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不幸的女孩幸運著(二)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7-07-19 09:32:03 閱讀: 字體:

    那天是星期六,文又被老師訓了,肯定是又貌似上課開小差了。她知道“批斗“要持續一會兒。回家要坐一小時的公交,車不好等。就讓好朋友先和別人走了。從辦公室出來,已經過了熙熙攘攘的出校人潮。高三要“加班”,正檢查午休紀律的承諾看到文文魂不守舍的從辦公室出來,經過自己身邊連招呼也不打。地下情人也不能這般低調啊!跑到辦公室和老師請兩個小時的假。他不放心一個瘦骨嶙峋.此刻又心不在焉的女孩獨自走在荒郊野嶺,兩個小時護送她回家,然后馬不停蹄趕回來,足夠了。

    好不容易上了車,文坐在了空空蕩蕩的車后座上,四周沒人,看書清靜。又上來一個人坐在了她后面,她目不斜視,自然不知道是誰。

    客車行駛在坑坑洼洼的小路上,突然車里人都慣性的往前一趴。文文抬起頭摸摸碰到前面軟靠背的額頭,定睛一看,是這一帶的地頭蛇牛哥和幾個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漢攔路搶劫。車里雖然人稀少,但都像沒頭蒼蠅似的亂碰亂撞,沸沸揚揚。

    牛哥手臂在胸前交叉著,踱步到車上:“你們乖乖交出錢,保你們性命無憂。”

    “憑啥給你錢?”一個似不寒而栗的聲音不知來自何方。

    “哎,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留下買路財。”

    “太猖狂了,目無王法!”正當他洋洋得意時,忍無可忍的文站了起來,把書扔在了旁邊座子上。手抓住自己座位倚背,側過身正要說話。坐她后面那個人捏了捏她手腕,低頭一看是承諾,示意她坐下。一向嫉惡如仇的她更加士氣大振了,不但沒有坐下反而開口了,鏗鏘有力地說:“你們這群無惡不作的地痞無賴,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總有一天你們會被正法的!”牛哥撇著嘴移步文文身邊:“我就是法。小姑娘,長得挺標致。做我壓寨夫人怎么樣?”和他同流合污的人奸笑起來。

    “你要是從了我,老子就對這群人法外開恩。”他想調戲一下這個漂亮妹子的。

    “哼,報警抓你們都嫌便宜了你們,真恨不得將你們碎尸萬段。”文文氣得咬牙切齒了。

    “媽的!”

    承諾站起來,甩開了牛哥將落在她臉上的巴掌。

    “喲,英雄救美啊!妹妹出門還帶個護花使者啊!”牛哥撇撇嘴:“兩個都帶走!”轉身對手下說:“今晚大家不醉不歸,一醉方休,慶祝我的新婚啊!”此刻承諾已握緊拳頭進入緊急備戰狀態了,牛哥還在夸夸其談:“妹妹,讓這個人也去喝我們的喜酒怎么樣?”

    “呸!”文噴了他一臉口水。

    “哈哈,你越撒潑老子越喜歡。老子是訓獸的。”他抬起手擦了一把臉,說著就想動手動腳。

    沖冠一發為紅顏。承諾抓住牛哥領子就要打,那群手下圍上來,雙方撕扯起來,此時車內亂起來。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真動起手來,敵眾我寡,難免殃及無辜。

    “有種我們下車來場男人之間的較量,我們愿賭服輸。”承諾氣不打一處來,深情地看著文文仿佛在說:“我們一定會贏!”

    文意會了,眼神回答:“我相信你!”

    剛下車,承諾就出其不意撂倒了那兩個牛哥的手下。擒賊先擒王,他一把抓住牛哥并立刻用胳膊勒住他的脖子,以為手下人會紛紛跪地求饒,就可以借機脫身了,正這樣打著如意算盤。牛哥以前說過,誰若在他危難時刻救他一命,從此便和那勇夫平分江山,以兄弟相稱,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有人想起了,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說時遲,那時快。一個貌似對牛哥忠心耿耿的人從后面給了承諾一腳。。伴隨文地一聲“小心”,他跪下了。文文跑到他面前跪下,二話沒說。

    “文文,快,愛的鼓勵給我止痛。”她看著這種危急萬分關頭還能提出這種無厘頭要求的承諾哭笑不得。

    她只得用指尖把吻傳遞到他額頭。

    她抱著承諾問哪疼,他精神抖擻,正沖著文文笑呢!

