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劍三同人-策陽】亂世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12 14:16:04 閱讀: 字體:
    【劍三同人-策陽】亂世

    離-

        梁承悄悄掀起軍帳,只見張森伏在小幾上睡著了,連身上道袍都還未脫下,想來是等人,等著等著就撐不住睡了過去。

        梁承垂眸,低低一笑,將手中長槍放至帳邊,緩步上前,正伸手欲將人抱至榻上,案上人睡的不沉,警戒的睜開眼,發現是梁承,便又放鬆讓人抱起:「今日如此早回?」

        「你睡糊涂了?明日寅時出征,現在不讓他們睡,就沒時間睡了。」梁承說的輕巧,張森卻知道這到底代表什么,只道:「明日拔營攜上我,可為你們推演吉兇,少走彎路。」

        梁承沒說話,抬手將人頭上的法冠、身上的外衣脫掉,漆黑的長髮隨著髮簪拿掉而瀑瀉而下,梁承原只是想替張森脫去外衣,準備就寢,沒曾想榻上人抬手便摟住他的脖子,親吻著他的臉,手也逐漸往下移,他被這突如其來的熱情暈了頭,閉上眼回應著對方。

        就在張森伸手扯他褲頭時,梁承忽然睜開了眼,猛地握住了身上人的手,早已情動的張森頓時停下,紅著臉、輕喘著氣看著梁承。

        梁承上身還未卸下的鎧甲依然冰涼,也涼了兩人身上的溫度。張森神情一冷,甩開梁承的手,從對方腿上翻回榻上,坐在榻上穿好半開的中衣:「梁續之,我想你應該有個很好的解釋。」

        「我……」梁承低著頭坐在榻邊,低聲道:「藏木,你莫惱,我只是不想破你功法,損你修為……」他頓了頓,拎起榻下的茶壺,遞給張森,張森默然接過,就著壺嘴灌了一口。

        他怎么可能會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向來負責后勤的人突然說帶上他、一直不愿與他歡好的人突然想與他歡好,看那樣子還是想做承受方……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無論你卜出的卦是吉是兇,我梁承是不可能採捕你來增我功力。」

        沉默良久,張森才道:「去洗個面,歇了吧。」

        梁承應了聲,卸下身上銀盔,走到帳外的大水缸旁,舀起水洗凈手足和臉,他轉身準備回帳,眼角余光見水里倒映著天上的明月,不禁低聲苦笑。

        他掀開帳子,見張森早已入睡,便放輕腳步,輕手輕腳的走至榻邊,神情繾綣的看著道人。

        梁承怎么可能捨得帶他去前線?怎么捨得他淪為爐鼎?即使是張森自愿的也不行。沒了他,張森還是有本事養活自己,最不濟,也有純陽宮、有張森的師門,天策府的其他弟兄也會照料他。

        至于馬革裹尸,還是留給他吧。

        他抬手點了張森的睡穴,這才敢俯下身吻他,直至雙唇分離,神情仍然眷戀地看著道長──他的心上人。

        梁承坐在榻邊,手覆在張森手上,就這么握著直至丑時末,便斷然起身穿上盔甲,背負弓,腰攜箭,手提槍,頭也不回的出了帳篷……

        ──因為他怕他再多看一眼,便走不了了。

    生─

        張森看著手上的腰牌,腰牌是有夾層的,上頭寫著梁承的名字、營屬、軍階,沒有寫上收信地址,只寫:交予張藏木,而夾層中放著一封信。

        全天策的將士都有一樣的腰牌,作用是辨別身分以及攜帶遺書。

        張森強忍著情緒,抽出那封信,抖著手攤開,上頭歪扭幼稚的字寫道:「地府日子極好,勿念」頓時,張森想撕爛這張紙,就像那天他起床后,在梁承的枕上發現的那張紙一樣的下場。

        那天他睜開眼,天已亮,而他還在帳內,身旁的位置早已沒有溫度,轉頭就看到梁承枕上有張紙,上頭歪斜的字寫道:「后背懇卿守之,吾方心安」

        肏你媽!

