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同性愛、BE、民國】千里之外 (如果有來世,請讓我們在一起)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02 15:09:38 閱讀: 字體:
    【同性愛、BE、民國】千里之外 (如果有來世,請讓我們在一起)

    1.

    許久未見高中兄弟,所以就相約空閑時聚會下。

    寒暄過后,時間正值中午,我便提議和他下館子吃個好料,我倆自當初畢業后兩人事業發展談到國家大事,最后聊到最近自己發生的事。

    兄弟談起他過世已久的祖父的事情,出自他精明健康的祖母口中。

    我個人是相當愛好聽人說故事的,說的俗媚點就是八卦,這種心態在已出社會的人身上還真是要不得,但是見最是糙漢粗線條的兄弟神秘兮兮,又帶點惆悵的表情,著實切中我的好奇心。

    2.

    民國年初,葉家乃是京中屬一屬二的商業世家,葉家家主頗洞燭先機將自己兒子葉琛送出國外,他看出中國估計會亂上一陣子,便想等國內整頓好過后再讓葉琛歸國,但若是國內無法發展起來,葉家家主也不排除舉家遷移國外訂居。

    而當老蔣開啟建設時,葉家家母終于受不了思兒之苦,便讓家主打電報讓葉琛歸國,葉家家主熬不過媳婦的懇求,一時心軟就讓葉琛快些回家。

    家母見到兒子簡直高興壞了,雖然兒子總愛穿著西服,胸口口袋還有用手帕折成的花別在上頭,瞧起來特女氣的,但家母還是沒說什么。

    誰都想不到,葉琛這一歸來,將遇上他此生的劫數。

    3.

    「他是葉崇生,以后他是你的保鑣。」

    「少爺。」

    那人面無表情,沒有一點諂媚樣,但是習慣別人對自己都是笑臉的葉小少爺,頓時不太舒服。

    你大爺的擺架子是嗎,葉琛也不想給他一絲笑容,「恩。」

    4.

    葉崇生做保鑣這職業絕對是專業妥貼,不管葉琛多么任性要求,他定會做到完美,葉琛生活習慣、喜歡什么、不喜歡什么底子全都被葉崇生摸得一清二楚。

    即使葉琛為難他任何事,他都能找到任何方式將之完成。

    心思慎密得另葉琛又愛又恨,完全沒有藉口討厭這人。

    5.

    葉琛獨自跑出葉府,遭到人當街暗殺,當他以為自己即將死去時,是那個話不多說不解風情的面癱保鑣硬生生扛下那一發子彈。

    葉崇生身下緩慢地滲出血,他似乎感覺不到疼痛般,問眼前的人「你沒事吧?」

    「我沒事……有事的是你好不好,……該死,血止不住……你撐著點,……葉府的人快來了……。」葉琛面色發白聲音顫抖著,手緊捂傷口,卻是徒勞無功,鮮紅的血源源不斷得漫出他的手指細縫。

    「你沒事,就好。」

    葉崇生唇角微勾,露出笑容。

    葉琛心一緊,這世界上還有人會親身為你擋子彈嗎?受傷流血還在關心你有沒有受到傷。

    他頓時內疚起來,他是不是對葉崇生態度太差勁。

    自己果然是個爛人。

    6.

    當一個人覺得愧疚對不起另一個人,你會加倍注意他的存在,他想要的,你都想給他,即使是自己。

    7.

    大年初一,葉府僕人們紛紛歸家過好年,但是唯獨葉崇生留下來。

    葉琛一進房就看見葉崇生提筆寫春聯,大字一揮頗有氣勢,那人神情嚴肅彷彿眼前有千軍萬馬襲來,葉琛不忍打擾他。

    「少爺?」葉崇生從腳步聲聽出是葉琛,但是葉琛只是站在門口不說話,他擱下狼毫,看向他。

    「你在寫什么?」葉琛已經很久沒有寫毛筆了,留洋回來連握法都有問題。

    葉崇生側過身讓葉琛更能看清楚,紅紙黑字『一?世?長?安』。

    8.

