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當前位置

    首頁 > 情感日志 > 情感日記>新葵abo

    新葵abo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11 15:10:28 閱讀: 字體:
    新葵abo

    葵發/情了。

    這是Six   Gravity的成員從他緊閉的房門中滲出的信息素察覺到的。

    皐月葵是一個omega,全組的成員從一開始都知道了,但因為對方堅強的個性和個人合理的處理,其他成員一直都沒干涉過這種私人的問題。

    這幾天也是,其他成員也照常工作,不過,多少也會減少一下呆在宿舍的時間。

    畢竟,信息素的影響是實實在在的。

    目前新手頭上的大多數工作都是與葵搭檔,因此,因為葵的緣故,這段時間他被安排休息。

    沒有像其他成員那樣去工作,也沒有刻意去躲避,留在宿舍中的新一直在意著葵的事。

    略微濃厚的紅茶香氣從葵的房間中傳出,攜帶著信息素誘惑著強大的alpha。

    葵一直靠藥物抑制著發/情期,這次的狀況,新心里多少也有些明白。

    但是葵已經好幾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了,雖然春桑和夜也進去照顧了葵幾次,但每次都是拿著幾乎沒怎么動過的食物出來。

    擔心葵。

    這是卯月新這幾天心里唯一裝著的東西。

    但是他自己也不敢踏進那個房間,他害怕踏進那個房間后發生的事情,會深深地傷害到彼此。

    膽小的他只能靠在葵的門邊。

    “葵……”

    嘭!

    突然,房間內傳來了肉體與地面碰撞的聲音。

    “葵!葵?怎么了?!”

    卯月新拍打著房門,但卻得不到里面的回應。

    試圖轉動房間的鎖,意外的,房門打開了。

    “葵!”

    強烈的信息素瞬間撲面而來,誘人的氣味使得新的心跳加速。

    然而,他日夜牽掛的人卻倒在地上,痛苦地用雙手抱著身體,微微地顫抖著。

    新沖過去,他葵擁入懷中。懷中的人帶著驚人的熱度,汗水已略微滲透了衣衫。臉上還掛著淚水,輕輕地抽泣著。

    “葵……”

    多久沒有這樣抱起過葵了呢?什么時候,他又變得這么輕了呢?

    或許他是做錯了,但新并沒有停下來。

    他緊緊地抱著懷中的人,似乎是要把人揉進骨子中,然后又把人輕輕地放在床上。

    被身體的情/欲和思想的爭斗占據著,葵帶著哭腔呼喚著擁抱著自己的人:

    “……新……”

    換來的是對方突然怔住的懷抱。

    “新……抱我吧……”

    水藍色的眼睛中,嗆著水光粼粼的淚水,原來白皙的臉已被情欲而染紅。

    葵的話,似乎是千斤巨石,一下壓垮了新頭腦中的理性。

    還來不及控制,身體先一步做出了行動。

    究竟是怎么開始的呢?新似乎也有點不清楚了。

    他輕輕地舔舐著對方的唇,繼而又溜進對方嘴中。小心翼翼地挑逗著葵的舌,新有些貪婪地用舌掠奪著對方口中的空間。

    “唔……嗯……”

    在葵快要透不過氣來的時候,新終于放過了他,轉而開始從耳朵到鎖骨到胸前到側腹一直延續到大腿根的細吻。

    處于發/情期的葵有些忍受不了這溫柔的折磨,只能繃緊著身體接受,口齒中不是漏出幾聲壓抑的嬌喘。

    注意到葵緊握著的拳頭,新用自己的手撫了上去,輕柔地掰開他的手指。

    “葵,放松一點也沒關系。”

    看著抓得有點發白的手指伸展開來,新有些心疼地留意到葵的掌心上有幾道明顯的指甲痕。他輕輕撫摸著,繼而又俯下身用舌頭舔舐著那幾道傷痕。

    溫熱濕潤的舌舔上了自己的掌心,葵有些害羞地抗拒。但漸漸地,那靈活的舌頭開始往他的指尖游走,指間脆弱的神經更能傳遞那撓人的搔癢。細膩的觸感讓葵體內的熱浪更為翻動,他想縮回自己的手,卻又想被更多的舔舐。

    “唔……嗯唔……”

    舌尖下的舔舐似乎把葵逼上絕頂,新看著對方不滿足的表情和無意識扭動的身軀,猛地咬在了對方的指間,另一只手突然握住了葵下/身突起的欲望。

    “啊!”

