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如果】喝下了傳說中的吐真劑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02 15:09:37 閱讀: 字體:
    【如果】喝下了傳說中的吐真劑

    ※游戲規則:

    1.喝下吐真劑的受測者,可選擇保持沉默;若決定開口,則說出的話將不受本人意志控制,只能說出真心話;一旦開始說,就得把完整的句子說完,否則無法結束。

    2.藥效持續時間:一天。

    【游刃有余組】

    受測代表:綾侍、奧吉薩

    1.綾侍

    「那么,關于這件事,就這么決定了──」

    「我反對。」

    意想不到的聲音響起,珞侍愕然地望向發話者:

    「你不是說尊重我的想法嗎,綾侍?」

    「我確實這么說過,但陛下還是小孩子,這么做太冒險了。」

    珞侍眼中閃過一絲不悅,沉下了臉:

    「我現在已經不是小孩子了,還是說,這么多年來,我還不能讓你放心嗎?」

    綾侍沒有情緒起伏的臉上微微一變,蹙起眉頭,沉默了半晌才回答:

    「不,對我來說,你還是個孩子──」

    他瞥了眼對方難看的臉色,斂下眉眼,一縷白髮自他秀美的臉龐垂落:

    「我是在幻世活了上千年的護甲,人類無論年紀多大,跟我相比也跟孩子沒兩樣。何況你從小我就看著你長大,實在改不了看待你的方式,請你原諒。」

    「嗯?你一直都是這樣看我的嗎?原來如此。」

    珞侍金色的眼睛眨了眨,神情轉為好奇:「但你以前從來沒這么對我說過啊?」

    「我本來也不打算說,只是剛才喝了吐真劑,沒辦法自制。」

    「為什么不打算說?怕我生氣?」

    「不,」綾侍搖搖頭,低沉的嗓音帶了點笑意,連帶說出來的話,讓另一個聽的人也不自覺地紅了臉:

    「我看著你長大,很多方面你都成長了很多,唯獨臉皮薄這點還是沒有改變。」

    2.奧吉薩

    「殿下,這是風侍和梅花劍衛的公文。」

    正埋首于一堆搖搖欲墜公文中的青年,頭也不抬地說了句:

    「放左邊第二層柜子上。」

    腳步聲再度響起,走近他后,伴隨著紙張和卷宗彼此摩擦的聲音,卻遲遲沒有離去。

    那爾西改了好一陣子,直到感覺肩頸有點痠痛,不經意間抬起頭,才注意到那個還站在角落的某人,不禁皺起了眉頭。

    「還不走,想做什么?有話就說。」

    「殿下,您還沒用餐。」

    「……你站在那邊站了這么久,只為了說這個?」

    本來那爾西只是出于不耐煩才反問,壓根不想聽到回應,未料對方卻平靜地回了句「是」,讓他忍不住放下手中正在批改的公文,盯著面前的人瞧。

    「你是吃飽太閑了嗎?」

    「殿下,您的身體狀況已經很不好了,餐點放久了您若不是忘記吃就是冷了不想吃,這樣對您的身體很不好。」

    「……你今天是哪條神筋不對?特地來關心我?」

    「臣現在是吐真劑的受測者。」

    「喔?」

    聽起來很有趣,好像應該趁機找點問題來問問,偏偏那爾西一向對別人沒什么興趣,即使想問對方為什么之前知道自己是偽王時,還是愿意遵從自己荒唐的命令,但想想也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現在問也沒什么意義,還是只能作罷。

    【傲嬌組】

    受測代表:珞侍、違侍、那爾西

    1.珞侍

    「以上就是關于這次的沉月祭,東方城的提案,你們有其他想法嗎?」

    那爾西翻動著手中的資料還在沉思,菲伊斯率先問:

    「陛下,您愿意在正式會議前詢問我們的意見,我們很感激,不過──」

    「為什么要特地邀請我們來神王殿喝下午茶,還是由您親自跟我們說明呢?這種事前會議,您可以派哪一位侍大人跟我們說明就好了啊?」

    「由我來說明比較清楚,而且──」珞侍頓了頓,耳根子泛起一陣潮紅:

    「我們都很忙,又很久沒見了,剛好有點空檔,想說見見大家。」

    正往國主杯中注入茶水的風侍聽到這個回答時,先是一愣,接著想起珞侍現在正在進行吐真劑的測試;說起來這么千載難逢的機會,好像該問些什么重要的問題,但現在有西方城的人在場,還是晚點再問吧……

