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雙神】【R18】敘情詩(下/完)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01 15:10:28 閱讀: 字體:
    【雙神】【R18】敘情詩(下/完)

    下/完

    往上用手指一勾拿起了內衣,手掌逡巡在神樂的腰間,指腹觸到的皮膚一陣陣打顫。

    不知道是不是過度緊張,她微微抬起的腰身上肋骨痕跡明顯,神威低下頭舔了過去。

    “神威……”

    被舌頭舐過的肌膚一陣涼意,但很快地燒了起來,她的手放在神威的頭上,卻不知道該不該用行動阻止。

    “好不容易養肥一點……”嘴里念叨著,與情欲無關的話就是她瘦了,難道回地球后的短短幾個月每天都吃不飽飯嗎?

    輕拽著妹妹的腰,視線一寸寸掃過,最后停在她起伏的胸口。

    與其說瘦了不如說一直很忙,只有不停地工作才能清空大腦。

    之前的兩年里“特訓”雖然很多,但伙食比起在地球好了太多,連銀桑都吐槽過自己真凸凹有致的一天。

    神樂把身體縮了縮,小聲地說道:“我又不是你養的豬阿魯……再說呃啊啊啊——”

    乳蕾被口腔包裹的同時腿心處被手指抵住,沒說完的話立刻變了調。

    “等……等等……”

    不應該是這樣,不對,是這樣……但是……

    神威松開了嘴,抬頭看著她,說話的吐氣都噴在了嫩乳上,“……是兔子。”

    “不過是很不聽話的那種。”

    心情不好就拿工作發泄,真出事了怎么辦?

    撥弄著赤裸的腿心,吐露的花液和之前的白濁混在一起被手指微微帶入小口,畫面淫靡得不像樣子。

    還沒被開墾過的小穴提前沾染了自己的氣味,神威的邪火一陣陣往上燒。

    濕潤的甬道被手指擴開,神樂仰起脖子咬住了嘴唇。

    “沒有……不……聽話……”

    盡管吐字已經有些勉強,她還是反駁著神威。

    “那來看看吧……”手指壓到她的最里轉了一圈,果然又蹭出了不少淫液,滑落下來打濕了自己的手,“小兔子到底聽話不聽話呢~”

    “……呃嗯……”夾緊的腿被手掌打開,腳跟無力地蹭著床單,內里的擴展讓神樂失措,“輕一點……”

    才一根手指就這樣請求了?明明剛才還不顧廉恥地在自己身上蹭來蹭去。

    勾引人一套一套的,輪到實戰就露出膽怯的一面了。

    “把眼睛閉上。”

    為了證明自己的確很聽話,神樂閉上了眼,只是眼珠還在眼皮下緊張地亂轉。

    “放松點,我又不會真吃了你。”

    “神威你不會后悔了想走吧?”

    精神高度集中的情況下神樂開始了亂想,抬起手想拉住神威的身體,可對方直接用行動回應了她——

    神威雙手扣住妹妹的大腿,把她拉得離自己更近,硬挺直接頂住了入口。

    “身為雄性被發情期的伴侶挑釁,”他盯著泥濘的花穴,“連爬跨這種事都做出來了,還問我會不會走?”

    “先想想自己的處境吧。”

    說完這句話他扶住硬挺,用滾燙的前端來回磨弄著花唇。

    “嗚……神……神威……”閉著眼失去了視覺,全身的感官似乎都集中在了和他相貼的敏感之處,可不知為何小腹的隱痛又出現了,“疼……好酸的感覺阿魯……”

    相伴而來的是巨大的空虛感,她不自覺地輕扭著身軀,往男人身邊靠。

    手撫上她的小腹,神威低聲發問:“神樂你知道為什么這里會疼嗎?”

    “因為你的身體已經忍不住想被哥哥進入了……”

    兩個人在套房里呆幾個小時了,這么近的距離,毫無設防的情況下,身體早就到達了極限。

    更何況某個笨蛋一直在表白心意,無疑是火上澆油。

    “忍不住?”重復著這個詞,神樂曲起了膝蓋,“我這樣,是不是很……”

    ……很淫蕩?很不像女孩子該做的事?很不討人喜歡?