    從指間猛然傳來的刺激和下/身突如其來的快/感讓敏感的身體立刻就/射/了出來。

    “葵真敏感。”

    新在葵的耳邊低低地吐出這句話,然后看著對方被刺激后突然縮了一下的腦袋,手上仍不停息地套弄著對方的下/體,另一只手也開始撫上葵胸/前的紅櫻。

    “嗯……啊……新嗯……”

    可愛的紅櫻在新的挑逗下已完全立起,新開始用嘴吸吮著,耳邊傳來的是葵不可控制的聲音。

    胸前和身下的感覺已讓葵難以忍受,他想讓新更多地撫摸自己,更深入地滿足自己。

    “葵的身體,很漂亮。”

    灰黑色的眸子來著某種熾烈的情感,直直地注視著自己,情不自禁地,葵摟上了對方的脖子,用舌和聞傾述著自己的不滿。

    來不及咽下去的唾液在嘴角流出,葵任由新追逐著自己的舌頭,然后和對方糾纏在一起。色/情的水聲和喘息聲圍繞了兩個人。

    “唔!”

    身下幽穴突然被新的手指探入,讓葵驟然夾緊了大腿。

    葵的體內溫熱濕嫩,只慢慢地抽/插幾下,深穴中就分泌了不少蜜汁,并隨著新的手指的動作發出動人的水聲。一根、兩根、三根,新看著嬌嫩的小穴貪婪地吞吐著自己的手指,自己下身翻起的熱浪也難以抑制。

    緩緩地抽出手指,銀色的液體還粘在新的手指上拉出了頗為惹人的弧度。

    葵似乎因為對方抽出的手指而感到空虛,喘息著扭動著腰身,散發出強烈的信息素。

    無論是這副身子,這副表情還是這股讓人癡迷的氣息,都是實在讓人難以忍受。

    明明是平平淡淡的紅茶的香氣,新已不明白它為何成為了一種摧殘自己理智的催情劑。此刻,他的腦中只想著要狠狠地干/身下這個人,占據他身體的每個角落,吞食他的每一抹氣息。

    還未開口告知葵自己下一步的動作,新已直直地把自己的欲望貫入到對方的體內。

    “嗯——啊!啊啊……新……”

    代替了手指抽出的空虛,葵清楚地感受到新巨大的欲望毫無阻礙地進入到了自己的體內。身后滑膩的感覺,讓新一下子滑入到自己體內不淺的地方。身體被新入侵的快感瞬間喚醒了葵身上的每一個細胞,它們都不滿地叫喧著要更猛烈更深入的接觸。

    發情的omega的后/穴柔軟多汁,每一次抽插,都極力地挽留著alpha那根巨大的欲望。

    新用力地挺進葵的體內,看著身下的人隨著自己的頂撞咿咿啊啊的叫喊著,腰肢也毫不掩飾地回應著,他想更瘋狂地欺負身下的人。

    就著自己還在對方的體內,新把軟成一團的葵放在自己的身上,讓他坐著吞食著自己的欲望。

    “咿——啊!”

    突然騎乘的體位,讓葵把新的欲望吞到更深的地方,新熾熱的分/身拓開了與他纏綿的肉/穴,進入到更深入更敏感的內部。

    還沒等葵適應這個姿勢,新便扶著葵的腰臀開始頂撞。

    身體被頂起又被拉下,騎乘的體位讓新的欲望不受控制地不斷向葵的深處挺進,敏感的內/壁與滾燙的分/身的摩擦,不斷地向葵的大腦傳遞陣陣的電流。

    過于強烈的快感讓葵眼淚無意識地流,下身太過于舒服使他揚起了脖子:“啊啊!新……啊啊嗯……好舒……服嗚嗚……啊……新……標記我吧……嗚嗚……”

    一個有點狂暴的吻堵住了葵誘人的喘息聲,于此同時,新再次推倒了坐在自己身上的人,下身高強度地抽/插著,使得葵只能可憐地唔唔地發出聲音。

    不斷地抽/插讓葵的生/殖道被打開,被欲望驅使著,新毫不猶豫地把分身插入其中。感受著身下的人無助地全身顫抖,新偏過頭舔了舔對方頸后突出的脆弱的腺體,并在結形成的同時猛然咬下。

    激烈的結/合稍微平復了葵體內的情/欲,被新從身后環抱著,葵小心翼翼地回抱了對方的胳膊。

    感受到懷中的人的動靜,新輕輕地呼喚著戀人的名字。

    “葵。”

    戀人聽到了自己的聲音后,往自己的懷中縮了縮地抱成一團,頸后毫無防備地露了出來。

    新看著葵脖子后面的痕跡,輕輕地吹了口氣:“葵,還疼嗎?”