    「陛下別這么客氣啊,想見我們隨時都可以說,我會努力把那爾西和風侍大人從辦公室中帶出來的。下次也可以邀請少帝陛下一起來──」

    「月退就不必了,我會另外找時間跟他和范統約。找你們來可以順便討論國事,朋友聚會又可以完成公事,這樣比較有效率。」

    ……原來如此,不愧是東方城的國主陛下。

    2.違侍

    「犯罪是絕對不可饒恕的行為!只有小孩子才可以獲得重新開始的機會,應該從輕量刑!」

    審判席下,因為某人的話而引起眾人的議論紛紛;那個正氣勢洶洶發表言論的人很快就發現自己說的話不對,連忙改口:

    「我是說,小孩子是有可塑性的可愛小生命,比起丑陋的大人,小孩子應該獲得更多教育資源和機會才對!」

    語句剛落,臺下的聲音更吵雜了;發言人表情出現一瞬間的驚慌,但仍強裝鎮定地推了推眼鏡,喝道:

    「通通安靜!你們這些小民對本大人說的話有何意見?」

    這時,從人群底下鉆出一個小小的孩子,那是一個有雙大眼睛、衣衫襤褸的小男孩,他怯生生地望著臺上的男人,舉起細瘦的手臂問道:

    「違侍大人,我肚子好餓,您可以給我一點麵包嗎?」

    「胡說!怎么可能給你麵包,來人啊!還不趕快把他帶下去,拿最營養的食物出來,還有他也要洗個熱水澡,另外安排他房間好好休息──」

    審判席后方的角落,三個人影正偷偷躲在柱子后,望著陷入混亂的某人和現場低聲交談著,卻絲毫沒有出來救援的意思。

    「讓違侍擔任受測者果然是對的,偶爾也該讓人民知道他其實沒這么可怕嘛。」

    「違侍習慣逞強,又不肯說出真心話,有這樣的魔法藥倒是幫助不少。」

    「聽說鬼牌劍衛那邊還有一些吐真劑,藥效可持續更久。」

    正因為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而忙得焦頭爛額的違侍,就這樣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他的同事和侍奉的王給賣了。

    3.那爾西

    「那爾西,今晚有空嗎?菲伊斯說要約我們去賞月喔。」

    那爾西瞥了滿臉期待的少年,略微思考了一下尚待自己處理的急件數量──算了,今晚熬夜的話,應該趕得完。

    「不行,這樣我會改不完公文。」

    一開口卻成了這種話,那爾西吃了一驚,但對方的表情更吃驚,夾帶著滿滿的失落:

    「咦?這樣啊……可是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嗯、好吧,我去告訴菲伊斯……」

    那爾西望著對方轉過身,慢慢離去的沮喪背影,一股煩躁從心底蔓延開來──說不出是對對方還是對自己──竟脫口而出:

    「如果真的想約我,那就拿出誠意來說服我啊!」

    恩格萊爾回過頭,呆滯地看著自己,他則搶在對方開口前再度冷聲說道:

    「你總是這樣,總是這么輕易就放棄,從來不為自己爭取什么。」

    他看著少年的神情從茫然、慢慢黯淡下來,內心像是破了個洞,說出來的話也越來越狠戾:

    「我就是討厭你這一點。」

    「──……」

    話一出口,那爾西就知道已經無法挽回了,尤其是對方垂首不語、眼眶泛淚的可憐模樣,讓他頓時有種想逃離現場的沖動。

    「……該怎么做……」

    「啊?」

    「……我該怎么做,」恩格萊爾抬起頭,含著淚,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才能讓你,不這么討厭我呢?」

    那爾西揉揉額頭,終于想起自己現在是吐真劑的受測者,開口說話似乎只會把情況越弄越糟,雖然保持沉默也不是什么好辦法,但眼下這種情況,到底該叫他如何是好?

