們的父母是出了名的冷血,只要說出口就一定會做到,我想~這就是他們兩個對你們的愛,因為愛你們,只能選擇結婚了...」列翔拍拍天宇開口

    「列翔...下輩子..我真的可以在遇見語璇?」天宇淚水滑落問

    「恩!一定可以見面」列翔點點頭

    「那我知道了~我會等~我會陪著羅嚴哥等」天宇擦了擦眼淚說

    在那之后~語璇跟星爵結婚了~兩人被迫穿上婚服...天宇跟羅嚴偷偷去看兩人的婚禮~兩人只有假笑,羅嚴在那激動的暈了過去,還是天宇扛羅嚴回來,之后...他們就徹底失去兩人的消息,沒人知道語璇跟星爵去哪~也沒人知道兩人怎么了...知道的只有兩人,天宇跟羅嚴就相伴的過了這一輩子,轉世前兩人都在心里祈禱可以遇見兩人

    下輩子,xx高級中學學生部~

    「阿~哈哈~滑壘成功!」一名女孩開心大叫,根本沒注意到一名男孩站在自己后頭

    「莫!瑀旋!找死阿妳!我們約幾點開會?全部的人就等妳一個!嗯?要不要我會長職位給妳做啊?」一名男孩手拉著瑀旋的耳朵怒罵

    另一名男孩趕緊勸男孩

    「紹陽!住手阿...瑀旋不是故意的啦....我剛問過阿姨,她說瑀旋要帶弟弟去上課才會過來~」男孩趕緊抱著宏正說

    「還有你!林棋颯!不要每次瑀旋遲到你都有藉口替她說話!!」紹陽再度開炮

    棋颯瞬間紅了眼眶

    「不要每次氣都出在我身上好不好?算了!我們分手!我受夠你了!」棋颯說完怒推紹陽一下轉身離開

    「嫂嫂!沈紹陽!遲到是我不對,嫂嫂只是不希望氣氛僵下去!這樣也錯了嗎?拜託你動一下你的石頭腦袋!不要每次都這么霸道好不好?」瑀旋怒說完也推了紹陽一下跟著棋颯出去了

    所有人看這場鬧劇全安靜了,沒有人敢說任何一句話深怕下一個遭殃的是自己

    「該死!通通出去!開會改到下禮拜!」紹陽火大的怒敲一下桌子說看著所有人落荒而逃,嘆口氣也走出去尋找棋颯的身影

    另一邊~瑀旋在校園里四處尋找,在一個人煙稀少的角落聽到細細的哭泣聲

    「嫂嫂...對不起...每次都因為我害你跟哥吵架」瑀旋走過來一臉歉意

    「跟妳沒關係啦...有時我真的很討沈紹陽...對他我一直有熟悉的感覺...所以我很快就愛上他...可是有時他的霸道我真的很受不了...」棋颯哭著說

    「說到這...我也有這感覺,當初跟哥見到嫂嫂時我們也有熟悉的感覺,我總覺得還有一個人...但是就是不知道是誰...」瑀旋點點頭同意棋颯的說法

    回憶~當時~他們是新生~除了瑀旋跟紹陽,彼此跟所有人都很陌生...直到

    「你們也是新生嗎?...不介意我們一起坐吧?」一名男孩走過來說

    「不介意...」兩人抬起頭看一眼愣住了,連同男孩

    「我們...在哪見過嗎?我覺得你們給我的感覺好熟悉」男孩笑出來說

    「我們也是這樣覺得~我叫莫瑀旋,他是我表哥沈紹陽,你呢?」瑀旋笑著問

    「我叫林棋颯」偉晉露出可愛的笑容說

    紹陽看到棋颯的笑容心瞬間漏了一拍,在那之后兩人再一起是如此的自然,瑀旋更開口叫棋颯嫂嫂,一年過去了~三人升上二年級時~接了學生會,紹陽當會長,瑀旋當副會長,偉晉就當總召,但三人總覺得還少一人,不知是誰

    回憶結束~~

    「其實我也很好奇~到底是誰...總覺得我們4人見過,但就是想不起來第4個」棋颯的淚水也乾了問

    這時~紹陽找來看到兩人坐在地上~棋颯臉上還掛著淚痕,滿滿的后悔襲染自己的心,剛剛自己說話太過分了...棋颯...會原諒自己嗎?

    「棋颯...對不起...我太沖了...瑀旋,妳說的對,我太霸道了~給我個機會改好嗎?」紹陽一臉愧疚的說

    「....」棋颯沉默不語,看紹陽過來求和就想答應,可是怕紹陽又會遷怒自己

    氣氛瞬間尷尬到幾點,紹陽一臉窘迫,棋颯轉過頭不說話

    「嫂嫂~好啦~原諒他拉...哥肯低聲下氣跟你道歉就代表哥很愛你,從小到大我是第一次看哥低頭~就原諒他吧」瑀旋看氣氛真的很尷尬,自己是害哥哥嫂嫂吵架的元兇...不趕緊替哥哥說點什么是不對的

    「那好吧~沈紹陽!以后不準再兇我!否則我就不理你了」棋颯一聽看瑀旋可憐兮兮的表情又看紹陽那一臉愧疚的表情終于點頭答應原諒

    「恩~我保證」紹陽聽到笑了

    在那之后~一直都是三人行,紹陽改了自己很沖的脾氣,瑀旋也沒在遲到,三人行在最后一人出現后破局

    一天~瑀旋還沒來,棋颯跟紹陽先走進教室

    「瑀旋這家伙!在不來就遲到了...棋颯~你有先繞去瑀旋家看嗎?」紹陽碎碎念著但口中充滿了擔心

    「有~他們家沒人在...好奇怪喔...以前阿姨還會在家...」棋颯一聽也擔心的說,總覺得瑀旋家是出了什么事...不然怎么連阿姨也不在?