    懷中的人搖了搖頭,然后又小聲地嘟囔了一句:

    “對不起。”

    聽見葵的話,新有些不滿地皺起了眉,他大概知道葵在想些什么。

    “不是葵的錯哦,也不是信息素的原因,我是真心喜歡葵的。”新用平靜地語氣說出這些話,抱人的手臂卻收緊了一圈,把人更好地抱住,“葵,不喜歡我嗎?”

    聽到這句話,懷中的人突然轉過身來,一下吻住了他。

    “才不是呢,我也喜歡新。”

    清澈的水色眼睛,正認真地看著自己。新笑了笑:

    “那不就行了么。”

    繼而以更纏綿的吻回應著對方。

      標簽:自己的,的人,看著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海西 | 馆陶 | 石河子 | 亳州 | 馆陶 | 湖北武汉 | 长治 | 汉川 | 七台河 | 嘉峪关 | 香港香港 | 大连 | 黄南 | 扬中 | 沭阳 | 日喀则 | 芜湖 | 绍兴 | 邹城 | 芜湖 | 安吉 | 赣州 | 靖江 | 莱州 | 北海 | 山东青岛 | 日喀则 | 仁寿 | 乌兰察布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仙桃 | 萍乡 | 张北 | 燕郊 | 舟山 | 五家渠 | 宜都 | 山东青岛 | 建湖 | 平潭 | 扬中 | 枣庄 | 四平 | 南安 | 深圳 | 乐平 | 三河 | 茂名 | 衡阳 | 滁州 | 张家界 | 昌吉 | 白银 | 酒泉 | 芜湖 | 中卫 | 阜新 | 鄢陵 | 黄南 | 建湖 | 阿拉善盟 | 临海 | 山南 | 大同 | 商洛 | 淮安 | 龙岩 | 榆林 | 巴中 | 灵宝 | 海东 | 任丘 | 鹤岗 | 台中 | 阳春 | 宜昌 | 江西南昌 | 改则 | 海拉尔 | 灵宝 | 钦州 | 潜江 | 六安 | 大庆 | 阿勒泰 | 鹤壁 | 福建福州 | 阜阳 | 广汉 | 滨州 | 阳春 | 海拉尔 | 图木舒克 | 淄博 | 湖南长沙 | 庄河 | 邢台 | 河池 | 吉林长春 | 曲靖 | 河北石家庄 | 阳春 | 长治 | 信阳 | 绵阳 | 广西南宁 | 商丘 | 东台 | 清远 | 凉山 | 肥城 | 佛山 | 崇左 | 绥化 | 中山 | 日土 | 保山 | 商洛 | 咸宁 | 日照 | 张掖 | 永州 | 日照 | 保定 | 启东 | 贵州贵阳 | 咸阳 | 榆林 | 临猗 | 正定 | 库尔勒 | 灵宝 | 郴州 | 本溪 | 广州 | 乌海 | 天水 | 株洲 | 阿克苏 | 鞍山 | 红河 | 黔东南 | 泰兴 | 海北 | 中山 | 东阳 | 吉林 | 厦门 | 温州 | 毕节 | 永康 | 阿拉尔 | 鄂州 | 梧州 | 佳木斯 | 朔州 | 宿州 | 大庆 | 单县 | 伊犁 | 东台 | 惠州 | 双鸭山 | 临猗 | 烟台 | 九江 | 保山 | 黄南 | 启东 | 南阳 | 甘肃兰州 | 甘南 | 喀什 | 松原 | 玉树 | 鸡西 | 宿迁 | 济源 | 安阳 | 杞县 | 吐鲁番 | 大同 | 楚雄 | 阳泉 | 乌兰察布 | 海南海口 | 盐城 | 广安 | 山东青岛 | 潜江 | 宿迁 | 玉树 | 平凉 | 厦门 | 东方 | 贵州贵阳 | 四平 | 玉溪 | 安吉 | 公主岭 | 和田 | 湛江 | 揭阳 | 石河子 | 深圳 | 深圳 | 吴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