    「我不討厭你,就算討厭你,那也已經是很久以前,我還是你的伴讀前的事情了。如果現在還是討厭你,那我又何必留在圣西羅宮里。」

    「你是為了我才留下的?」

    恩格萊爾張大眼睛反問的模樣,他不是第一次看到;或許是因為這個人,也或許是因為這個問題,或者兩者都有,總之這個問題就像丟出了一個引爆咒,把那爾西的腦袋轟的一聲炸成一片空白。

    「如果不是為了你,我還能為了誰?我那被迫為西方城賣命而失去性命的哥哥、還是我一點都不關心的西方城百姓?如果不是你希望我活下來,就算那個時候死在你手里,我也無所謂!」

    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對面前這個人講出這么重的話,在這之前,他從未想過有一天,他會這樣對恩格萊爾把話赤裸裸地說出口。

    恥辱、尷尬、無所適從,不被理解的憤怒和痛苦……那爾西被這些突然涌上的情緒給淹沒,昨晚熬夜沒睡的疲倦讓他有種頭重腳輕的失衡感,只能握緊椅子扶手,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少年張了張口,喉頭滾動,憋了好半天才勉強開口,卻止不住聲音中的顫抖:

    「那爾西,我、我不想要你死,我想要你好好地活著,想跟你好好地相處,可是我不知道該怎么做,所以、所以……」

    「告訴我,你想要我怎么做,好不好?」

    「……如果我知道,我們之間就不會是這樣了啊……」

    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直到一個聲音插了進來:

    「那爾西,你認為陛下是你的朋友嗎?」

    兩人同時看向那正一手撐在柱子旁、望著他們露出大大笑容的男人,對方一手還拿著一袋裝滿點心茶點的袋子,看樣子大概是等他們等太久,自己找上門了。

    「我不知道。」

    「唉,好吧,那我換個問法,」菲伊斯摸了摸下巴,再度開口:

    「如果陛下想跟你當朋友,你愿意也把陛下當成朋友嗎?」

    這個答案容易多了,那爾西毫不遲疑地回答:「嗯。」

    菲伊斯滿意地看著另外一人眼中亮起的光芒,笑著舉起手中的食物搖了搖:

    「那么,慶祝我們成為朋友,趁今晚月色正美,一起來吃點心和賞月吧!」

    「好。」

    【藥效失常組】

    受測代表:音侍、伊耶、范統

    1.音侍

    「老頭,你還是一臉女人樣──好痛!你怎么可以打你的好兄弟!聽說虛空一區有新的小花貓,你快現在陪朕去一趟,我們一起把牠抓回來玩,不然等死違侍回來又要啰嗦個沒完了。」

    黑髮的男人快活地抓起綾侍的手就往外頭沖,綾侍甩開對方,冷淡地打量著他:

    「音,好兄弟和小花貓哪個重要?」

    「當然是好兄弟啊!」

    「那好,你的好兄弟現在不想出去,就這樣。再啰嗦就斷絕關係。」

    「咦──老頭你怎么可以這么殘忍──」

    一旁安靜改公文的國主觀察部屬們的互動好一陣子后,突然開口:「音侍,那好兄弟和主人,哪個重要?」

    正揪著綾侍的手鬧騰的音侍停下動作,綾侍也回頭瞥了他們的主人一眼后,兩人一起望向了音侍;后者一頓,俊美的臉孔難得皺了起來:

    「小珞侍很可愛,可是好兄弟只有一個;而且小珞侍又不能陪我一輩子……還是好兄弟比較重要。」

    「……」

    珞侍望著綾侍,嘆了口氣:「無論有沒有吐真劑,我都對這個回答不意外呢。」

    「我也是。」

    「音侍的未來就交給你了,綾侍。」

    「……我可以拒絕嗎?」

    2.伊耶

    「只是叫你簽個字,現在這是什么意思?」

    從公文中抬起頭、眼下黑影濃重的青年瞥了眼被丟到他面前、揉成一團的廢紙,以及站在廢紙后方雙手環胸的白髮男人,冷冷地說:

    「鬼牌劍衛,你打著防衛城墻的名義試圖增加軍備預算,當真把我當傻瓜嗎?」

    伊耶雙眼一凝,氣勢洶洶地回道:

    「是又怎樣,老子是軍事大臣,增加國防預算天經地義。」

    「現在根本不需要這么多國防預算,跟夜止的關係目前很穩定。」

    「誰曉得哪天會發生什么事,何況夜止的王是會死的,死了會發生什么事還很難說,現在先準備才能預防。你別啰嗦一大堆,簽就對了。」

    「我拒絕。」

    伊耶大步向前,一掌揮落橫在他跟那爾西之間的公文卷宗,狠狠地瞪著他:

    「軍事訓練的預算是必要的,不然等哪天出了像你這偽王或長老團謀權篡位時,誰來阻止?」

    「你……」

    「快住手,伊耶!」

    「伊耶哥哥!你在做什么啊!」

    從剛才開始就被當成空氣的菲伊斯,以及正好來找那爾西的恩格萊爾急忙阻止,兩人合力才終于把氣頭上的鬼牌劍衛給「請」了出去。

    菲伊斯擦了擦汗,苦笑地對臉色仍舊難看的金髮青年說:

