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IG同步更新!請搜尋→xuanyining/短文-月&陽的故事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11 15:10:27 閱讀: 字體:
    IG同步更新!請搜尋→xuanyining/短文-月 陽的故事

    又是一個平凡不過的早晨。

    月睜開眼、下床、刷牙、洗臉。

    而電話在此時響起。

    陌生號碼,月遲疑了下,還是接了。   喂?你找誰?  

      妳是月嗎?     電話那頭的聲音感覺很熟悉...卻又有點不一樣,月輕輕發出是的聲音。

      我是陽,明天中午老地方見,我有話對妳說。     陽語氣沒帶什么情感,但月眼眶已經微微泛淚,她掛掉電話,抓了個抱枕蜷縮在墻角。

    陽一定是要給她喜帖的吧?自從跟她分手后,聽說陽就無縫接軌搭上了一個比她美比她高比她會逗陽笑的女子,也好一陣子了,以陽的性子搞不好就真的定下來,不過...他也真狠...居然還要前女友出席自己的婚禮?

    想當初他們的感情也是論及婚嫁的...只是自己的父母不同意...陽的態度也越來越消極,這段感情才走到了盡頭...

    月想著想著淚乾了,起身揉了揉眼,自言自語著,「明天要過得很好給他看才對,月,別再頹廢了。」

    一樣是平凡不過的假日,只是空氣中,有一絲緊張的氣氛。

    -

    隔天。

    月早早就起床梳妝了,她畫了陽從前最喜歡的妝容、穿上陽夸她最多次美的衣服、綁上陽常常說順眼的髮型。

    還、戴上了一對兩邊不一樣的耳環。

    一邊是銀白色的月亮,一邊是淡金色的太陽。這是陽送給她的生日禮物,說來真諷刺,分別代表他們的耳環掛在耳朵兩邊,離對方好遠好遠,就像現在的他們一樣......

    為什么還要這樣虐待自己、輕賤自己?

    打扮成兩人分手前,他最喜歡的樣子?

    以為這樣就能讓他難過嗎...?

    要是他覺得自己很可笑呢...對、一直以來自己都在不停的取悅他...

    月難過的嗚咽著,強力忍住眼淚怕妝哭花了。

    11點,該出門了...

    月在鏡子前看著鏡中的自己,淡淡的微笑,鏡子里的那個女人看起來很完美、沒什么瑕疵、跟陽從前喜歡的女人一模一樣、楚楚可憐的...孤獨的...

    今天的天氣陰涼,月披上薄外套后才出門,11點半,飄起綿綿細雨,路上漸漸塞起車,月皺了皺眉,「這樣...就不能準時到了吧。」

    突然手機響起,是昨天那個陌生號碼,他換號碼了卻從來沒有告訴她,月悲涼的想著,   喂,月,妳要到了嗎?  

      我...呃...在路上了...不過塞車了  

      沒關係,妳慢慢來,天雨路滑,我等你。  

    月沒再多說什么,也想不到,于是她掛上電話,還是專心開車的好。

    到達目的地了,整整比一般車程晚了40分鐘,月拍了下自己的額頭,懊悔沒有早點出門,現下已經12點半了...月顫顫慄慄的推開 老地方 的門把,換了一個恰當好處,親切又保持一點疏離的笑容,「陽,對、對不起...我遲到了...」

    陽紳士的拉開椅子,示意月坐下,「不礙事,妳有打電話和我說了。」

    彷彿跟當年一樣,兩人都點了一模一樣的餐點,他們默契十足的相視一笑,陽這時才認真注意到月的打扮,又或者是,現在才是好時機聊這個。

    「月,這是我送妳的生日禮物。」

    月點點頭,手自然的摸了摸耳環,「很漂亮...我很喜歡,而且...它有只有我們才知道的含義。」

    陽目眩神迷的看著眼前的月,她今天...好耀眼,和從前懦弱怕事小女人不一樣了,而且,她今天的穿著正是處處用上了心機,是自己最喜歡的裝扮。

    「妳還記得啊。」千言萬語堵在喉頭,終究沒有說出口,最后只是淡淡的說,「我以為妳忘了。」

    月看著眼前的陽,他到現在還沒拿喜帖給自己嗎?是在做什么打算?菜都上一半了...而且他今天,怎么比她想像的還溫柔?