    「少爺你要寫寫看嗎?」

    「我我……我寫得很丑。」

    「我教你。」

    葉崇生從他背后抓著葉琛的手,一、世、長、安。

    他們姿態宛若戀人,葉琛聽不見葉崇生在說什么,他只聽得見自己如擊鼓般節奏得心跳聲。

    葉琛知道他完蛋了,平生第一次心動的人,是男人。

    9.

    葉琛覺得自己有病,下意識疏遠葉崇生,他怕,自己會控制不了那種心情,葉琛是知道的,若是出現結局,等待他們的只是薄如蟬翼的未來。

    10.

    「葉琛,你若是覺得煩我,厭我,我可以離開葉家。」葉崇生終于在后花園逮到這陣子躲他的葉琛。

    他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

    天空有點灰暗,不久下起濛濛細雨,像是阻隔他們看清對方的表情。

    「……。」你是不會明白的,葉琛垂下眼睫。

    11.

    喜歡,卻只能默默看你離開,和喜歡的姑娘結婚生個大胖小子,而我只能將秘密留在心里讓它潰爛發炎再也醫治不好。

    12.

    時間只會過去,而無法治療傷口。

    葉琛已經快要忍不住即將潰堤心情,他想忘記葉崇生,卻不停憶起他的好,最近他的臉又更冷一些,已經不怎么說話的人更少開口,葉琛大口灌下第五壇酒壇,買個醉吧,他就會消失在他的頭腦里,不在心里盤旋。

    葉崇生,我喜歡你,可是我不是女人,我還可以愛你嗎?

    13.

    「葉琛,你愛我嗎?」不是問句是肯定句。

    「你,你大清早在作夢嗎?!」

    「你昨天的醉話我都聽見了,你為什么不和我說?」

    「因為……因為我們都是男人啊嗚,都是男人!」

    「你若早早和我坦白,我們早就在一起了。」

    幸福來的太快,葉琛以為是作夢,他眼角濕痕未乾,愣住望向窗臺外的他。

    「我喜歡你,葉琛。」葉崇生眼中滿是笑意和柔情。

    葉琛突然覺得窗外栽種的牡丹開得上好。

    14.

    兩人一起逛街,一起穿著相似的衣衫,一起吃飯,表面看似只是兩人關係不錯,但實際上。

    他們喜歡走無人的幽暗小巷,十指緊扣,禁忌關係讓他們興奮刺激,想在光天化日之下攤露他們的愛。

    他們喜歡穿著相似衣裳,只是覺得如此,彼此是自己的所有物,任誰也無法搶走。

    他們喜歡和戀人緊挨一塊,夾給彼此喜歡吃的小吃,看他一臉滿足吃下,會覺得這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

    15.

    然而,世上無不透風的墻,葉家家主終于得知消息,那時他們相戀快三年。

    16.

    「崇生啊,你來葉家十幾年了吧,當時撿到你時,還是個瘦瘦小小的小孩子,如今啊果真長大了。」葉家家主笑容滿面,卻笑不到眼里。

    「老爺,我……。」

    「唉,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該娶妻添子傳宗接代,剛好我有個兄弟,他家閨女今年二八年華,是個貌美如花的姑娘,重點是個性溫柔婉約,她會是你最好的妻子,崇生,你覺得呢?」

    「崇生感謝老爺的好意,只是容崇生拒絕這門親事,崇生此生是不會有妻子的。」崇生垂下眼睫。

    17.

    待到葉琛得知消息時,葉崇生已經收拾好行李離開葉家。

    「葉崇生!你要去哪」

    「從軍。」

    18.

    我想要給你美好的未來,但是我卻只是個保鏢,還得倚仗你,因為我的實力太過渺小。

    我想變強大,保護你,不再讓你委屈。

    19.