        他當時毫不猶豫地撕爛那張紙。

        可現在,他縱是想撕也不敢,因為他再也不會有第二張,梁承的手書。

    死-

        槍兵營的軍士都知道,他們營里有位道長,聽說原本是做監管糧草的,從他任內開始,到現在道長都成為營里的軍師了,他們營的糧草從不曾缺過。

        營里的老兵說,三年前,營里的參將戰死了,道長和那參將要好,為了給他報仇,便和營里的大將自薦,能為槍兵營為軍祈福、推演天機、詢問吉兇,純陽宮的術數畢竟揚名天下,大將早想把道長請去助他們擬定戰略了,無奈先前道長不斷推辭,如今他自己找上門,大將怎么可能拒絕,于是每次槍兵營出征,死傷數總是控制在最小的範圍、逢兇化吉。

        聽到這里,一名灰髮道人又默默繞過這群兵士,往帥帳走去,只見這道人走了幾步遠就突然咳的撕心裂肺,活像得了癆病。

        道人掀開主帥帥帳,里頭所有人都看向他,他對主帥──劉應均先是點個頭,接著便聽到坐在主帥右下首的女子喊道:「先生。」

        張森看向她,又點點頭,逕自走到主帥左下首處,眾人也早已習慣張森的寡言。

        主帥見張森入座后,便道:「今日請先生來,除了是請先生為我軍一占吉兇,其實尚有一求……」劉應均乾咳了兩聲,才道:「是這樣的,我等皆知度亡儀式至少需要五位道長舉行,今距離大牛坡慘役已過三載,但該地仍遲遲沒有道長或大師替該地的弟兄們超渡,咱們槍兵營一來只有先生一位道長,二來沒有額外的經費……」

        「請將軍說重點。」張森略微沙啞的嗓音不耐的打斷了劉應均的話。

        魁武大漢被訓的摸摸鼻子,道:「想請先生號招道長們給咱們弟兄做儀式,先生只管放手去做,之前那是沒經費,不過這次銀子的部分只管和咱兄弟幾個拿!不算公的!」

        張森沒說話,伸手端起眼前缺一角的茶碗,抬眼看了看上頭的帳篷,帳篷有些破損,陽光穿過破洞處撒在茶碗以及張森手上,眾人見道長不說話,順著他的目光往上看,劉應均頓時尷尬,瞪了后排幾個小將,忙道:「先生莫怪!一會我就讓幾個小的把這洞補上!」

        「無礙,天光照好茶,上天下澤,天澤為履,此次出行,需循理慎行,雖危猶安,當慎之,則安之……咳咳!」語音剛落,張森頓時狂咳起來,嚇得原先剛為這次出征安心的大漢們跳了起來,坐在張森旁邊的漢子更是幫張森拍起背來,又怕拿捏不好力道把人拍痛了,拍的毫無章法,人反而咳得更厲害。

        還是女子懂得照顧人,起身將那漢子推到一旁,讓張森自己咳完后,將帕子遞過去,張森接過,摀著口咳了兩下,孫溯又將桌上的溫茶遞給他,張森啜了一口,緩過氣后才道:「小溯,多謝妳了。」

        見眾人看他,他起身道:「度亡儀式張森會在半月內布置妥善,銀子諸位還是留著娶親吧。」說到這,他笑了笑,又道:「身體不適,先離。」說著,便出了帳門。

    別-

        孫溯,天策府的一員猛將,雖為女子之身,卻善加利用女子靈活的身軀、細膩的心思,在戰場上大放異彩、斬殺敵軍無數。但卻有兩人的離世,使這名鐵骨女兒落淚。

        一人是在軍中教她、護她,心思細膩、個性爽朗的梁承參將;另一人則是面冷心善、點她戰略兵法的張森道長。

        她知道兩人的關係如同尋常夫婦,但她不在乎,反正于她這個孤兒而言,若說天策府的同袍是弟兄,那梁承和張森就是父親般的存在。

        孫溯還記得在她得知梁承在大牛坡慘役戰死時,自己哭得多么難看,也記得張森當時的面無表情,當時她一度以為,修道人果真將生死看淡。

        直到在張森自薦軍師,只要弟兄出行,他都不要錢似的給他們卜上一卦,三個月內,張森的鬢角早已染白。此時年僅十三歲的孫溯才知道,難過不一定顯在臉上。

        占卜是一種觀測天機的方式,洩漏天機也有其代價,張森在用他自己的方式自殺。

        孫溯想勸,但她太了解她這位父親了,一旦入了他的心里,便是傾心相交,她從未忘記,兒時頑皮,爬樹不慎,張森為了護她,壓斷了手。更別提梁承作為他的心上人,在他心中的地位又是如何。

        短短三年,女孩已長成少女,但年僅三十初的黑髮青年卻將自己摧殘得頭髮花白,連連咳嗽,在那天會議,她的帕子上沾染了張森咳出的血,張森掩飾得很好,但她還是看到了。

        她追著他出帳:「先生!」

        見張森停下腳步,孫溯上前緊緊抱住他,低聲急道:「爹,別再折騰自己了!那度亡儀式你別做!你都咳血了,這樣下去會死的!」

        「度完他,我也差不多要死了,剛好一塊輪迴,他欠我如此多,怎能比我先投胎?所以這儀式,我非做不可。」張森靜靜說道,瘦弱的身體直直的站著,被孫溯死死抱住。

        于是,這場度亡儀式在有限的預算下,辦得十分成功。而孫溯,也送走了她,另一位父親。

    燈-

        彼岸之處,燈火闌珊,那是已經受僧、道之人超度的靈魂們提著燈導致的。

        因為他們在陽世仍有放不下的至親,可能是家人、友人,最多的,還是他們的愛人,他們擔心至親來時無人搭橋,故而在此提燈守候,待到守候之人來到,便一同攜手飲下孟婆湯,入輪迴。