    「伊耶大人是喝了吐真劑才講話比較直接,你別介意啊。」

    那爾西拾起筆,一邊寫公文,一邊淡淡地說:「他沒喝吐真劑也是那副德性。」

    「說的也是,要伊耶大人學會拐彎抹角或講話委婉一點大概很困難吧……」

    3.范統

    「做什么這么沮喪?不是你自愿當受測者的嗎?」

    郁郁寡歡地縮在角落、渾身散發出「生人勿近」的青年回過頭,看見來訪者是誰后,隨即淚流滿面。

    「喂,你說要一大桶的吐真劑我也給你了,到底是怎么了?」

    珞侍推了推范統的肩膀,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陪同上前的風侍則注意到桌上放著的那一大桶的吐真劑,現在已經只剩下一半而已了,看樣子是喝了不少吧。

    「珞侍小人啊啊啊,這個什么吐假劑,就算我說的是假話,反話的問題也已經解決啦!吃再少有什么用!」

    ……看樣子吐真劑雖然能讓人說出真心話,但也治不了范統的反話毛病啊。

    「試著說真心話看看?說不定會被反話的詛咒顛倒成正常的言論?」

    「我說的本來就是假話!一直以來都是假話!吐真劑的威力這么強大,給老子來個一整池啊!」

    「范統,別自暴自棄……」

    【藥效過激組】

    受測代表:雅梅碟、恩格萊爾

    1.雅梅碟

    「殿下的頭髮就像天上的太陽一樣耀眼,眼睛雖然冰冷卻美麗無比,就像深邃的大海一樣蔚藍,還有那無與倫比的智慧,總是冷酷又果斷地做出最正確明智的判斷,讓屬下對您的景仰就像滔滔大海──」

    砰!

    「閉嘴!是誰把這家伙帶進來的,給我攆出去!」

    不遠處,一臉複雜的恩格萊爾在哈哈大笑的伊耶笑聲中,小聲地說:

    「那爾西別生氣,我只是想說紅心劍衛平常這么擁護你,說不定喝下吐真劑后會有什么改變啊……」

    「這家伙喝了吐真劑?」

    如果那爾西剛才的神情是不耐煩和厭惡,現在就是彷彿在注視什么噁心髒東西一樣的陰冷:

    「立刻滾出去!不準再踏進我的辦公室一步!」

    2.恩格萊爾

    「今天你休假吧?我們去東方城找范統好不好?」

    面對少年閃亮亮的眼眸,菲伊斯狼狽地后退了一步,搔搔頭:

    「陛下,我已經約了風侍大人要去城南走走,改天好嗎?」

    「……又是風侍……」

    剛才還一臉興奮天真的少年,表情瞬間變為陰沉冷森:

    「你們平常每晚都會在一起吧,難得的假日居然也要陪風侍……」

    「呃,陛下,平常我們也是各忙各的,只能用晚上的時間一起吃個飯、聊聊天而已,就像我平常也會跟你和那爾西一起吃飯聊天賞月一樣啊……好不容易休假,我們也想出外走走、散散心嘛,陛下您能了解的吧?」

    金髮的少年盯著菲伊斯的臉盯了三秒,微微一笑:

    「好吧,那今天就算了。反正只要告訴那爾西,請他排多一點工作給風侍,讓他以后擠不出休假就行了。我想想──就排個兩個月吧。」

    「……陛下,您想去哪玩?我現在就陪您去!」

    【笨蛋情侶組】

    受測代表:菲伊斯、風侍

    1.菲伊斯

    「你別這樣盯著我看,我很害怕……」

    緹依瞥了眼表情詭異的某人,在內心歎了口氣,平淡地說:

    「時間不早了,這些公文你明早先看一下,沒問題的話就拿給那爾西,我先走了。」

    「咦?等等!」

    袖子被扯住的時候,緹依在內心第二次嘆氣,終于轉過身,注視著滿臉不安的戀人:

    「還有什么事?我沒有要問你什么問題,不需要提防我。」

    「你是王子殿下嗎?還是其他人偽裝的?這種時候,王子殿下應該會想辦法從我口中套話出來才對。你真的沒有什么想問我的嗎?」

    「……我真想問的話,什么時候問都一樣。」

    菲伊斯疑惑的目光在他臉上來回逡巡,他知道為什么,也知道菲伊斯今天刻意整天避開自己的原因;但他其實不用這么做,而且他難得配合對方,怎么反倒是菲伊斯想自找麻煩呢?