    兩人的內心小世界都努力的在運作著,卻忘了,相愛的兩顆心藏不住對彼此的情感...

    「當然記得。」只要是有關你的事,我都記得。月微笑著,笑著笑著就流下了眼淚。

    陽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月,「月?」

    月拿衛生紙拭了眼淚,「沒事,我太激動了。」

    「月,我今天找妳來...是想和妳說...」陽決定趁現在開口。

    終于要說了嗎?月閉上眼睛,把手伸出去準備要接喜帖,假裝自己不難過,好難。

    陽覺得有點好笑,「月,妳干嘛閉上眼?」

    月小心翼翼的睜開眼,手上空空的什么都沒有,她愣了愣,「你...今天不是要給我喜帖嗎?就你跟那個女的叫什么來著?」

    陽好氣又好笑,「月,我什么跟妳說我要給妳喜帖的?」

    「呃...不然你今天約我干嘛?」月開始覺得窘迫。

    陽壞笑,「單純想約妳吃飯啊。」他的答案被月白了一眼,陽馬上認真的說,「給我一個...重新站在妳身旁的機會好嗎?」

    月差點把入口的水噴出來,「你說什么?」

    陽溫柔的遞給月一張衛生紙,月沒有接下,陽尷尬的縮回手,「月...和妳分開的這些年,我出國留學了。」

    「我把學業升到更高一個層級,接觸不同文化,因為獨自一人在國外,我還學會了生活自理,學會了說話的方式和正確的態度...」

    陽說的這些,就是當初他們分手的子原因吧。

    和陽在一起的時候,家里的事都她擔,他所有生活需求她都得幫忙滿足。他說話語氣常常搞的自己和爸媽都很不高興,自己是懦弱了點、天真了點...笨了點,可是她還是不能接受分手那天他給她的人身攻擊,是她心里永遠的痛。

    〝月,妳覺得妳配當我的女朋友嗎?〞

    一字一字烙印在她心里,她一輩子都忘不了。

    不會恨他,畢竟自己曾經愛過,但這一次,她不要再當他的小女友,忍受他所有大男人主義,不要再重蹈覆轍了。

    月搖搖頭,「陽,我不配當你女友,這是你說過的。」

    「我后悔了...月...」

    月堅定的說,「陽,感情上可沒有后悔這件事。」陽有些訝異月的眼神,他的小女友何時變這么果斷、這么堅強勇敢了?

    有意思,陽嘴角還是擒著一絲笑容,這讓他對她更放不開了。

    「月,那妳...給我一個和妳做朋友的機會好嗎?我想讓妳看到我的改變。」

    月遲疑了一會,本想說不,但小心臟亂得很,捨不得陽離開的心拉扯著,最后只吐出一句話,「好吧,不礙事就行。」

    陽笑了,他深信著很快就可以再擁月入懷。

    月也笑了,自己還是期待著陽的改變的吧,自己也是不希望收到喜帖的,現在這樣...算是最折衷的做法了吧...

    _

    頤寧有話要說

    慢了一點~但還是順利交上(   ?   ▽   `   )??!這篇連載暫時結束了,不過之后還會有他們的后續故事哦敬請期待!