    「等我,我會回來接你。」

    「我等你。」

    眼淚打濕了誰的衣裳。

    20.

    大義和情愛,你該怎么選擇。

    「將這封信交給唐啟,拜託妳了,楊姑娘。」

    21.

    「你愛我嗎?」葉琛追問,他總笑笑不語。

    他欠他一句我愛你,卻再也無法開口。

    22.

    葉崇生向謝景元行個標準軍禮「感謝您。」

    謝景元紅著眼框「崇生,你真要......。」

    「畢竟現在的我就是累贅,而我想給他幸福的人,我希望他活在沒有煙燋的未來。」

    23.

    黃沙滾滾,而天還是如初遇般蔚藍。

    「轟!」

    我愛你,葉琛,吾愛。

    24.

    「爹,你要去哪?」一身小棉襖的小團子委屈問道,拉住男人的西服褲管不讓走。

    「......葉恆,放手。」葉琛先是皺下眉,彎腰想拉開他的手。

    孩童見之,直接撲進男人懷里撒嬌「爹,恆兒也想跟你去店里。」

    「不能,跟......你娘親呆在家,乖乖等我回來好嗎?」

    「恆兒,過來娘親這里。」站在門口旗袍女子向孩子伸出雙手,溫柔微笑。

    「好......那爹今天能回來陪恆兒吃飯嗎?」

    「再看看吧。」

    多么合樂溫馨的家庭,但唐啟心彷彿被冷水浸得涼透。

    胸口那條沾滿黃沙塵土臟兮兮的,被人拼死帶回的血書頓如千斤重。

    唐啟覺得葉崇生的愛不值得對這種人好,既然對方有了家室,那么這封血書對他的戀人來說也已經不重要了。

    25.

    「我說,我們必須留下。」

    「你個逆子!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等那白眼狼嗎,我們必須走!」

    「爹,你也有孫子了,為什么不放過他!」

    「男人就是該和女人相愛,和男人像話嗎蛤?我告訴你,就算拼我這條老命我也會把你帶走!你就死心吧!哼!」

    26.

    我們不是故意踩在你們說的三倫五常上,而是,我愛的人,他恰好是和我一樣性別的人。

    27.

    葉琛一直固執等著,等著那個雖然喜歡穿馬掛卻由他換上西服的人。

    「你說......在松滬會戰的時候,葉崇生就死......了?」

    「我在忠烈祠名單內看見他的名字......欸!葉琛你怎么了!」

    你離開時,我二十七歲,聽到你的消息卻是在我四十九歲,十二年的等待,卻是一場空。

    28.

    「這是父親藏起來的,你......看看吧」他的夫人憐憫看他,起初覺得夫君是個噁心的變態,但是如今卻不由心疼起他。

    ㄧ匣子塞得滿滿的信堆,誰能告訴他,他的愛情為什么會被人阻攔成這種地步。

    29.

    葉琛開始出現幻覺,他覺得葉崇生還在他的身邊,會三不五時叫崇生的名字,對著空氣傻笑喃喃自語,誰拿走那匣子他就咬誰。

    唯一正常時間是反覆看信的時候,安靜如雕塑動也不動。

    30.

    「琛,你怎么搞成這樣」那人無奈寵膩看他,葉琛愣在那,然后像是驚醒般撲向他的懷抱。

    「為什么你現在才出現,我想做夢夢見你,可是你都不出現......。」控訴他抱怨他,葉崇生仍是微笑聽他不停碎念,等到懷里的人念累了才開口。

    「琛,去忠烈祠吧,找唐啟,唐山的唐,開啟的啟,找他,我的最后一封信在他那。」

    31.

    「我找一個叫唐啟的人,唐山的唐,開啟的啟,你認識嗎?」葉琛呆坐在葉崇生名字前很久很久后,一個人跺步走來站定看起滿滿名字的墻,他突然一點ㄧ滴轉頭問那人。

    「......你是......葉、琛?」

    32.

