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當前位置

    首頁 > 情感日志 > 情感股市>露水夫妻

    露水夫妻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7-07-22 10:49:59 閱讀: 字體:

    離開廣東,我和妹妹又去了浙江。在那里,我遇到了師傅,一個教我武術、給我帶魷魚絲的男人,我們經歷了一場露水夫妻。

    跟妹妹和她的男朋友到浙江寧波一個叫慈溪的地方,我們下了車。在一個打鐵的地方落腳,我們隊上有一個人在鐵廠里打鐵。記憶中鐵廠煮飯是不用火的,拿一塊燒紅的鐵丟在地上,把飯鍋放上去,鐵冷了,飯也熟了。妹跟他的男朋友一起,找不找廠對她來說是無所謂,而妹妹那時又年輕又漂亮,找廠的話又有人幫忙,于是就看到妹妹今天在這個廠做,明天在那個廠做,最后一個廠也做不下,一個月后,妹妹有了身孕,他們就回家了。而我不同,我是一個人去,年齡大一點,找不到廠也沒有人做后盾,并且還要盡快找到錢寄回家。盡管那里的廠很難找,最后我還是在一家制衣廠做下來了。那個廠給我的第一印象是生活費便宜,一碗稀飯只要兩毛,加一毛的咸菜,早餐三毛錢就可以解決了。那個廠的條件也差,二三十個人的一個廠,竟然沒有一間廁所,要方便就要到離廠十分鐘的公共廁所去。更讓人驚心的是那個工業園離農村近,每次去老鄉那里玩,看到路邊到處是水缸,起初還以為是裝什么的,時間一長才知道,那都是廁所,每天一大早都能看到有人在缸前如廁,對于路人熟視無睹。于是慈溪高橋的天空好像到處漂著大糞味,地上到處泛濫污水。連買個菜都要跨過幾道污水才能到達。每天都要上公廁,也就是去公廁的路途認識了師傅。

    每天上公廁,要經過一排門面,然后轉進一個廣場,再到公廁。進廠的第二天,我去公廁就看到了一個新奇的現象,原來在廣場開闊的地方,有一二十個人在那里練武術,年齡不一,男女都有,在一個師傅的帶領下練得有有模有樣。這個社會,跳廣場舞的有,打太極拳的有,跑步的有,就是帶著練武的少見。于是每天早上上班前,我都會到廣場上去看他們練武術,看著看著,我也想練,跟那個師傅說了,師傅竟然答應了,給了我一本武術基本手法書,我也順其自然的成了師傅的一名弟子。

    每天早上,我也按時起床,跑到廣場先活動筋骨,再練馬步,做武術操,去了幾天,感覺人也精神了,身體也輕盈了。就像師傅有一天問我們,為什么練武,有的說,為了打架打贏對方,有的說為了鍛煉身體,有的說為了防身,還有的說僅僅為了好玩,看著一群人每天練得那么認真,也就喜歡上了。而我好像都有點。

    我做事的那個制衣廠的效益實在是差,經常沒事做,有兩個月沒發工資了,能走的人都走了,在這里做哪怕吃飯住宿不要錢,也沒幾個人想干。一個月后,我和廠里一個小妹去找廠,找到一家紡織有限公司招縫紉工,一試竟然考上了。制衣廠做了一個月,沒拿到錢,如果就這樣走了,以后的生活費都緊張,也不甘心,于是我和那個小妹就找到廠長,說我們吃飯都沒錢了,要預支工資。廠長是很和藹的一個人,腳有殘疾,走路一高一低的,騙他真有點不忍心。廠長沒說什么,一人預支了五十元,第二天我們就出廠了。出廠前,我跟師傅說,以后我可能再也不能來練武術了,因為我要轉廠了,新廠離廣場要半個小時的路。師傅很舍不得我走,就說轉了廠也可以早上跑步來,師傅還說,有機會他給我配一部自行車。我答應了。

    到了新廠,那里條件好多了。寬敞明亮的廠房,有耐心的師傅,干凈舒適的宿舍,可口的飯菜,都讓我們欣喜萬分。一時間忘了去練武術,但幾天后就感覺身體很重,空氣都沒那么清新,人也渾渾沌沌。于是我說服宿舍管理員,早上給我鑰匙開廠里的大門,我要去練武術。師傅看到我的到來,非常的開心,教的更認真了。如果我說師傅能用一根食指頂起整個身體,三四層高的圍墻,也輕而易舉的跳上去了,做準備活動時,一甩腿,骨節“嚓嚓”響,你信么?如果我說這么有能力的師傅,卻開了一個修自行車的門面,每天坐在門前修那些或好或爛的自行車,你信么?慢慢的,我喜歡上了師傅,或者崇拜師傅,我卻不知道師傅的心里是否有我。一天下班后,同事說外面有人找我,我半信半疑的去看,原來是師傅來看我,我感覺那晚的燈特別的亮,師傅帶我到公園里去玩,師傅乘機要我,我躲著他,他也不生氣。師傅經常來看我,每次來他都會帶著幾包魷魚絲,本來對魷魚沒感覺的我,也漸漸適應了魷魚絲的味道。一天晚上,師傅帶著我去了鄉村的小路散步,天上散落著或明或暗的星星,沒有月亮,周圍響起了蟋蟀的鳴叫,草上已經有了露水,師傅走在前面,什么話也不說,世界一下子變得安靜,變得神秘。突然師傅轉過身抱緊了我,他的手那么有力,我根本沒有動彈的余地,任由他的手在我的身上游走,何況相處了那么久,好像這一直也是我的渴望。那晚我們得到了空前的滿足,精神和肉體上。我們的感情進了一步。我依然每天去練武術,師傅兌現了他的承諾,給我配了一部自行車。我的世界更寬了,我可以信馬由韁的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我甚至騎著自行車去看海,那是后話。我和師傅成了名副其實的露水夫妻。