    這時~老師走進來,后頭還跟著一名男孩

    「大家先回座位~我們從今天起有轉學生,來~先自我介紹吧~」老師說

    「你們好~我叫林旭懷,是從蘋果中學轉過來,請多指教」旭懷淡淡的說

    大家意思意思的拍拍手~旭懷走到紹陽跟棋颯身旁坐,這時~一名女孩急忙出現

    「老師~抱歉,我遲到了~我弟半夜發高燒,媽媽又去鄉下照顧奶奶趕不回來,所以我一直等到媽媽回來去醫院照顧弟弟才趕緊來上課」女孩一看到媽媽到來就趕緊從醫院沖回家拿書包又趕緊沖來學校深怕會遲到...但...好像已經遲到了

    「沒關係~趕快去坐好吧~」老師笑著說,既然是這樣那就不該在嚴厲的對女孩,趕緊讓女孩先行去作好

    女孩趕緊坐到紹陽旁邊

    「我還以為妳睡過頭~妳弟還好嗎?」紹陽擔心的問

    「不知道怎么回事...半夜突然發高燒...我嚇的趕緊帶他去掛急診,原本想打給你,可是又怕打擾到阿姨跟姨丈...好險沒事了...」瑀旋苦笑說

    「拜託!阿姨不在就是要打給我了啊!不然我表哥做假的?」宏正一臉不認同說,我們親戚做假的啊?如果知道我也會幫忙的阿

    「當下沒想那么多...我會注意點的」瑀旋點點頭,對齁!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一急就忘了還有紹陽可以求救

    兩人談話同時,旭懷一直盯著瑀旋,對紹陽也起了忌妒心,好不容易捱到中午

    「好餓喔~瑀旋我跟紹陽要去買飯,妳要不要一起去?」棋颯走過來問

    「不了~比起吃,我現在比較想睡~嫂嫂~我先去學生會咪一下,午休結束打給我~你跟紹陽就去恩愛吧~」瑀旋打個哈欠說完就離開了

    「陽~我們買點東西給瑀旋好不好?她照顧弟弟一整天一定沒吃什么」棋颯看瑀旋離開的背影心疼的說

    「恩~那我們就買過去給她吧~你想吃什么?瑀旋的話買個拉麵給她吧」紹陽同意說,謝謝棋颯把瑀旋當自己家人

    「那~我要吃肉!」棋颯雙眼瞬間發光,肉阿~是可以撫慰我上了半天課辛勞的好東西

    「好好好~走吧~」紹陽一聽笑了~牽了棋颯的手走去食堂

    另一邊~學生會,瑀旋走進去后就躺沙發,沒多久就睡著了,并做了個夢,夢里有自己跟紹陽還有嫂嫂,自己跟紹陽是未婚夫妻,但兩人并沒有愛,紹陽愛的是棋颯,但因為種族關係還有棋颯顧忌自己跟宏正的關係,兩人遲遲不敢相愛,直到自己也遇到喜歡的人..那個人是個狐仙,兩人沒多久就墜入情網,但是好景不長~自己跟韶陽的家人發現兩人另有所屬抓了兩人所愛的人逼迫兩人結婚,為了保護自己所愛的人兩人選擇結婚也在婚后躲避所有人過著無人認識的日子....

    夢到這~瑀旋悠悠轉醒,臉上滿是淚痕

    「這個夢...好真實...夢里的那個狐仙到底是誰?總感覺我一直在等他...」瑀旋喃喃自語

    這時~棋颯跟紹陽走進來聽到瑀旋的話

    「等誰?餓不餓?我跟紹陽有買午餐給妳喔~」棋颯一臉疑惑的說

    「嫂嫂~我剛做了個夢,很奇怪的夢,夢里有你,有哥,也有我,還有一個不認識的人....」瑀旋說

    「什么夢?」棋颯一臉好奇

    「就....」瑀旋把自己做的夢告訴兩人,沒想到兩人也露出不敢置信的臉

    「妳說的夢我知道,我有時也會夢到~大概就跟瑀旋妳說的一模一樣」棋颯瞪大雙眼說

    「我也是~只是夢里,瑀旋妳愛的那個狐仙到底是誰?」紹陽一聽問

    「好了~先別想了~瑀旋~妳趕快吃吧~下節是體育課~趁現在午休妳趕緊吃吧」棋颯笑著打斷兩人說

    三人在學生會里有說有笑,跟本不會知道外頭有人站在門那

    「她跟他們到底是什么關係?我到底...怎么了?怎么對她...」男孩不懂自己再想什么

    下午的體育課上籃球~棋颯坐在陰涼處看兩人打球,這時~瑀旋感到身體不適,眼一黑就碰!的一聲暈倒了,所有人不管是上課的還是在打混摸魚的全都嚇到了,紹陽見狀連忙丟下球抱起瑀旋

