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試閱——莊周夢蝶叔叔×侄女001+004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6-23 05:57:07 閱讀: 字體:
    試閱——莊周夢蝶叔叔×侄女001+004

    試閱——莊周夢蝶001叔叔×侄女

    覃瑾感覺自己累壞了,頭一碰上枕頭睡意立馬蠶食所有的神智,滿腦子的公司事務消弭于沉沉的黑暗中。

    再次有知覺時,身體感覺又硬又粗的燙熱東西進入,全身的器官似乎在慢慢蘇醒,被硬物貫穿的灼熱,身體深處瘙癢和滿實的矛盾,大腿被撐開的酥麻……

    覃瑾掙扎著睜開眼睛,被放大于眼前的大臉嚇得身子往后一縮,嘴巴緊抿著克制本能的尖叫,肩負家族事業的她只懂得悶聲硬扛,早已經忘了如何發聲表達脆弱……

    可緊接著,覃瑾就發現了事情的不妙,為什么她控制不了身體?!

    而在自己身上律動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叔叔!

    覃瑾奮力掙扎,卻發現完全掌控不了這個身體一絲一毫,她仍是躺在叔叔的身下,視野里叔叔的臉正在靠近,眼見著就要親上自己的嘴巴,覃瑾頭一偏,卻發現她仍是仰著頭,唇被叔叔性感的薄唇貼上,濕潤灼熱的觸感真實帶著壓力,而后感覺到自己的嘴巴張開,叔叔濕熱的大舌鉆了進來,勾著她的舌頭纏吸……

    覃瑾心砰砰砰跳動起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被她劇烈心神波動忽視的下身感受開始加劇起來,灼燙的硬物“呲呲”抵著穴壁的媚肉插刮進最深處,在綿軟的肉心上狠狠一撞,又齊根拔出去,青筋繚繞的觸感清晰的剮蹭過穴壁,摩擦生熱,讓她下身熱沉沉的一片火燙,又舒服又難受的蜷縮起肉嫩的腳趾頭……

    覃瑾覺得自己的瞳孔一定劇烈收縮,終于被驚嚇得要張嘴出聲卻發現只是張得更大,將塞在嘴里隨著下身肉棒做活塞運動的舌頭頂得更深入而已,覃瑾被堵得只能發出‘嗚嗚’的不清晰語音,叔叔終于將濕淋淋的深紅大舌頭抽出她的口腔,覃瑾胸口劇烈起伏,顧不得緩住呼吸開口就道

    ‘覃瑜你滾下去!’

    卻聽到她發出的只是嬌媚的‘啊~嗯~呃~’   的呻吟聲。

    胸口的奶尖被灼熱的口腔含住,又舒服又麻癢,覃瑾心口急速跳動,覺得就算第一次上談判桌和對手對勢都沒有跳得這么快過,‘砰砰砰’又快又劇烈的跳動仿佛要撐破薄薄的皮肉跳脫出來,她到現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縵縵怎么心跳得這么快?叔叔操你操得這么爽嗎?!”

    就在這一瞬間,覃瑾仿佛被分出一半的靈魂,‘看’清到床上疊壓在一起的人,男人是自己的小叔,女人……卻是自己的堂妹!

    這個發現并沒有緩解下她的心速,她感覺到自己的嘴被迫隨著底下的堂妹張張合合,

    “啊~叔叔~縵縵好舒服……”

    若是有心疾,覃瑾覺得自己可能會犯病而死,盡管22歲就開始接手公司事務,自認不會再有什么事情能把自己嚇到,可現下,覃瑾卻真真切切的被嚇到了,惶恐難安!

    她看到,也感受到自己的大腿被叔叔扛到肩上,然后那根深深埋在她的身體里淺淺抽插的硬物開始啟動開關似的“呲呲”整根齊進、全根拔出,她一邊被頂得頭昏腦漲、眼無焦距,一邊啟著唇咿咿呀呀的輕吟.