    “帶走!“一向對手下一言九鼎的牛哥說。

    那天上午,說的嚇人一點,是驚天地泣鬼神的。說得輕松一點是化干戈為玉帛的。

    文和承諾倆人被挾持上黑匪窩--牛山以后,關在一個黑木屋里。

    看守的兩人擺了一桌佳肴喝起酒。

    “二哥,你說大哥真要娶這小騷貨啊?”

    “啥啊!”又湊近了咬耳朵:“先奸后要錢再......”一比劃抹脖子,另一人:“哦,哈哈”。兩人都大笑起來。

    仔細聽他們幾個字的描述,就揣測出大致意思了。

    他們得自救,不能在這里不明不白的死于非命。正討論著自救之法,門“吱呦“一聲開了。又是那些人,牛哥在前面交叉抱著胳膊站著:“想嘛呀?這里地形蜿蜒,戒備森嚴。你們就算有七十二變的本事逃出了這小屋,外面那連蒼蠅也飛不出去的荒山估計你們插翅也難逃。哼哼......”不愧是賊老大,別人想什么都知道。一陣壞笑之后又開嗓了:“來啊,給你們嫂子松綁,今天就是我們大喜之日。”又說了一遍令承諾恨之入骨的話:“兄弟們,不醉不歸,一醉方休啊!哈哈......”

    “哈哈......”眾人也肆無忌憚地哄笑起來。

    被那群讓人看到就想吐的人解開了手上的繩子的文問了個問題:“新房收拾好了嗎?”她想拖延時間并轉移壞人們的注意力,果真大家都看向牛哥。她趁機默不作聲把手伸向承諾被綁著的手,他觸碰到文文的手,立刻心領神會,把手向文文那邊伸了伸,好利于她行事。兩人上演了一場“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的智者與智者的交流。

    “大哥,要不要從山下‘請’個化妝師來給嫂子拾掇拾掇?”

    “是啊,是啊,以前幾個嫂子都是這樣。”

    “放屁。你他媽都老了怎么還不會放個屁?什么以前好幾個嫂子,老子還是處男呢!”大家忍俊不禁,笑他手下傻兒吧唧像傻B,笑他不懂裝懂強詞奪理更傻B。

    承諾已被解放,仍然把手放背后假裝“被捕“,實則在和文文手語交談。

    “文文,你放心,我一定帶你出去。”

    “我相信你不會眼睜睜看著我落入豺狼虎豹之手的。”他們沒有經過專業的手語訓練,只要稍稍觸碰對方幾個簡短的動作就意會了。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把你們嫂子帶去換衣服。”可惡的牛哥說。

    “大哥,我們啊?”色膽包天的手下搖頭晃腦道。幸虧跑得快,不然就被牛哥一腳踹上了。

    “哈哈,開玩笑啦。”嘻皮笑臉的手下說。

    承諾是真想踹。他們戀戀不舍得松開手,文含情脈脈的眼神里流露出“等”。

    在文被帶到門口時,承諾麻溜溜的解開腳上捆綁的繩子。從地上拿起一根鐵棍一個箭步跟上去,出其不意打暈了后面跟著的兩個人。肉夾饃在中間的牛哥可嚇壞了,七魂丟了三魄。承諾拿出被逼上梁山的勢頭:“你們這群混蛋,有本事和我單挑,別在這里花拳繡腿。”牛哥又躲到押解文的倆人后面,找到了保護傘,又狐假虎威,囂張跋扈起來:“誰怕誰?我這幾個兄弟可是號稱‘天下勇士’的”!

    “自吹自擂!”文文輕蔑道:“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那種吧!”

    “呵呵!”承諾應聲笑了。

    其中一手下擰起她的胳膊背在其后背。她只是張了張嘴。

    承諾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混蛋,欺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子算什么英雄好漢?”說著跑出去:“來啊!單挑啊!”

    牛哥示意讓前面那兩個人出去和他打,自己看著階下囚文文。于是那倆人張牙舞爪的去了,承諾好像略占下風。文文看到牛哥看打架像看戲似的呲牙咧嘴那白癡樣,氣就不打一處來。瞥見地上躺著承諾剛剛用過的鐵棒,正冥思苦想怎么撿起來。天時地利人和,牛哥掉了根煙,怕彎腰去撿,錯過了外面武俠小說里才有的好戲不說,讓這煮熟的鴨子到了嘴邊兒飛了,這是倆大事兒!