    「你真的什么都不想問?比方說我愛不愛你啦、我是怎么看待你或是怎么看待五侍的啦、西方城的八卦秘辛啦、少帝或那爾西的弱點啦──你都不想知道嗎?」

    「……呵。你呀──」緹依搖搖頭,沒有表情的臉上流露出一絲淺淺的笑意:

    「你是怎么看待我的,從你看我的眼神和舉動就可以感受到了,因為你是個不擅于說謊的家伙。至于西方城那些人的八卦秘辛,我想打聽隨時都可以打聽得到,但若問了你,以你的立場既不能說又不能對我說謊,這樣對你、對我來說,都不好吧?」

    「……你在擔心我嗎?」

    「你這樣想也不算錯就是了。好了,我該走了,晚安──」

    他的身子一僵,因為從右手腕傳來的力道和溫度,以及撫上臉頰的溫厚掌心。

    「如果你不問,那我自己說應該沒關係吧?你害怕我說出來的真心話,跟你原先想的不一樣嗎?」

    他在那雙灼灼目光的凝視下,幾度想開口,最終還是沉默了下來。

    「嗯……雖然我對于會回答出什么答案沒什么自信,但我更不想讓你感到不安。所以,問我嘛。」

    緹依還是沒有開口,只是安靜地、深深地望進他的眼,這樣的眼神讓菲伊斯意識到了什么,在還沒想清楚他就逕自開口:

    「我不后悔跟你在一起,直到現在都不后悔。」

    「就算重來一次,在康納西王國也好,在幻世也好;成為搭檔也好,成為戀人也好,我都不后悔。」

    「跟你在一起的一切,對我來說都很珍貴;雖然有痛苦、難過或生氣的時候,可是也有快樂和開心、喜悅的時候。」

    「今后,無論發生什么事、無論我們其中一人的狀況多爛多糟糕,我也還是想跟你在一起──」

    「已經夠了。」

    緹依雙手捧起他的臉頰,湊上前用吻堵住他未完的話語:

    「我也一樣……想跟你在一起,直到生命結束為止。」

    2.風侍

    「你對陛下有什么看法?」

    「……」

    「你覺得那爾西怎么樣?還有伊耶和珞侍陛下?對了對了,你跟綾侍大人之間到底怎么樣了?」

    「……」

    「別不理我嘛,我有這么討人厭嗎?」

    被某人騷擾了一晚上的風侍丟下筆,兇狠地瞪視面前笑得無良的男人。

    「你是太久沒被我修理,想嘗嘗改良版天之破的滋味嗎?」

    「沒那回事,但王子殿下難得喝下吐真劑,現在不問這些問題,以后就沒機會聽到你的真心話了──」

    「這些問題就算你平常問我,我也會回答。」

    「但只有今天能確定你講的是『真心話』啊。」

    風侍忍下發脾氣的沖動,站起身,踏著優雅的步伐走向自己的戀人,同時刻意調整了臉上表情,略帶哀傷地開口:

    「你這是在懷疑我平常對你說謊嗎?」

    「呃,我不是這個意思──」

    「還有,我明明就說過很多次了,你到底是真的忘記,還是只是想再聽我親口說呢……」

    隨著輕柔吐出的話語,風侍一手越過男人的肩頭橫在沙發上,另一手托起對方的下巴,居高臨下地將坐在沙發上喝茶的戀人禁錮在懷里,唇盼勾起的笑容明媚而動人。

    「你這么可愛,我只想把你鎖在我身邊、好好疼愛你,又怎么可能會討厭你呢?」

    「……什、什什什么?你你你別說出這么可怕的話啦,占有慾這么強可不是好事啊!」

    金髮的青年將髮絲撥到耳后,低頭緩緩靠近那臉蛋略微發紅的戀人,直到兩人臉的距離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息、瞳中只能映照出彼此為止。