    「老師~我帶她去保健室」紹陽說完就邁步離開

    保健室~紹陽才剛把瑀旋放下,棋颯就沖進來

    「怎么會這樣?瑀旋怎么會暈倒?」棋颯一臉著急

    「不知道...可能是太累了~昨夜照顧弟弟整晚...先讓她睡吧~棋颯,你去幫我跟她請這節課的假,我等她醒了在跟她一起回去」紹陽雖然緊張但現在棋颯都這婆緊張了,只能自己先冷靜的安慰棋颯說

    「恩~好~那我晚點再過來看她」棋颯說完就先行離開了

    放學后~瑀旋才醒過來看到紹陽坐在椅子上休息

    「我怎么會在這?紹陽...我怎么了?」瑀旋輕輕拉著紹陽的衣服問

    「唔...妳醒了?體育課時妳暈過去,是我帶妳來了,昨天沒睡好對吧?妳嚇壞所有人了~好險沒事,不然我一定被棋颯還有妳媽媽扒了皮」紹陽一聽睜開雙眼自嘲說

    「對不起...那時感覺頭好痛...又感覺好暈..然后..我就不知道了...差點又害你跟嫂嫂吵架..」瑀旋一臉歉然的說...差點...又讓哥哥跟嫂嫂吵架...幸好沒有...

    「沒關係~身體比較重要~妳弟出院了嗎?沒的話就先來我家吧~我跟我媽講一下就好」紹陽搖搖頭提議

    「我弟是沒那么早....那我跟我媽說一下好了~不然她如果回來看不到我會擔心」瑀旋點點頭說,也是~只有一個人在家的確有點恐怖

    一切打理好后~兩人一同回家~

    「不用等嫂嫂嗎?」瑀旋問

    「小姐~現在都5點多了~棋颯早回家了好嗎?如果妳在擔心,大不了回家打給他瞜~好啦~趕快回家~我媽說煮好料的」紹陽笑了笑說,剛打給媽媽時,媽媽很開心的直說好,到底誰才是親生的阿...兩人一邊走一邊聊,殊不知后頭有人一直跟著兩人

    「他們...到底是什么關係?還好到一起回家...是男女朋友嗎?」男孩看著遠方的兩人有說有笑還一同走進一間房子

    隔天~因為紹陽的關係,瑀旋第一次很早就醒來跟著紹陽一同去學校

    「干嘛阿...這么早去是要給鬼看喔?」瑀旋嘴里咬著吐司抱怨,一想到阿姨煮的熱騰騰早餐就因為這家伙不得享用

    「妳還說!今天要開會!我不盯著妳誰要盯?欸!知不知道妳很難叫?」紹陽沒好氣的說,剛進去這家伙房間時還被她踹了好幾腳...差點命中要害

    「對不起嘛...又沒踹到...大不了你不能生...不對...你跟嫂嫂本來就不能生..」瑀旋用無辜的眼神說了一句欠揍的話

    「還講!找死!給我過來」紹陽說完就要去抓瑀旋,很好!被我抓到妳就死定了!!

    「不要!!!我跟嫂嫂告狀喔!」瑀旋說完大步奔跑,不跑的是笨蛋!哥一定會滅了我...

    「很好~給我過來!!」紹陽邁開步伐去追,好阿妳!被我抓到我一定會好好修理妳

    兩人用跑的去學校,瑀旋用盡力氣邁開步伐跑到學生會正想關門,沒想到紹陽一腳已經踏進去了

    「莫瑀旋!找死阿妳!還擋門」紹陽惡狠狠的說

    「除非你答應我打人!不然我一定跟你抗拒到底」瑀旋死命的撐著門說,讓哥進來我的小命就不保了....

    「給我開門!我數到三!不然我一定不會放過妳」紹陽抓狂說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時,棋颯走過來看到兩兄妹一個拼了命的想關門,一個拼了命的想進門,這畫面...好像也挺好笑的...

    「你們在干嘛啊?一大早就這樣?」棋颯忍著笑說

    這時~瑀旋聽到救星聲音,門碰的一聲甩到紹陽臉上趕緊跑到棋颯身后

    「嫂嫂!救命啊!哥要殺人阿!!」瑀旋死命的往棋颯身后退,太好了!救星來了!妻奴的哥一定會看在嫂嫂的面子上原諒我

    「莫!瑀!旋!早上先差點踢我要害!現在又害我差點破相,妳不讓我受傷很不滿意是不是?」紹陽臉上有著被甩門的印記怒吼

    「怎么回事?瑀旋妳做了什么?」棋颯一臉疑惑,他們怎么又吵架了?