    月在這個故事的設定是一個深愛著陽但又不敢面對自己真正的情感,導致最后兩人理念個性不合,對彼此的愛戀也沒有即時說出,而陽的大男人主義則是壓垮他們感情之間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最后他們分手了。

    陽在這個故事的設定是有大男人主義,希望有個乖巧的小女友,但矛盾的是他太愛月,所以月的每一個小改變都會讓他對月的喜歡更加一分,至于月提到陽和她分手后有交女友,確實有,而且是他父母指名的青梅竹馬,以后會再出現,但是沒多久就分手了。

    ↑↑以上是頤寧沒有考慮周全的地方,在這里補上!

    喜歡這類文章歡迎來頤寧的IG看看哦!每1~2天一篇新文~

      標簽:喜帖,看著,大男人主義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龙口 | 眉山 | 汉川 | 吉林 | 河南郑州 | 建湖 | 海宁 | 宜宾 | 单县 | 延安 | 驻马店 | 温岭 | 许昌 | 资阳 | 甘南 | 茂名 | 攀枝花 | 石嘴山 | 河南郑州 | 正定 | 神木 | 燕郊 | 丽江 | 玉环 | 三沙 | 昆山 | 东莞 | 大同 | 任丘 | 灌云 | 承德 | 茂名 | 红河 | 宁波 | 萍乡 | 马鞍山 | 新乡 | 馆陶 | 南安 | 台北 | 兴安盟 | 大丰 | 慈溪 | 龙岩 | 泗阳 | 和田 | 临汾 | 黑龙江哈尔滨 | 娄底 | 仁怀 | 淮安 | 衡水 | 克孜勒苏 | 锡林郭勒 | 日喀则 | 安徽合肥 | 海南海口 | 克孜勒苏 | 东方 | 大同 | 垦利 | 芜湖 | 溧阳 | 抚顺 | 张掖 | 营口 | 兴化 | 盘锦 | 吐鲁番 | 包头 | 高密 | 衡水 | 台北 | 鹰潭 | 安阳 | 泗洪 | 丽水 | 黔西南 | 东莞 | 厦门 | 甘南 | 舟山 | 海拉尔 | 雅安 | 厦门 | 阳春 | 辽源 | 灵宝 | 仙桃 | 大理 | 瑞安 | 宜都 | 和田 | 怀化 | 神农架 | 明港 | 曲靖 | 保定 | 鹤岗 | 义乌 | 七台河 | 商丘 | 澄迈 | 遵义 | 哈密 | 仙桃 | 许昌 | 张北 | 衢州 | 遵义 | 许昌 | 马鞍山 | 甘肃兰州 | 恩施 | 温州 | 绥化 | 江苏苏州 | 乐清 | 贵州贵阳 | 雅安 | 焦作 | 双鸭山 | 绍兴 | 广饶 | 余姚 | 迁安市 | 九江 | 许昌 | 丽江 | 七台河 | 莱芜 | 巴音郭楞 | 莱州 | 随州 | 陕西西安 | 运城 | 博尔塔拉 | 慈溪 | 乐平 | 遵义 | 图木舒克 | 钦州 | 陵水 | 乌海 | 灵宝 | 临汾 | 揭阳 | 灵宝 | 宝应县 | 榆林 | 吉林 | 益阳 | 灵宝 | 宜都 | 浙江杭州 | 吉林长春 | 东阳 | 慈溪 | 沛县 | 文山 | 曲靖 | 喀什 | 武夷山 | 常州 | 普洱 | 鄂尔多斯 | 邢台 | 赣州 | 汉川 | 荆门 | 张家口 | 保定 | 吉林长春 | 台中 | 十堰 | 通化 | 赵县 | 吴忠 | 姜堰 | 南京 | 神木 | 海拉尔 | 玉溪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贺州 | 滕州 | 崇左 | 厦门 | 许昌 | 乌兰察布 | 山东青岛 | 海宁 | 澳门澳门 | 临汾 | 台中 | 镇江 | 怀化 | 三明 | 简阳 | 遵义 | 桐城 | 大理 | 潜江 | 安吉 | 崇左 | 宜宾 | 吐鲁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