    然而神威已經完全沉浸其中——

    “喜歡你這么糟糕的樣子,”安撫性地壓住她的膝,沉著腰往前一點點進入濕熱的穴口,“神樂……變成什么樣子我都喜歡。”

    特別是她這幅完完全全只在自己面前展現的模樣,太讓人上癮了。

    “哥哥……”

    眼淚順著睫毛往下墜,說不清的官能雜糅成一堆,神樂像被釘在了原地,不敢動彈。

    被撐開了,疼痛混雜著道不明的悸動甚至期待,一同鞭策著她的神經。

    進入了一小半的硬物被死死咬住,雖說用蠻力撞開她的身體不是什么難事,但……

    “不要害怕,”也許是剛才的話過于剖開自己的內心,神威改了口,“你也不想開始就輸給我對吧?”

    “過分……”神樂嗓音小了好幾分,“連這種時候……都要分輸贏嗎?”

    笨蛋妹妹一副被徹底欺負哭的樣子,但還是按照約定聽話不睜開眼睛,實在是……太可愛了。

    原來在床上她這么能撒嬌嗎?

    剛剛抑制住的占有欲在這一刻剎不住地涌出,神威壓著妹妹的嬌軀一口氣頂到了子宮口。

    “誒呀——!”

    神樂嘴里發出了一聲混雜痛和快感的嬌吟,下一口呼吸就被剝奪而去。

    停住了身下的動作,神威認真地吻起妹妹,舌面和舌面糾纏不分,這種甜蜜的感覺甚至讓他覺得假如神樂痛到咬傷自己的舌頭也完全沒關系。

    一吻結束,他又不甚滿足地握著神樂的腿緩慢而堅定地往里頂去,失重的酸軟讓神樂睜開眼低泣著,“不要阿魯……好難過……”

    本來還想拿著“自己睜開眼一點都不聽話”這件事做文章,但看著她可憐巴巴的樣子神威最后只給她了一個笑容。

    大喘了幾口氣,神樂學著習慣身體里有異物的感覺,她說一句完整的話都耗費心神:“哥哥笑什么?”

    笑什么?

    是啊,又有什么好笑的呢。

    明明今天是抱著斬斷這段孽緣的想法去找她的吧?

    明明是想離她越遠越好才對吶?

    可是看著她的臉,聞著她的氣味,深陷泥潭走了多遠都能掉進去的,也是自己不是嗎?

    這一刻仿佛沒有欲望作祟,神威把手墊在她的后腦,“那神樂為什么哭呢?”

    “我想……和你笑的原因一樣吧……”神樂一本正經地回答,語氣卻帶著小心翼翼的試探,“終于可以不是一個人了……”

    終于可以,不是一個人了?

    這個話從她嘴里說出來總覺得很奇怪啊。

    她在地球有新的家人,有新的朋友,到哪里都那么受歡迎,完全不像夜兔,完全不像自己。

    可她心里的小兔子卻這么想的嗎?

    或者說,自己在她心里竟然有那么重要?

    緊緊摟住她的身體,往外退了幾分后又逞著一口氣頂了進去,還沒等神樂反應過來,就開始加快速度重復著抽插的動作。

    “啊……哥哥……啊哈……”

    抬起手咬著自己的手背,小腹的疼痛全都釋為了羞人的渴求,剛起握拳的小手就被他捏住,連著手臂一起壓到頭上。

    這個人怎么老這個德行,說幾句話就變得那么縱欲,明明以前嘴上老說著對女人沒興趣,現在卻一副吃不飽的樣子。

    “好像有人在心里說我的壞話,”神威笑瞇瞇地開口,拔出硬挺后的水漬順著棍身滴落在被單上,“壞孩子要受懲罰……”

    他把神樂翻了一個身,扣住妹妹的臀蠻橫地再次進入她,這一次不帶任何緩沖,一味地大力沖撞。

    “混……混……蛋……!”