    「還不都哥!我在換衣服突然闖進來我下意識就...可是嫂嫂!我沒踹到哥的要害!所以你還是可以性福的..然后剛剛..就因為我跟他說你跟嫂嫂本來就不能生...他就要追我捏我耳朵...」瑀旋一臉抗議,嫂嫂!你一定要保護我...只有你可以讓哥不生氣阿....

    「紹陽!這就你不對了!瑀旋是女生阿~就算你們是兄妹,也不能闖進女生房間阿!難怪瑀旋會踹你」棋颯一聽替瑀旋說話

    「又我的錯?不要每次都偏袒瑀旋好不好?我才是你老公!我!」紹陽一臉挫敗...每次跟瑀旋爭吵,棋颯一定站在瑀旋那...

    「可是每次都是你的錯阿....」棋颯一臉無辜的說,每次兩兄妹吵架都嘛是紹陽太超過...就算想站在他那邊也站不下去....

    「唉...好了~先開會吧...」紹陽一臉無奈的說,已經沒了剛剛想揍人的感覺了...算了...

    結束后~三人走在一起

    「陽,今年的園游會,我們還要上場表演嗎?」棋颯問

    「當然要,只是我們還少一個人阿...」紹陽一臉苦惱

    「沒關係啦~紹陽,還有半個月,可以慢慢找~」瑀旋笑著說

    「也是~那~找人就麻煩妳摟~我跟棋颯還要去宣導~妳先回去吧~」紹陽想了想說

    「可以嗎?一個人沒問題嗎?」棋颯一臉擔憂,瑀旋很得自己的緣,既然瑀旋都開口叫自己嫂嫂了~是該好好照顧她

    「沒事啦~嫂嫂~我可以的~你跟哥就當約會吧~沒我這個大電燈泡在」瑀旋意有所指的說完就先離開了

    瑀旋一個人走在學校~突然聽到一陣音樂

    「咦?這時候?會是誰啊?彈的挺好的」瑀旋好奇的心想走到彈奏音樂的地方,是一名男孩坐在鋼琴那彈奏曲子,瑀旋被他彈的曲子給感動了,里頭充滿了憂傷,彷彿在訴說事情一樣,直到男孩彈完,一臉訝異的看著自己

    「妳...怎么進來的?」男孩驚訝的說,她...怎么會在這?該死..我怎么對她有種熟悉的感覺...好像我們認識很久...

    「痾...不能進來嗎?我是好奇怎么會有音樂,彈的很好聽耶~」瑀旋一臉尷尬,這男孩的臉好熟悉...我們在哪見過嗎?

    「沒有~很開心妳喜歡我的音樂~我叫林旭懷,妳呢?」旭懷露出笑容說,不知怎么的~從轉來第一天就注意這個女孩,也在意著跟她再一起的兩個男孩,總覺得那兩個以前也在哪見過

    「莫瑀旋~我知道這有點唐突,不過..我們見過嗎?總感覺你好熟悉」瑀旋笑著問

    「其實我也有這種感覺,不過我是轉學生,妳遲到那天我剛好轉過來~以后就請多指教瞜」旭懷也笑著說

    「那...我還可以過來看你彈琴嗎?」瑀旋問

    「當然可以~歡迎」旭懷溫柔的說,妳能來真是再好不過了~

    此時的愛苗正在兩人心中增長著~之后~瑀旋每次都會消失一段時間去音樂教室聽旭懷彈琴,兩人常一邊聊天,也漸漸熟了起來~一次~兩次~到后來幾乎那段時間瑀旋都會不見,終于紹陽跟棋颯注意到了~一天~三人一同吃午餐時,紹陽開口

    「瑀旋,這陣子有段時間妳會不見,妳去哪了?別亂跑啊!一個女孩子...」紹陽碎碎念著

    「是阿~瑀旋,妳去哪了?我跟紹陽都很擔心耶」棋颯無視紹陽碎碎念也擔憂的問

    「沒阿~就去逛逛...」瑀旋撒謊,總不能跟他們說是跟轉學生在一起吧?哥最愛碎碎念了...知道我跟別人再一起一定會念到我耳朵長繭

    兩人一聽就知道瑀旋撒謊,鬆鬆肩,既然瑀旋不說,那就跟蹤她吧~一天~瑀旋照慣例跑去音樂教室找旭懷,沒想到紹陽跟棋颯跟在后頭,直到瑀旋走進音樂教室

    「奇怪?這教室有人嗎?」棋颯一臉好奇,這段時間好像不會有人吧?

    「不知道耶~咦?里頭有談話聲」紹陽聽到有細小的聲音連忙跟棋颯交換眼神

    教室里~

    「今天比較晚喔~怎么了?」旭懷看瑀旋進來笑著問

    「還不都紹陽!他開始懷疑我這段時間去哪了,跟你說,他跟我媽一樣啰嗦,超愛碎碎念,真擔心他老后會不會被嫌棄」瑀旋損紹陽,在外頭的紹陽聽到一度想沖進去打人,還是棋颯用盡吃奶力氣抱住宏正才結束

    「你跟他很熟?你們是男女朋友嗎?」旭懷一聽悶悶的問

    「誰他女朋友?當他女朋友的倒楣...痾...罵到嫂嫂了...反正我跟他不是那種關係啦~你勒~在以前的學校有沒有女朋友?」瑀旋一臉嫌棄,突然想到這樣罵到棋颯連忙甩甩頭,他以前有女朋友嗎?不對?我在意這個做什么?