    于是乎,文文機會來了。

    “給爺撿起來。”

    她神不知鬼不覺把鐵棍也撿了起來,牛哥只顧“看戲”毫無察覺。

    文文咬緊牙關一棍打在他后腦勺上,差點讓他小命嗚呼。推翻了呂鵬所說她手無縛雞之力的定論。充分詮釋了“兔子急了也會咬人”的俗語,這可是一個從不敢殺雞的女孩,被獨家冠名為“膽小鬼”。

    聽到聲響分散了打斗雙方的注意力,承諾定睛一看:“還好,不是文文!“立刻回過神,腦子里閃過很多智擒對手的方法:“文文不是為我出謀劃策,創造了良機?”縱身一躍,旋風劃過,短短幾秒鐘酷似旋風腿的武術派別,讓對面身材魁梧但少根筋的胖子紛紛倒地。乘勝追擊,對剛從地上爬起來的對手拳打腳踢,不依不饒。其中一個堅持不住了,倒下做垂死的掙扎,靠最后一口氣死撐著拿出了殺手锏。早就備好的“同道中人”來搶殺擄掠時保家衛國的刀揮向正與另一人打斗的承諾。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承諾察覺到有個人影在向自己逼近,本可以閃躲開,但為了拉開不顧自己性命安危沖上來的文在胳膊上挨了一刀。

    他心里明白:“殺賊必勝!殺賊必勝!”使盡渾身解數把對面的胖子抬腿踢出了一米開外,那人暈死,承諾也倒下了。

    看來剩下那個人是個不好對付的主,不能硬碰硬。他靈機一動,看著文文,眼神里流露出用套路:“文文,看你的了,自古英雄都難過美人關。”

    “我可不行,拿不出那種狐媚勁兒來。”

    “現在什么時候了?迫在眉睫,或者火燒眉毛,或者千鈞一發。咱倆的命都在你一念之間。”承諾趴在地上急得直抓土,不停地咳嗽。

    經過他倆幾秒鐘的思想斗爭,還沒想好呢!對方整盔戴甲又來襲。

    文文心不甘情不愿地唱起來:“對面的男孩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這里的女孩很寂寞,來安慰……”對于這樣的傻B騷年唱這樣令人惡心的歌他才會上當。“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我雖然是女孩子,但也識大體。如果你贏了對面這個絲男,以后我就跟著你浪跡天涯。”邊說著邊挪步至其身邊。

    說他沒大腦吧!松懈了防備,一點兒不會察言觀色。這對小情人都可以為對方不顧生死,豈會輕易舍棄對方?沒看到他們擠眉弄眼。不過他不是完全沒智商的:“我們老大不是更有權有勢?還有錢?”

    “他太粗魯,太野蠻,我不喜歡。”心想:“你也夠嗆!”然后胖子樂了,轉過身完全忘記了防守,和文走近了幾步,欲吻她。

    文文害怕極了,倒退了好幾步。眼看就要給他一巴掌了。承諾看大事不妙,咳嗽了一聲,她后退的腳步戛然而止,憤怒的拳頭也松開了。

    愈來愈近,臉愈發貼近文文。承諾的心快跳出來了,他抓一把黃土在手里緊緊攥著,掙扎著站起來。文文心想:“遠看成嶺側成峰,還像個人樣。近看才識廬山真面目,我惡心的直想吐。”已經近到可以聽到彼此的呼吸了。承諾終于站起來了,黃土從指縫流出,最后只剩拳頭緊緊握著,猙獰著面孔向前挪動了幾步。

    文文緊閉著眼睛:“承諾哥哥啊,你快來啊!這可是我的初吻!”腦子里閃過學校體育課上老師說過:“高抬腿動作也可以作為女子防身術之一。”實踐一下啊!

    “啊!”頂的他俯身捂住陰部哇哇直叫。趁熱打鐵,就這么巧,那個鐵棍又在不遠處。”砰”-----嗚呼胖子暈了。

    承諾已經挪動過來,一把抱住她:“文文,你太棒了!”情不自禁吻上了她的唇。她推開他還給了他一巴掌,他摸摸印有紅紅的掌印并不停放熱的臉。文一張豬血臉,不好意思地說:“疼不疼?”摸摸他被打紅的臉。

    兩人同時上前,文主動抱住承諾,親親、抱抱、胸貼胸。灼熱的太陽最終還是融化了文心里高中以前不能談戀愛的寒冰。

    “咱們得趕緊出去,一會兒家里和學校就該亂作一團了。”身負重傷的承諾說。

    “無惡不作的牛哥都說了,這里戒備森嚴,連只蒼蠅都飛不出去,我們插翅難逃。”文文尋求辦法似的看著他,一邊麻利的撕下自己袖子給他包扎傷口。

    “得想個萬全之策。”承諾說:“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得快撤,沿途研究逃跑部署,水到渠成!”