    都忘了他是呆毛星人了,平常猜自己心思也是一猜一個準。

    交臠像是永遠不會停止一樣,難以承受的力道都集中在子宮頸口,可相反的是情潮一波接著一波爆發。

    綿密的抽插讓神樂失了神,手指繃直,花穴更是一陣陣痙攣,愛液飛濺。

    “我討厭你……嗚……”

    話都說不清楚了還嘴硬,她到底知道自己在干嘛嗎?

    身體前傾抓住她一晃一晃的雙乳,指尖緩慢地撥弄起乳尖,果然一下子她就只剩喘氣的力氣。

    “討厭我?”硬挺直直地敲入深處,神威完全不克制,給她的每一記都重得不行,“真過分吶,明明哥哥……”

    看著白皙的嬌軀因為自己毫無節制的進出而顫抖,他下腹燙得不行,“……這么努力地滿足你。”

    下一句話抖S本質完全暴露:“喂,屁股再抬高點。”

    無力抵抗猛烈的進犯,神樂淚眼汪汪,一聲一聲地喘息,“你……就不能輕點么……”

    身體被身后的人牢牢掌控著,碾開,交合,磨弄,快感逼得她接近抽搐。

    “我要死掉了阿魯……”

    花穴口的嫩肉被粗暴的動作翻出又帶入,下流不堪,盡管如此還是吸附著濕漉漉的肉棒。

    要死掉的人是我好吧?從頭到尾被你勾引到死。

    “……哥哥……”

    “我好奇怪……”

    “……快不行了”

    嬌啼不斷,神樂卻完全沒掙扎的意思,甚至扭動著腰配合著男人的進出。

    “神威……”

    喃喃出男人的名字,宮口瞬間大張,高潮的春水一卷而來,逼得神威沒有再動,只是抽出硬挺抱住了她。

    后入時候的表現實在是精蟲上腦,她的膝蓋和手肘都有些磨紅了,腰板也像是僵了一般。

    神樂濕紅著眼睛真的像個被欺負了的小兔子,她拱到自己懷里貪戀一般地緊緊貼住,蜷縮成一團。

    “哥哥……”

    “嗯。”

    神威看著趴在懷里的妹妹,小嘴喘出的熱氣撲在自己脖頸邊,半瞇著眼。

    伸過手堵住眼角的淚水,淚珠順著他的手指滑了下去。

    淚水溫溫的,比記憶中的要涼了不少。

    “神樂也經常騙我吧……”他眨了眨眼睛,并不準備讓她接著休息,架起對方的雙腿把欲望抵在了她的腿間,“上次我重傷住院你偷偷哭了多少次?”

    那次醒過來映入眼簾的是她哭腫的雙眸,只是半開玩笑問起的時候她卻說著“誰會因為你哭啊”這種話。

    沒有等神樂回話,神威自作主張地托住了她的雙臀,抬腰把硬挺一點點插入了潤滑的穴內。

    “混……蛋……嗚……”

    剛說兩個字尾音就揚了上去,她小臉又漲得通紅,這個姿勢讓脆弱的私密沒有任何辦法抵抗,更何況抬眼就能看到兄長著了迷的眼神。

    “你不會認為發情期那么快就能過去吧,”聽著她慌亂的呻吟,神威低笑著,“剛才不是還在勾引我嗎?”

    和那時候一樣,她的指尖都在顫抖,明明身下已經沒有一絲縫隙,比任何時候都緊密相連,卻還是羞于把壓在心里的想法拋出來。

    “……欺負人……”

    剛剛才高潮的暖穴又被侵入,腹腔像是融化了一般,牢牢地吸附著硬物。

    感覺兩人相交的熱氣堆積在窄穴中,可在一次又一次地填滿中完全沒辦法散出去。

    剛才還以為一切結束的念頭被撞散,神樂晃動著身體想逃開,可雙腿被架起,逃離只會惹得男人逼迫她更迎向他。

    也許之前是他有意地憐惜,現在的節奏完全讓神樂吃不消。

    “不欺負你欺負誰?”神威的話更像是自言自語,“……明明給過你逃走的機會了……”

    說完他放開了手推了下神樂的肩膀,“坐起來。”

    “誒?”身體的桎梏終于沒有了,神樂抬起身卻瞬間被握住了腰,“哥——!”