    「沒有~我在等一個人,一個我根本就不知道的人...」旭懷說到這有點黯淡

    「她...知道你在等她嗎?」瑀旋有些動容,他口中的她是誰?有種羨慕的感覺....

    「我連她是誰都不知道...她是我夢里遇見的....我夢到她是位吸血鬼,是一個很善良的吸血鬼,而我是一位狐仙..我的家人在一夕之間全滅亡了,我是在一名天使的家遇到她,并愛上她但是她身邊有未婚夫,好險她跟她未婚夫并不愛對方,所以我跟她很快就陷入情網,但是她跟她未婚夫的家人逼迫他們結婚,而且她的父母就是傷害我族人的壞人...最后她跟她未婚夫為了保護我跟他愛的人結婚了,我再也沒見過她...我想知道夢里的她到底是誰?還有如果可以...我想找到她」旭懷淡淡的說

    這時~瑀旋看著旭懷的臉龐驚訝了,跟夢里的他重疊了

    「絡天宇?」瑀旋突然開口

    「妳怎么知道?那是我夢里的名子阿!對了~夢里的她也跟妳同名耶」天宇訝異的問,她...怎么會知道我夢里的名子?難道...她是....

    「你做的夢,跟我一樣,如果沒猜錯,我應該就是你夢里的那個吸血鬼,紹陽是我夢里的未婚夫,而棋颯...則是那個搶救你的天使...」瑀旋說,看著旭懷的臉漸漸浮現了那名狐仙的臉,不是跟旭懷一模一樣嗎?難道...那個夢...是我們的前世?有可能嗎?

    這時~紹陽跟棋颯沖進來,看瑀旋跟旭懷靠的很近,紹陽氣的抓起旭懷不由分說就先揍了一拳

    「給我離她遠一點!想對她做什么?」紹陽怒吼

    棋颯跟瑀旋愣住~旭懷也不遑多讓對紹陽揮拳,兩人扭打成一團

    「干嘛啊!紹陽!旭懷!你們干嘛啦!沈紹陽!你誤會了啦!」瑀旋連忙站在兩人中間,看兩人身上都掛了彩無奈的說

    「我還想說妳最近怎么常消失!原來是跟這家伙在約會」紹陽怒指著一旁的旭懷

    「白癡喔你!我是來聽他彈琴拉!他鋼琴彈的很好!我在想他是不是可以加入我們!被你這一打鬼才要加入啦!白癡」瑀旋一聽理智斷線吼的比紹陽還大聲說

    這句話讓紹陽跟棋颯都傻了...什么?彈琴?

    「彈琴?你...會彈琴?」棋颯露出傻眼的表情

    「恩~這幾天,瑀旋都在這聽我彈琴」旭懷抹掉臉上的血說...阿斯......好痛...

    「白癡表哥!你可不可以動一下你的石頭腦袋?不要每次手比大腦動作快好不好?」瑀旋翻白眼說,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會彈琴的,被表哥這一打會加入才有鬼

    「痾...對不起...我太激動了...」紹陽一臉尷尬的道歉

    「沒關係~我也有錯~我也有打你~抱歉」旭懷點點頭道歉

    「好了~大家都互相道歉了~還是朋友~同學~妳要不要加入我們?剛好我們缺少一個團員~咦?我們以前見過嗎?總覺得你的臉好熟悉喔」棋颯見狀連忙打圓場說,看著旭懷的臉龐有了疑惑

    「嫂嫂~他跟我們也做同樣個夢~我想我們再等的人就是他」瑀旋開口,并提醒當初夢里的4人行

    「你..也有做那個夢?」紹陽跟棋颯瞪大雙眼

    「恩~看到你們我才想起你們也出現在我夢中,而瑀旋...是我的女主角..」旭懷點點頭說并溫柔的看像瑀旋

    「不覺得那個夢很真實嗎?聽過前世今生嗎?聽說如果前世愛戀未了,還是有什么愿望沒達成,轉世后,還是會在相見,我在想..會不會那就是我們的前世?」棋颯遲疑著說

    「我覺得...有可能~不然我們怎么可能對彼此有熟悉的感覺?明明不認識,卻感覺在哪見過?不過嫂嫂~這個疑問我們要去哪確認?」瑀旋問,是阿~怎么可能4人同時做這個夢,一定是跟前世有關

    「學校附近有家算命館,聽說很準,不如...我們等等去那看看?」紹陽想起之前聽學生們在討論提議

    「哥~你也相信這個喔~」瑀旋虧說,不相信鬼神論的表哥也會相信這個?

    「找死啊!去不去一句話?」紹陽惱怒說,當面拆我的臺好玩嗎?