    唐啟拉開抽屜將那封被封塵的血書交給葉琛,諷刺的說「我還以為你不會去看崇生,你還是有點良心的嘛。」

    但是,葉琛沒有理唐啟的調侃,他小心翼翼打開帕子,只有一句話。

    33.

    『忘了我。』

    不是我愛你,是、忘、了、我。

    只有忘了我,你才能找到更適合你的人,那個人不會像我一樣冷冰冰,會陪你做任何戀人該做事,會為你做任何事,會寵著你的任性。

    甚至,會比我,更愛你。

    帕子,這是葉琛最喜歡的一條,當時被葉崇生帶走以慰相思之念,只是,誰都沒料到,這條帕子成為最后的遺書。

    34.

    葉琛像個孩子淘淘大哭,使勁,用力得像想哭掉所有的絕望所有的痛苦。

    可是這次的傷口是好不了了。

    和喜歡的姑娘結婚生個大胖小子,而我只能將秘密留在心里讓它潰爛發炎再也醫治不好。

    曾經這般想,最后這么做完的人,卻是他自己。

    35.

    我簡直瞠目結舌了,這真的不是小說嗎?   「后來呢?」

    「后來我爺爺發瘋住進精神病院,不過最慘的是我爸的生日居然是葉崇生自殺攻擊那天,我爺爺差點沒把我爸掐死。」

    「臥操......。」我嘆啊,八點黨狗血戲劇般情節真實發生了。

    「唉,聽完我奶奶講完后我就對我女朋友求婚了,所以記得來參加我的婚禮阿。」朋友從包包掏出紅色喜帖遞給我。

    我差點沒給他跪了,若不是知道他的為人,真會覺得他編故事就是要我包厚點的紅包。

    「欸,那你呢,這么久了,你也該結婚了吧兄弟。」他問。

    「......順其自然吧。」氣氛突然沉悶下來,謎樣的尷尬。

    「屁,人家阿舜都跟你那么久了,你還不給人一個名份嗎?」

    「靠,你怎么知道的!」我驚嚇,我自認為我瞞得挺嚴實阿,這糙漢怎么知道的!

    「之前你不是挺愛在公共場合亂發情嘛,我在學校樓梯口看到啦,你以為那里有多隱蔽啊智障,你們沒被發現還不是老子給你兜著把風,我這么大的恩情,所以紅包你記得給大點阿,老子好歹是你們的恩人呢」

    36.

    我回家就聞到很香的飯菜味,那人穿著白襯衫和圍裙,手拿湯勺試鹹味,轉頭 啊,你回來啦,可以吃飯了

    其實我真的挺喜歡舜的,但是卻無法大大方方向別人說,他是我的愛人。

    37.

    「你以為時間很多嗎,現在你就有勢無恐。可是世事難料,你看,我爺爺那么愛葉崇生卻不能在一起,連最后一面都見不到,你想抱著遺憾走完人生嗎?」

    38.

    下意識走向戀人身后,輕輕抱住他,「舜,明天,我們去淡水戶政事務所登記結婚吧」

    「欸?你你你怎么突然這么說?!」

    看他一臉又驚又喜,我突然愧疚起他,其實他是挺想和我登記結婚的吧,卻顧慮我,才隱忍不說。

    所以那天看到終于臺灣同性可以注記結婚的新聞表情那么羨慕。

    39.

    「我愛你。」

    「欸,我我我也愛你。」

    40.