    早有預感他想干什么,伴隨著她的呼喊身體被徑直地貫穿。

    這種騎乘的姿勢讓神樂更加窘迫,雙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但快意卻一陣高過一陣地襲來。

    和剛才不一樣,被他注視的羞意讓她閉緊了嘴,話都不說一句,呻吟只從鼻腔里飄出來。

    但是,這種感覺……真的……好棒……

    充血的腔體被大力滿足的感覺,渾身上下被哥哥愛撫的感覺,他狠狠入侵自己的感覺……

    漸漸地被迫抬高下放來迎合抽插的腰身似乎習慣了上下的失重感,神樂的身體徹底背叛了僅存的一點矜持。

    她順著硬物的進出小幅地扭動著腰,就這么一點小動作都讓哥哥的肉棒搗到更里。

    濕穴繃得更緊,仿佛要把硬挺絞死在里面,但花壁還是友好地浸出歡迎的汁液,像是永遠不希望男人的動作結束一般。

    神威看著妹妹無助地咬住下唇,身下卻是淫蕩地迎合著自己,突然很想聽她的聲音。

    “神樂,”他抱住妹妹一個翻身把她壓回床上,抬高她的腿一口氣頂到子宮口,她短促的高吟并不能滿足他的愿望,神威的嘴唇貼到妹妹的耳邊,把已經有些沙啞的聲線灌了進去——

    “再說一遍喜歡我……”

    “呃嗯……”腰身猛地一顫,神樂抬高脖頸努力吸著氣,“哈……啊哈……”

    她把臉埋低,被快速進出的酸軟感逼得她咬住了神威的肩窩,可連合住下顎的力氣似乎都沒了。

    唾液混著淡淡的齒印留在結實的肩上,神樂勾住男人的脖子,“喜……喜歡……”

    身體里激狂的情欲竄得她更加渴求,雙腿在兄長后腰交叉,越收越緊。

    “嗚……喜歡你……”

    與其說是纏住他不如說是把自己完全送上去,那副樣子已經完全沉迷其中。

    被滾燙的嬌軀貼緊——身下的人是把他拖進火獄的妖魅,也是勾起他無限幻欲的少女,她這么溫順的模樣似乎默認著自己可以對她為所欲為,可轉瞬這個念頭被難得的柔情代替。

    神威撫摸妹妹的下巴,手指輕輕地把她的正臉帶了過來,看著她含情脈脈卻充滿隱忍的神情,他笑了——那是一個和煦又溫柔的笑。

    然后撬開她的唇瓣,在彼此急促的呼吸中完成了一個深情的吻。

    “神樂……”神威喘了口氣,爆裂的欲望沖得他頭疼,“……忍著點”

    大概是所有的理智在看到她濕潤的雙眸后徹底磨盡,他托著她的腰壓下身動作越來越迅猛。

    “……哥哥……好重……”

    硬物一次次撐開花穴,被他癲狂的占有折磨得淚水不斷,只能被壓在身下牢牢吃死。

    本來纏在神威身后的雙腿因為加速的抽插支撐不住,神樂想放下腿卻被他意識到——他抓住妹妹的腳踝把她的腿架到自己肩上。

    這一下不僅血液倒流,重新翻上來的羞恥感讓神樂失聲:“神威——!”

    “嗯……”被叫到名字的男人抽身而出,“做完之后跟我走吧?”