    「去~當然去~對吧~旭懷?」瑀旋調皮的對著一旁的旭懷說

    「恩!」旭懷輕輕笑著,瑀旋現在的樣子真的跟夢里的她重疊了,如果是真的,就解釋了為何看到她,我的心總是跳的很快,總是注意著她的一切,也總是忌妒著紹陽跟棋颯可以跟她這么好

    放學后~4人走進那間算命館~

    「你們...是來算你們的前世的吧?」一名女孩坐在水晶球前在她們還沒開口前搶先開口

    「痾...妳怎么知道?」4人異口同聲問

    「因為我看到了~你們的前世太糾結了~妳的父母殺了他的族人~逼迫妳跟他結婚,但是你們雙方并不愛對方,他愛的是他,但是為了保護心愛的人,你們只好乖乖結婚,并在婚后選擇過著隱藏起來的日子,并等待著轉世在相見」那名女孩紛紛指著瑀旋跟旭懷,又指了紹陽跟棋颯說

    「所以...我們做的那個夢...真的是我們的前世?」瑀旋遲疑的問,女孩完全說中了他們的夢境

    「是的~你們的前世不能跟心愛的人再一起,所以這一世又讓你們在相見,但是又怕你們忘了彼此才讓你們做那么夢好提醒你們」女孩看著水晶球說

    4人不知道怎么走出去的~只知道他們的心都很沖擊

    「沒想到那么夢真的是我們的前世...」瑀旋幽幽的說,沒想到真的會有前世今生...

    「是阿~沒想到我們的前世這么可憐...」棋颯悶悶的說...沒想到我跟紹陽是上輩子就有的緣分...

    「反正是事實了~欸!你要加入我們嗎?」紹陽轉頭問旭懷

    「恩~好阿」旭懷點點頭,加入你們也可以多跟瑀旋接觸了吧~

    「好~那~我先送棋颯回家~旭懷,我家笨妹就麻煩你送她回家」紹陽知道兩人前世是戀人關係,也看出旭懷還愛著瑀旋,既然這樣就給個機會吧,相信聰明的旭懷會聽懂自己的意思

    「沒問題」旭懷點點頭知道紹陽故意給機會感激的說

    瑀旋跟旭懷肩併肩走到路上

    「那個....沒想到你真的是那個狐仙...」瑀旋開口卻想打自己..我到底在說什么阿...明明都知道了不是嗎?

    「沒事~我早該猜到,妳跟她...這么像...這樣就可以說足了,為何我看到妳會有熟悉的感覺...還有為何看到紹陽跟妳再一起會很生氣,這就是因為我還喜歡妳...」旭懷笑著說,看著她還是有心動的感覺,但已經跟前世沒關係了,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旭懷已經喜歡上這世的她

    「我很開心...剛開始我被你的琴聲吸引,越跟你相處..我就越覺得我是喜歡你的...跟前世沒有關係...」瑀旋越說臉越紅,唉呦...我在說什么拉...旭懷一定覺得我很奇怪吧...

    這時~旭懷把瑀旋推到墻上壁咚

    「既然...我們彼此喜歡,要不要跟我再一起?讓我們再續前緣好嗎?」旭懷柔聲的說,眼神充滿了期盼,希望瑀旋會說奛

    「恩....」瑀旋點點頭害羞的不敢看旭懷

    旭懷的唇慢慢靠近瑀旋的,直到兩人的唇碰在一起,這次...我死也不會放手...沒有人可以再讓我們放開對方的手....

    幾年后~4人的感情依然很穩定,他們被一家經紀公司看上,瑀旋選擇做助理,所以公司又拉了一人進來,經過一連串的訓練,他們成為了亞洲天團

    「好累阿...紹陽,明天還有行程嗎?」棋颯趴在桌子上說

    「問瑀旋吧~行程都她在看」紹陽直接推給瑀旋,一點也不會不好意思

    「你團長還我團長?真是,嫂嫂~明天可以休息一天~不過我記得嫂嫂妳不是要去內地拍戲?」瑀旋火大的青了紹陽一臉轉頭跟棋颯說

    「恩~是阿~又要單飛幾個月了....不想去...」棋颯哀怨說

    「嫂嫂~你去的時候可以把沈紹陽順便帶去嗎?!他好煩」瑀旋開口問,你是團長好意思都讓我看行程?要這樣團長乾脆讓我做算了

    「當然可以~他也要去拍!不過團里就只剩你跟旭懷還有凱元,可以嗎?」棋颯有些擔憂

    「不對喔~正確來說只剩我跟瑀旋,因為凱元要當兵了」旭懷開口

    「啊!對~都忘了凱元要當兵~」棋颯恍然大悟的說,惹來一旁凱元猛翻大白眼

    「你們別給我在團里放閃耶」紹陽擔憂的開口

    「又沒差!你們去拍戲,旭懷就沒行程了!為何不能放閃?」瑀旋不以為然的說

    「好了啦~你們每次都針對起來~瑀旋~妳別只顧著跟旭懷放閃~每天晚上記得回報喔」棋颯又打圓場說,這幾年來每次紹陽跟瑀旋互瞪對方都是棋颯打圓場的,也只有棋颯治的了紹陽