    「是你問,我才回答的啊,你對我的真心話不滿意嗎……?」

    「我沒有唔唔唔──」

    結果菲伊斯一心想從戀人身上探問出的事情,最終還是一個也沒問出來;只是被迫再次聽了一次對方火熱的告白,并身體力行地體會到「話絕不能亂問」的教訓。

    【隱藏版】

    受測者:噗哈哈哈

    「這種無關痛癢的小魔法,對本拂塵根本起不了作用,范統你又把我想成低階的東西了!本拂塵不理你了,哼!」

    「等兩下啦,噗哈哈哈,我道謝嘛,謝謝謝謝──」

    「沒有誠意!買洗髮精送我我才原諒你,要有月見草薄荷香氛和草莓香檳花茶水香味的喔!」

    「那是什么啊!噗哈哈哈我從哪里知道這些普通東西的啊!」

    *作者碎碎唸:

    感覺再不更新就要被讀者忘記了哈哈哈。因為工作忙碌,根本沒有時間寫文,本來只是因為正好有靈感,想說來篇眾人的惡搞合集,應該3000字左右能解決,于是就動手寫了。

    寫完后,不知不覺竟也七千多字了......果然不能亂預測,完全不準嘛(掩面)。

    這系列中,寫得最辛苦的是那爾西,寫得最愉快順心(?)的是雅梅碟和范統,珞侍的篇幅雖然不長,但我也花了不少時間想,寫出來的成果我還滿滿意的~

    希望大家也喜歡這系列啰XDD

      標簽:陛下,伊斯,殿下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洛阳 | 衡水 | 海丰 | 德阳 | 神木 | 临汾 | 德州 | 达州 | 淄博 | 桐城 | 仙桃 | 石河子 | 安徽合肥 | 伊犁 | 长治 | 广元 | 连云港 | 汉中 | 桐城 | 临猗 | 永新 | 垦利 | 阿拉尔 | 潍坊 | 黄南 | 自贡 | 迁安市 | 湘潭 | 汉川 | 吐鲁番 | 广元 | 莒县 | 凉山 | 保定 | 佳木斯 | 那曲 | 内江 | 东台 | 赤峰 | 泰安 | 泰州 | 中卫 | 黄南 | 咸阳 | 常德 | 赤峰 | 荆门 | 湖南长沙 | 湖北武汉 | 衡水 | 嘉善 | 神农架 | 长治 | 海门 | 潍坊 | 信阳 | 德清 | 德州 | 仁怀 | 燕郊 | 姜堰 | 南平 | 梅州 | 益阳 | 喀什 | 平顶山 | 安阳 | 山东青岛 | 澄迈 | 喀什 | 连云港 | 台州 | 伊犁 | 临沧 | 汉川 | 日喀则 | 枣庄 | 永州 | 潍坊 | 大庆 | 保定 | 海拉尔 | 铁岭 | 绥化 | 大庆 | 昌都 | 汉川 | 雄安新区 | 铁岭 | 张掖 | 塔城 | 乳山 | 孝感 | 燕郊 | 张北 | 莱州 | 山西太原 | 日照 | 湘潭 | 玉环 | 遵义 | 晋江 | 定州 | 丽水 | 厦门 | 辽源 | 日喀则 | 阜阳 | 东阳 | 莒县 | 常州 | 丽水 | 福建福州 | 中卫 | 双鸭山 | 南安 | 临猗 | 万宁 | 朔州 | 信阳 | 盐城 | 湘潭 | 甘南 | 黔西南 | 南充 | 景德镇 | 乌兰察布 | 巴音郭楞 | 通辽 | 乐平 | 霍邱 | 延边 | 襄阳 | 余姚 | 乳山 | 安吉 | 淮安 | 龙口 | 荆州 | 娄底 | 泸州 | 张北 | 本溪 | 黔南 | 仁怀 | 陵水 | 阿坝 | 日土 | 香港香港 | 克拉玛依 | 蚌埠 | 海西 | 十堰 | 包头 | 四川成都 | 南阳 | 宿迁 | 茂名 | 仁怀 | 那曲 | 林芝 | 阿拉善盟 | 三沙 | 邳州 | 中卫 | 单县 | 广汉 | 莱芜 | 滁州 | 周口 | 新乡 | 浙江杭州 | 克孜勒苏 | 大庆 | 榆林 | 铁岭 | 大理 | 灵宝 | 黔东南 | 鹰潭 | 通化 | 广州 | 新乡 | 仁怀 | 娄底 | 肇庆 | 江苏苏州 | 阳江 | 保山 | 神木 | 阿拉尔 | 开封 | 三门峡 | 临沂 | 枣庄 | 韶关 | 泉州 | 廊坊 | 扬中 | 灌南 | 吴忠 | 德清 | 白银 | 四川成都 | 巴彦淖尔市 | 茂名 | 吐鲁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