    腰肢越來越酸痛,但突然的停滯明顯不是神樂想要的,她討好似的往下躺了躺,呢喃道:“好……”

    再次緊密的結合,神樂只有迷迷糊糊叫“哥哥”的力氣,在被吸住乳頭的時候子宮內的抖動越來越止不住。

    “啊啊啊……哥哥……”

    大量的花液被搗出,她癱軟在床上到了高潮,緊縮的甬道終于逼得神威抵著深處射出一股股的精液。

    兩個人緊緊抱著直到氣息平穩,哪怕已經脫力到口干舌燥,神樂還是惦記著剛才神威說的話,她小心翼翼地問道:“是要跟哥哥走嗎?是你自己說的對吧?”

    可很快她補了一句:“我……我在萬事屋也有很多事還沒做完阿魯,所以……”

    這句話又像是給自己提前找好了臺階。

    神威捏了捏她的耳垂,緩聲回道:“三個月,我去地球接你。”

    盯著兄長看了半天,判斷的結果是他的確沒有開玩笑,神樂終于舒了口氣老老實實躺在他的臂彎里。

    可這份甜蜜的休憩很快被男人打破,神樂終于明白自己招惹了什么樣的族人——

    “神樂,”神威笑瞇了眼,手又伸向了妹妹的腿心,“哥哥也有很多事……沒做完呢……”

    兩個月后。

    神威聽著電話一陣疑惑,“住院檢查?”

    “醫生說最好通知直系親屬,不知道是不是要抽血還是怎么樣,”銀桑揉了揉自己的天然卷,“啊,總之這位哥哥還是來一趟吧?”

    神威和萬事屋另外兩位來到病室的時候神樂并不在,三個人都沉著臉。

    “是30床女士的親屬嗎?”

    “是的,這邊!”新八率先表了態,很快又吐了個槽,“怎么都叫女士了,我們家……”

    后半句話被銀桑的打頭截斷,而神威也看向了醫生,淡淡地回道:“我是她的哥哥。”

    “她本人的意見是不留這個孩子,因為還是未成年所以家屬過來確認,”醫生翻了下病歷,推了推眼鏡,“希望你們好好斟酌一下。”

    剎那間三個男人都沉默了。

    可能是見慣了這種場面,醫生嘆了口氣,“……如果不要盡早打算,畢竟很傷身體。”說完這句話他轉身走出病室。

    “孩子……!?”新八驚恐地抱住了頭,“什……什么情況!神樂是被騙了嗎!”

    銀桑在角落里面無表情,“啊……孩子啊?阿銀我還沒老婆,小神樂她……”說完他用頭撞著墻,“是我沒做好,是我沒做好,平常不應該讓她看言情劇的,被哪里的野男人留了種……”

    神威站在原地頓了幾秒,正準備出門找醫生的時候神樂走了進來。

    她一眼先看到了自家哥哥,疑惑道:“神威?你怎么在這里阿魯?”

    神威觀察著她的神情,走上前把妹妹攬在懷里。

    “不要害怕,這件事我們再好好商量。”

    “誒?醫生說做個手術就沒問題了,我不是很害怕啦,”她眨了眨眼,覺察到了氣氛不太對,“小銀,新八,你們怎么了阿魯……”

    “沒錯,神樂你別害怕,我們會一直陪著你的!”新八說完取下眼鏡抹了抹眼淚,“絕對要殺了那個男人!”

    “如果想生下來不用擔心養不起,我會戒掉小鋼珠的,”銀桑瞬間殺意四起,“不過……孩子他爹到底是誰?”

    神威豎起食指,果真笑得一臉爽朗:“我想……是我吧?”

    無視了銀桑和新八垮掉的表情,他側過身對神樂鄭重道:“不是一個月之后就和我走了嗎?雖然之后可能會有些煩,但是多一個人我也不會介意。”

    神樂臉一下通紅,“你……你們在說什么啊……!”

    神威首先反應了過來,他低頭看著神樂的小腹:“醫生不是說你懷孕了嗎?”

    “是之前有彈夾碎片卡腿上所以要動小手術啦!”和神威的秘密沒有預期地暴露在朋友面前,她有點崩潰,“才沒有懷孕!”