    「好啦~嫂嫂~我會有分寸的」瑀旋點點頭,嫂嫂都這么說了該乖乖聽他的

    紹陽跟棋颯去內地拍戲去~凱元去當兵~只剩瑀旋跟子閎~阿~忘了說,他們4人成年后,就搬離家,在北部租一間4人套房,紹陽跟棋颯睡一間,旭懷跟瑀旋睡一間

    「瑀旋~妳在干嘛?」旭懷盯著坐在電腦桌前不知在打什么的瑀旋

    「秘密~以后你就知道了~」瑀旋神祕的說

    旭懷走上前抱住瑀旋

    「別太累了~最近都看妳在電腦桌前~」旭懷親吻瑀旋的臉頰說

    「好啦~對了~下個月我要去內地找紹陽跟棋颯~我跟公司說過了~他們說可以~現在就看你要不要跟我去」瑀旋把剛弄好的東西存檔關上電腦說

    「嗯?怎么突然想去找紹陽跟棋颯?」旭懷一臉疑惑問

    「秘密~先別問好嗎?等確定了我再跟你說原因」瑀旋把臉埋在旭懷胸膛說

    「好~那我就先不問」旭懷笑著說,相信到時瑀旋會自己說的~

    幾天后~瑀旋把寫好的東西寄給出版社也得到回應,瑀旋趁旭懷接廣告拍攝去跟出版商談論

    「莫小姐~妳的小說內容我們看了都覺得會大賣~想請問妳是怎么想到這題材的?」一名出版商的人問

    「夢里遇見的~這個夢我常夢見,我總覺得該寫出來,而且是個好題材不是嗎?」瑀旋輕輕笑著說

    「是的~這題材很特別~那我們會盡快讓妳出書~到時會寄一本到您府上」出版社的人說

    「如果可以~請寄4本給我~謝謝」瑀旋笑了

    走出出版社已經是下午的事,瑀旋算了算時間,旭懷也結束了~連忙走到廣告拍攝場所去等他,剛好趕上旭懷拍完正在收拾東西

    「拍完了?」瑀旋走到旭懷身后抱住他問

    「恩~妳怎么來了?」旭懷一臉訝異著問,還以為瑀旋不來了呢...

    「來等你下班還不好?那我離開好了」瑀旋假裝說完就要離開

    「等一下~我什么都沒說耶~我很開心~」旭懷拉住瑀旋的手說

    路上~兩人手牽著手跟本就不怕被拍,事實上~兩人的關係一直都不是秘密,早在出道時,兩人就公開了,拍~也沒有用,因為不是秘密

    「你早預料了吧?」瑀旋問著一旁的旭懷

    「什么?」旭懷一臉疑惑,什么啊?沒頭沒尾的

    「想在大街上手牽手最好的辦法就是先公開~所以~你早知道了吧?」瑀旋笑著問,別看旭懷總是安安靜靜,其實他什么都想到了,常常都是語出驚人的人

    「不然要看妳被拐走嗎?話說妳早上去哪?又是祕密?」旭懷笑了笑轉移話題問

    「已經不是祕密了~其實我把我們的前世寫成書,已經有出版社接納了,預計沒多久就可以出書了~」瑀旋笑著說

    「妳...把我們的故事寫成書?」旭懷有些意外,難道那幾天瑀旋在電腦桌前都在....

    「是阿~你是亞洲天團的成員,而我只是個小小助理,我什么都不會,怎能配的上你?所以我想至少我的寫作能力不錯,可以利用這點來配的上你」瑀旋笑著說,就算兩人交往了,粉絲的閑言閑語還是入了瑀旋的耳

    「傻瓜~我不在乎妳做什么...我曾失去過妳一次..說什么,我也不想再失去妳,不管什么人來講都沒有用,這輩子我賴定妳了」旭懷把瑀旋抱入懷里說

    「旭懷...謝謝你~不管是前世還是現在,遇到你真好~」瑀旋笑著說被旭懷抱在懷里真的好溫暖

    在那之后~瑀旋收到了書,一本給旭懷,另一本留給自己,剩下兩本....

    內地~紹陽跟棋颯正沒日沒夜的拍戲~

    「好累喔~終于快拍完...」棋颯擦了擦身上的汗水說

    「不知道旭懷跟瑀旋現在在干嘛...」紹陽也說很擔心在臺灣的瑀旋

    這時~說人人到,兩人手牽手走過來

    「紹陽~棋颯~我們來找你們了」瑀旋笑著說,很滿意的看兩人瞪大雙眼

    「你們?怎么來了?」兩人同時愣住問,是來探班的還是?

    瑀旋從包包拿書兩本書~遞給兩人

    「來送禮物的~我成為作家了,第一本書就寫我們的前世」瑀旋笑著說并遞上小說

    「哇喔~讚喔~不過妳怎么想寫我們的故事?」棋颯接過后翻了翻內容問

    「因為這樣就有理由繼續待在你們身邊,雖然我跟旭懷是公開的,但是還是有粉絲覺得我沒那資格待在旭懷身邊,所以我想...如果我也成名了,是否就可以待在你們身邊?」瑀旋笑著說,這也是瑀旋最在意的點,她希望跟旭懷在一起可以得到粉絲們的祝福,就像紹陽跟棋颯一樣

    「不過寫的很好耶~要不是我知道這是我們的前世,我都要崇拜妳了」紹陽翻了翻書說,雖然感到驕傲但還是不忘開口損瑀旋

    「不要開口就損人好不好?以后我還是會寫很多更厲害的小說」瑀旋無奈的說,臭表哥!讓你說句好話是會怎樣嗎?