    世界上,一群男男女女相愛,可能他們很勇敢大聲說愛,說自己不在乎別人眼光,但是他們也是會想得到別人祝福聲。

    男生愛男生,女生愛女生,男生愛女生。

    我們相愛,是看見只有這個人是會遷就自己,會包容自己,會比愛自己更愛自己。

    如果愛他,就大聲說愛他吧,愛可以說很多次,但是愛人只有一個。

    此時不說,更待何時呢?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歷史小知識

    那個松滬會戰中四行倉庫保衛戰是真的有士兵為了要破開日軍的攻勢而參與自殺攻擊,就是大家之后稱為的「八百壯士」,謝景元是當時身陷包圍中官階最大的陸軍中校,也就是指揮官,文中的楊姑娘則是楊惠敏,是個非常勇敢的小姑娘,穿越火線中把消息傳出去的重要角色。

    最后愿天下有情人都能終成為眷屬,不論性別^^

      標簽:的人,是個,他是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驻马店 | 遂宁 | 邳州 | 象山 | 蓬莱 | 南阳 | 万宁 | 图木舒克 | 乌海 | 通辽 | 晋江 | 诸城 | 慈溪 | 锦州 | 枣阳 | 景德镇 | 仁寿 | 建湖 | 济南 | 枣阳 | 瑞安 | 怒江 | 内江 | 库尔勒 | 鸡西 | 涿州 | 泸州 | 南平 | 台湾台湾 | 齐齐哈尔 | 珠海 | 绍兴 | 博罗 | 汝州 | 邵阳 | 双鸭山 | 延边 | 吐鲁番 | 仁怀 | 安康 | 台中 | 巴中 | 高密 | 济南 | 马鞍山 | 吉林长春 | 乐清 | 牡丹江 | 铁岭 | 鄢陵 | 肇庆 | 海拉尔 | 湖北武汉 | 娄底 | 永新 | 厦门 | 塔城 | 诸城 | 仁怀 | 湖州 | 沭阳 | 芜湖 | 襄阳 | 永州 | 平顶山 | 安阳 | 海门 | 荆州 | 如皋 | 定西 | 平潭 | 河南郑州 | 昌吉 | 巢湖 | 铜仁 | 凉山 | 桐乡 | 聊城 | 湖北武汉 | 韶关 | 阿里 | 涿州 | 乌兰察布 | 铁岭 | 曲靖 | 阿克苏 | 灌南 | 鄂州 | 荆州 | 临海 | 福建福州 | 大理 | 天水 | 东阳 | 沧州 | 淮安 | 孝感 | 常德 | 江苏苏州 | 广饶 | 永康 | 南充 | 库尔勒 | 鹰潭 | 嘉兴 | 鹤岗 | 宁国 | 基隆 | 湛江 | 绥化 | 武夷山 | 聊城 | 燕郊 | 单县 | 馆陶 | 通化 | 濮阳 | 鹤壁 | 保定 | 蓬莱 | 日照 | 燕郊 | 澳门澳门 | 三明 | 常德 | 宜昌 | 永新 | 宜都 | 厦门 | 德阳 | 海东 | 铜仁 | 澳门澳门 | 泰安 | 建湖 | 亳州 | 邯郸 | 辽源 | 安庆 | 张家界 | 东台 | 图木舒克 | 石狮 | 庆阳 | 吕梁 | 台湾台湾 | 日照 | 苍南 | 梧州 | 铜陵 | 宜都 | 迁安市 | 临沧 | 三沙 | 万宁 | 中山 | 泰安 | 张家界 | 承德 | 邯郸 | 酒泉 | 兴安盟 | 温州 | 温岭 | 基隆 | 山东青岛 | 韶关 | 绍兴 | 柳州 | 如东 | 邵阳 | 防城港 | 黑河 | 泰安 | 芜湖 | 玉树 | 和田 | 南安 | 东营 | 通辽 | 南平 | 克孜勒苏 | 基隆 | 渭南 | 新泰 | 长垣 | 雄安新区 | 鹰潭 | 西藏拉萨 | 曲靖 | 黔西南 | 承德 | 白银 | 新沂 | 涿州 | 张掖 | 咸阳 | 如皋 | 枣庄 | 泰州 | 金昌 | 玉林 | 通化 | 安庆 | 楚雄 | 黄山 | 晋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