    銀桑這才發現這間病室是雙人間,而神樂的病床號是29,“那為什么要叫直系親屬……”

    “你送飯的時候打瞌睡了對嗎!那是醫生跟30號床說的話阿魯!”

    新八的眼神在兄妹兩之間來來回回,呆滯一片。

    而神威摸著下巴若有所思道:“看來那時候是安全期……”

    “混蛋閉嘴呀!”

    “神樂是不好意思了么……其實……”

    “閉嘴!”

    神威嘴角帶著笑,在另外兩人已經炸飛的注目中拉過妹妹吻了下去。

    嗯,這回的確是閉嘴了。

    -END-

      標簽:神威,自己的,哥哥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汕头 | 河池 | 韶关 | 辽源 | 阿坝 | 宁波 | 柳州 | 邢台 | 揭阳 | 泰兴 | 酒泉 | 伊犁 | 广西南宁 | 六盘水 | 邵阳 | 鞍山 | 无锡 | 锦州 | 武安 | 马鞍山 | 曹县 | 厦门 | 仁寿 | 海东 | 日土 | 永康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北海 | 通辽 | 龙岩 | 台湾台湾 | 龙口 | 惠东 | 阿拉善盟 | 阳春 | 宁德 | 保定 | 濮阳 | 瓦房店 | 鞍山 | 双鸭山 | 燕郊 | 运城 | 澳门澳门 | 临海 | 舟山 | 邢台 | 泰安 | 济源 | 广元 | 临汾 | 博尔塔拉 | 深圳 | 桓台 | 赤峰 | 焦作 | 高雄 | 阜新 | 中山 | 明港 | 江西南昌 | 阿勒泰 | 垦利 | 阿里 | 常德 | 蚌埠 | 大庆 | 芜湖 | 揭阳 | 阿里 | 新乡 | 鞍山 | 文山 | 贵州贵阳 | 滕州 | 达州 | 邵阳 | 广汉 | 白银 | 玉环 | 东阳 | 莒县 | 抚州 | 来宾 | 广元 | 福建福州 | 永州 | 阳江 | 滨州 | 驻马店 | 晋中 | 章丘 | 沛县 | 湖北武汉 | 珠海 | 咸宁 | 澳门澳门 | 公主岭 | 铜陵 | 阳泉 | 广元 | 包头 | 白沙 | 承德 | 酒泉 | 贵州贵阳 | 平顶山 | 亳州 | 株洲 | 乌兰察布 | 河南郑州 | 阜新 | 乌海 | 汕尾 | 山西太原 | 瑞安 | 咸宁 | 阿克苏 | 枣阳 | 兴化 | 安顺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武安 | 长垣 | 吐鲁番 | 天水 | 江西南昌 | 慈溪 | 兴安盟 | 仁怀 | 肥城 | 吐鲁番 | 铜陵 | 宁波 | 白银 | 龙口 | 娄底 | 赵县 | 随州 | 保山 | 柳州 | 永康 | 东方 | 安吉 | 万宁 | 霍邱 | 白银 | 金坛 | 新疆乌鲁木齐 | 白山 | 天水 | 阿勒泰 | 天水 | 兴安盟 | 海拉尔 | 渭南 | 攀枝花 | 克孜勒苏 | 新泰 | 临夏 | 抚州 | 齐齐哈尔 | 昌吉 | 靖江 | 靖江 | 淮南 | 四川成都 | 阿勒泰 | 江门 | 台山 | 郴州 | 洛阳 | 聊城 | 如皋 | 四平 | 阿勒泰 | 慈溪 | 澄迈 | 东台 | 锦州 | 宁德 | 基隆 | 长治 | 池州 | 台中 | 长治 | 西双版纳 | 南阳 | 南京 | 白城 | 黔东南 | 大连 | 桐乡 | 保定 | 孝感 | 新疆乌鲁木齐 | 十堰 | 日喀则 | 盘锦 | 鄂州 | 垦利 | 喀什 | 梧州 | 北海 | 泗洪 | 阳泉 | 绥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