        有提燈人守候的靈魂不需僧道超渡,他們和提燈人的情感羈絆,會直接橫跨忘川,搭起奈何橋,不需要僧道者用法術替他們搭橋。

        張森走到忘川畔,看著奈何橋彼端,他的提燈人早已在橋岸守候,款款深情的,回望著他。

        他緩步過橋,將手搭上提燈的那只左手,梁承則伸出另一只手將人擁入懷中,目光滿是不捨的看著那斑駁的灰髮,又感受著用力摟著自己腰,似要將他融入骨血的手那雙手,這些,都在訴說著懷中人對自己深深的情感。

        但縱使心中千言萬語,話到嘴邊,最終卻也只化作一句:「藏木,咱們走吧。」接著,便是繾綣一吻覆在愛人唇上。

        隨著淡淡一聲「嗯」響起,又是一對背影步入輪迴。

        張森想,只盼來世,他們能在太平盛世中,做一對最平凡的夫妻……

      標簽:道長,看著,提燈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正定 | 荣成 | 海南海口 | 宁德 | 宁德 | 阿拉尔 | 铁岭 | 香港香港 | 清徐 | 延安 | 德清 | 张家口 | 孝感 | 伊犁 | 德宏 | 东海 | 湖北武汉 | 鹤壁 | 长治 | 黄山 | 台北 | 平顶山 | 资阳 | 和田 | 三明 | 通辽 | 大兴安岭 | 桓台 | 普洱 | 吉安 | 汕头 | 唐山 | 琼海 | 诸城 | 玉溪 | 灵宝 | 舟山 | 海东 | 石狮 | 清徐 | 广元 | 防城港 | 宜宾 | 昭通 | 寿光 | 包头 | 贵州贵阳 | 仙桃 | 公主岭 | 锦州 | 海北 | 正定 | 河池 | 白银 | 邢台 | 咸宁 | 阜新 | 宜都 | 灌南 | 毕节 | 曹县 | 桐城 | 巴音郭楞 | 陇南 | 乐山 | 滁州 | 怒江 | 山西太原 | 宜都 | 明港 | 池州 | 巴中 | 海南 | 建湖 | 苍南 | 铁岭 | 淮北 | 烟台 | 沧州 | 邵阳 | 灌南 | 天水 | 禹州 | 迁安市 | 青州 | 平潭 | 金华 | 东营 | 长兴 | 韶关 | 阿里 | 阿勒泰 | 宁德 | 新余 | 绵阳 | 滨州 | 定州 | 寿光 | 江苏苏州 | 海西 | 晋江 | 台中 | 大庆 | 宁波 | 怀化 | 姜堰 | 陇南 | 吉林 | 兴化 | 钦州 | 海门 | 燕郊 | 包头 | 黔西南 | 十堰 | 普洱 | 齐齐哈尔 | 西藏拉萨 | 防城港 | 三亚 | 渭南 | 韶关 | 本溪 | 丹阳 | 伊犁 | 诸暨 | 厦门 | 垦利 | 荆州 | 醴陵 | 库尔勒 | 日土 | 兴化 | 邹城 | 昌都 | 韶关 | 楚雄 | 新泰 | 南京 | 山南 | 枣阳 | 广汉 | 黄石 | 石嘴山 | 玉溪 | 滁州 | 临沂 | 安庆 | 玉溪 | 丹东 | 黄冈 | 玉溪 | 滕州 | 嘉峪关 | 高雄 | 福建福州 | 威海 | 郴州 | 蚌埠 | 赣州 | 贺州 | 扬州 | 中山 | 马鞍山 | 泸州 | 哈密 | 阳江 | 巢湖 | 海西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阳泉 | 巴中 | 青州 | 台山 | 三明 | 玉树 | 阳泉 | 燕郊 | 长兴 | 武威 | 台州 | 漯河 | 河源 | 任丘 | 大庆 | 林芝 | 海丰 | 金坛 | 巴彦淖尔市 | 白城 | 醴陵 | 渭南 | 牡丹江 | 广元 | 溧阳 | 贵港 | 武威 | 青州 | 池州 | 湘潭 | 三沙 | 垦利 | 赤峰 | 浙江杭州 | 屯昌 | 包头 | 永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