    4人笑成一團~沒多久跟出版社預計的一樣,瑀旋的書一上市馬上就銷售一空,瑀旋瞬間成為大師,也漸漸的有人成為她的鐵粉,大家對她的映像不再只是亞洲天團成員林旭懷的女朋友,而是小說家莫瑀旋

    「成名了感覺如何?」旭懷笑著問著躺在一旁的瑀旋

    「還好~只是每天接不完的通告..我有點了解你們的辛苦了」瑀旋疲累的說自從書暢銷后,接不完的通告,接不完的邀約接踵而來...都快比旭懷還要忙了

    「瑀旋~記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嗎?」旭懷語帶神秘問,摸了摸藏在口袋的驚喜

    「什么?」瑀旋一臉疑問,難道今天是交往的紀念日嗎?好像不是...

    這時~旭懷單膝跪下,手拿出一盒戒指盒,瑀旋唔住嘴一臉感動

    「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妳都陪伴著我,雖然前世我們未能再一起...但是這輩子命運又把我們牽在一起,所以..我只想問妳一句,請問莫瑀旋小姐,妳愿意嫁給林旭懷先生嗎?」旭懷深情的說

    「我愿意~」瑀旋抱祝旭懷輕聲說

    緣份真的很奇妙,前世兩人沒能終成眷屬,今生,命運給了兩人再一起的機會~4人曲折的愛情終于都邁入了快樂結局~今后的幸福快了還要4人自己創造

      標簽:兩人,天宇,一臉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江西南昌 | 黄石 | 南阳 | 黄石 | 威海 | 广元 | 云南昆明 | 佳木斯 | 三河 | 三河 | 廊坊 | 保定 | 海门 | 金昌 | 阜阳 | 包头 | 红河 | 临猗 | 高密 | 上饶 | 抚州 | 辽源 | 肥城 | 那曲 | 邢台 | 营口 | 简阳 | 咸阳 | 雄安新区 | 屯昌 | 深圳 | 嘉峪关 | 达州 | 单县 | 海拉尔 | 阿拉善盟 | 深圳 | 涿州 | 慈溪 | 泸州 | 洛阳 | 江苏苏州 | 玉溪 | 湖州 | 鹤岗 | 齐齐哈尔 | 广元 | 新余 | 张掖 | 铜陵 | 赣州 | 临沧 | 固原 | 咸阳 | 广西南宁 | 寿光 | 迁安市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河池 | 潮州 | 四平 | 新余 | 白山 | 黄冈 | 菏泽 | 烟台 | 西双版纳 | 泰州 | 铁岭 | 漳州 | 南安 | 朝阳 | 任丘 | 阳泉 | 临沂 | 伊春 | 兴安盟 | 定西 | 安庆 | 随州 | 淮安 | 巴音郭楞 | 孝感 | 深圳 | 曲靖 | 柳州 | 巴彦淖尔市 | 台中 | 长兴 | 莆田 | 涿州 | 阿拉善盟 | 安康 | 林芝 | 金昌 | 廊坊 | 台山 | 乐山 | 宜昌 | 潮州 | 包头 | 广饶 | 岳阳 | 昌都 | 儋州 | 单县 | 金华 | 桂林 | 德州 | 自贡 | 铜川 | 日土 | 金坛 | 德宏 | 铜陵 | 湘潭 | 平潭 | 阿坝 | 眉山 | 香港香港 | 安徽合肥 | 钦州 | 三沙 | 吐鲁番 | 揭阳 | 东营 | 永新 | 丽水 | 邹城 | 德阳 | 阿勒泰 | 邵阳 | 临沧 | 广西南宁 | 日土 | 广元 | 大连 | 海东 | 绵阳 | 乳山 | 巴音郭楞 | 三沙 | 商洛 | 蚌埠 | 资阳 | 秦皇岛 | 邹平 | 澄迈 | 襄阳 | 昭通 | 舟山 | 内江 | 莆田 | 大庆 | 吐鲁番 | 靖江 | 钦州 | 神木 | 周口 | 铜仁 | 南平 | 清远 | 平凉 | 阜阳 | 青州 | 文山 | 迪庆 | 扬州 | 海拉尔 | 锦州 | 泸州 | 漯河 | 青州 | 马鞍山 | 海东 | 神农架 | 屯昌 | 德清 | 仁怀 | 梧州 | 资阳 | 贵港 | 漯河 | 鹤壁 | 嘉峪关 | 楚雄 | 吴忠 | 庆阳 | 百色 | 禹州 | 普洱 | 十堰 | 沧州 | 四川成都 | 吉林 | 玉树 | 海门 | 余姚 | 林芝 | 三明 | 盐城 | 威海 | 抚州 | 甘肃兰州 | 泸州 | 那曲 | 百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