    天涼了,外面不能做愛了,師傅就給我租了個房子,我也終于有了自己的小空間,我把房間打掃的干凈,師傅不能天天來,因為家里還有師傅娘子等著他,我也不知道師傅什么時候來,有了自己的小屋,變得更掛念師傅了。有一天凌晨,師傅竟然敲響了我的門,師傅說他特別的想我,就來了,我很感動。

    師傅沒有為我花過什么錢,甚至他給我的自行車也是舊的,天冷了,我沒有御寒的衣服,拿的也是舊衣服給我,但很暖和,來看我也沒有什么特別的花樣,只有幾包魷魚絲。但依舊阻止不了我們相愛。

    那時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開一家書店,有看不完的書,可以一輩子守著師傅。我跟師傅說了,他沒有答應。我上面說了,半年后的一天,我騎著師傅配的自行車去看海。我是一個感性的女人,只有書中或電影中看過海,到了浙江我看到地圖上,海離我們很近,愛幻想的我就想著騎著自行車去看海了。也就是在那次看海,我遇到了婁。也是婁讓我離開了師傅,把我帶進了一場我一輩子無法釋懷的幽怨世界。

    很多年后,我忘了很多事,可是我依然忘不了師傅,忘不了我們曾有過的那段藍天大地露水下的露水夫妻情。

      標簽: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南平 | 揭阳 | 长治 | 阿里 | 绍兴 | 东台 | 桂林 | 丹东 | 仁寿 | 库尔勒 | 东阳 | 台山 | 张掖 | 阿拉尔 | 黔南 | 阳江 | 琼海 | 泸州 | 昌吉 | 蓬莱 | 秦皇岛 | 黄南 | 赤峰 | 东台 | 博尔塔拉 | 衡水 | 渭南 | 澳门澳门 | 吴忠 | 安吉 | 绵阳 | 南京 | 简阳 | 三亚 | 仁怀 | 东海 | 林芝 | 海南 | 固原 | 吉安 | 枣庄 | 天长 | 晋城 | 迁安市 | 山南 | 乐清 | 德清 | 白城 | 基隆 | 新疆乌鲁木齐 | 秦皇岛 | 忻州 | 兴化 | 兴安盟 | 台州 | 洛阳 | 香港香港 | 果洛 | 任丘 | 昌吉 | 东海 | 汕尾 | 金昌 | 汉川 | 伊犁 | 沭阳 | 清徐 | 永新 | 玉树 | 滨州 | 沧州 | 东台 | 和县 | 神农架 | 宁波 | 泉州 | 绥化 | 克拉玛依 | 乐山 | 包头 | 赣州 | 北海 | 江门 | 任丘 | 蚌埠 | 澄迈 | 渭南 | 佛山 | 新沂 | 黑龙江哈尔滨 | 宿迁 | 东阳 | 孝感 | 河源 | 海宁 | 馆陶 | 商洛 | 乌兰察布 | 慈溪 | 延边 | 铜陵 | 芜湖 | 屯昌 | 鸡西 | 迪庆 | 鸡西 | 白沙 | 吐鲁番 | 神木 | 宿州 | 龙口 | 嘉善 | 桐城 | 博尔塔拉 | 白银 | 宜昌 | 任丘 | 阿克苏 | 慈溪 | 安顺 | 镇江 | 甘南 | 连云港 | 乐清 | 博罗 | 宝应县 | 延安 | 东海 | 菏泽 | 扬州 | 忻州 | 烟台 | 济源 | 锡林郭勒 | 沭阳 | 包头 | 义乌 | 达州 | 万宁 | 海南 | 渭南 | 南安 | 平潭 | 德阳 | 抚顺 | 安阳 | 石嘴山 | 广西南宁 | 商丘 | 中卫 | 汕尾 | 济南 | 大丰 | 荆州 | 白沙 | 寿光 | 澄迈 | 梧州 | 明港 | 无锡 | 玉溪 | 固原 | 简阳 | 洛阳 | 宣城 | 丽江 | 衡阳 | 玉环 | 汉川 | 滁州 | 潮州 | 四平 | 沛县 | 红河 | 吴忠 | 宁德 | 三沙 | 镇江 | 甘孜 | 新余 | 白城 | 六盘水 | 邵阳 | 常德 | 铁岭 | 天长 | 任丘 | 赤峰 | 泉州 | 朔州 | 玉环 | 新余 | 广元 | 玉溪 | 厦门 | 保定 | 阜阳 | 嘉兴 | 辽宁沈阳 | 雅安 | 简阳 | 德宏 | 金坛 | 莱州 | 铁岭 | 梧州 | 西双版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