    所謂“牛山賊窩”,還真“名不虛傳”,果然地勢、地形都不好突破,走了這么久還出不去,有賊人的地方他們不敢靠近,沒有賊人的地方差不多都是死胡同,兜圈子都暈了。一群人帶著家伙來了。他們人多勢眾,同樣不能硬碰硬。承諾怒氣沖沖看著直面而來的一群人。對方二話不說就要動武。文喊住:“我們也是這里的,新來的。”文代言。那更要斬草除根。“聽他們的弦外之音才知道,是鳩占鵲巢的,文聽說他們吃得不好穿得不好,來這一帶搶飯碗的,唉,一丘之貉,是來搶地盤的。

    文話機一轉:“我們本是這一伙的,可一上山發現沒什么前途。久聞您大名,正要去投奔您呢!”眼珠子咕嚕一轉:“順便給您帶了個好消息。”她攙扶著承諾走近了些,壓低了聲音:“我們兩個小混混已經把這賊窩,哦,不,是把他們頭目殺了,把水攪渾了。您可以去坐收漁翁之利了。”一個貌似頭目的人點了一下頭:“嗯!好一個里應外合。我們一路上過關斬將。”說著手還一揮,還有點戰將之風。把一路上的重兵把守都擺平了。一揮手,示意去收利。“你們在這里等著,回去賞你們一官半職。”

    “我們又不傻,在這里是等死!”承諾捂著血流不止的傷口看著遠去的一群人說。

    一場預示著血雨腥風的廝殺就這樣被文上好佳的伶牙俐齒搞定了。

      標簽: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德州 | 长治 | 阜阳 | 韶关 | 安岳 | 阿勒泰 | 聊城 | 朝阳 | 龙岩 | 燕郊 | 恩施 | 南阳 | 巢湖 | 抚州 | 霍邱 | 徐州 | 济南 | 吉林 | 义乌 | 临汾 | 三亚 | 姜堰 | 通辽 | 阿克苏 | 三亚 | 湘潭 | 琼海 | 天水 | 泰安 | 灵宝 | 宁夏银川 | 天水 | 平顶山 | 乌海 | 乐清 | 马鞍山 | 金坛 | 晋城 | 眉山 | 温州 | 曲靖 | 厦门 | 常州 | 河北石家庄 | 西双版纳 | 东台 | 涿州 | 鄢陵 | 包头 | 醴陵 | 泉州 | 湖南长沙 | 保定 | 石嘴山 | 临沂 | 无锡 | 庄河 | 宝鸡 | 芜湖 | 绵阳 | 牡丹江 | 佳木斯 | 驻马店 | 黔西南 | 桐城 | 四平 | 灌南 | 铜川 | 博尔塔拉 | 台北 | 葫芦岛 | 阜阳 | 萍乡 | 淄博 | 定西 | 运城 | 淮安 | 宁国 | 德宏 | 乳山 | 辽阳 | 清徐 | 云南昆明 | 吐鲁番 | 大庆 | 舟山 | 姜堰 | 巴中 | 海西 | 金昌 | 巴中 | 孝感 | 宿迁 | 洛阳 | 安吉 | 恩施 | 鞍山 | 洛阳 | 济源 | 锡林郭勒 | 乳山 | 海西 | 昌吉 | 马鞍山 | 博尔塔拉 | 河池 | 广饶 | 巢湖 | 泸州 | 东阳 | 绥化 | 贵港 | 启东 | 慈溪 | 山南 | 莒县 | 中山 | 杞县 | 温岭 | 松原 | 河源 | 双鸭山 | 江西南昌 | 蓬莱 | 海西 | 宝应县 | 宜春 | 抚州 | 青海西宁 | 菏泽 | 保亭 | 河源 | 朝阳 | 和田 | 台南 | 赣州 | 九江 | 海西 | 桐乡 | 遵义 | 庄河 | 海安 | 天门 | 宁国 | 泰州 | 寿光 | 万宁 | 江门 | 日喀则 | 兴安盟 | 甘孜 | 随州 | 神农架 | 海宁 | 东莞 | 潍坊 | 乐清 | 平顶山 | 保亭 | 桂林 | 内江 | 象山 | 武威 | 日土 | 嘉兴 | 昭通 | 温岭 | 白沙 | 吉林长春 | 邹城 | 淄博 | 河北石家庄 | 渭南 | 广安 | 南安 | 东方 | 黄冈 | 启东 | 吉林 | 包头 | 梅州 | 玉溪 | 澄迈 | 漯河 | 九江 | 铜仁 | 南安 | 东阳 | 贺州 | 正定 | 灌云 | 嘉峪关 | 临汾 | 遵义 | 宁波 | 安阳 | 大兴安岭 | 宜昌 | 淮南 | 三河 | 儋州 | 周口 | 昌都 | 青州 | 黄南 | 阿勒泰 | 灵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