    另一邊,另一半靈魂的她又能鎮靜的看著床上頂著叔叔和堂妹的臉的男女正在狂狼的交纏,叔叔健美的身軀半懸空半壓在堂妹身上,緊實的臀部快速聳動,頂著堂妹的軀殼的自己兩腿搭在叔叔身上,隨著身體快感的不斷積累繃直了小腿,將脖子勾得更緊,陌生的絢爛煙花在身體內爆發,被束縛在軀殼里的靈魂仿似飄到了軟綿綿的云朵之上,抽搐著身體來不及吞咽津液流了滿下巴的晶亮,下體用力絞緊收縮體內硬燙的巨大物件,隨后一股比她的體液更滾燙的液體被絞射出來,“噗”的射到了肉心上,燙得身體又是一層飄空……

    覃瑾不敢置信,她無法想象目前的狀況到底是怎么回事,身體被貫穿、被硬物摩擦、被灼燙的液體澆灌的感覺太過真實,感官、視野看到、摸到的感覺也太過真實,真實得仿佛在床上亂倫浪蕩的兩人之一就是她自己!

    可另一半自己卻真實的看到,床上的人是叔叔覃瑜和堂妹覃縵!

    有軀殼的自己不能違抗軀殼,處于靈魂的自己不能說話、不能阻止,床上性器相連、歡愛糾纏的兩人所有的動作都清晰的呈現在她的眼底,包括私處泥濘的濁白,交纏在一起的濕噠噠陰毛,被叔叔粗大的肉棒撐開的粉紅穴口,還有叔叔變軟滑出一小截的深紅色肉根……

    覃瑾閉眼,可床上的兩人還是清晰的表露的眼簾里,她不想看不想……

    呃,果然看不到了?覃瑾發現旁觀者的視角居然消失了!那……‘離開這具身體離開這具身體……’……

    看來是她癡心妄想了,她還是在覃縵的身體里,現在正跪趴著,倒退回遠古時候靠四肢行走的動物,翹著臀部承受身后來自雄性的強壯沖擊,硬碩的大物件“噗呲噗呲“插進身體最深處.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私處穴口被粗大肉棒的根部進出推擠的感受,能細致的感受到肉棒身上棱形的青筋凸起,剮蹭著她的穴壁插進陰道最深處,狠狠撞上肉心……

    還有身體深處的被撞散又凝聚、周而復始的瘙癢,以及甬道不斷涌出的滑膩汁液。

    身體又開始火熱起來,陌生的欲望在她清心寡欲的身體里燒開,這種感受太過陌生和霸道,現在還是迷迷糊糊不知道事出所因的覃瑾無法反抗,只能順從身體承受。

    她不能拒絕,也不愿分出另一份靈魂觀看這淫靡不堪的性愛……這是一個夢,醒過來就好了!是的,醒過來啊……

    覃瑾醒不過來,不管怎么在心里呼喚,她還是在這個不堪的、不可置信的春夢中,占據堂妹的身體,被叔叔的肉棒一次次貫穿身體,和叔叔亂倫。

    她多想放空自己的思緒,讓自己去想睡覺之前的公事,比如那塊地盤的競標數額、幾個對手公司的信息……

    卻發現并不能像以往一樣帶入思緒,她的身體被身后的叔叔掌控,仿佛隨著時間的延長、意識完全的蘇醒,她和這具身體的融合越來越緊密,除了不能反抗軀殼的行為之外,性愛的細致感受被摩擦的私處、肌膚相觸的每一個細胞傳達到身體的每一根神經,享受的安逸和舒暢的淫欲一次次把她拉向深淵.

    覃瑾感受到神智愈發的昏沉,連思考都不能,只能沉淪進這根深蒂固的人類傳承中。

    在發現自己居然更高的翹起臀部、跪開兩腿拉開腿心迎接叔叔的肉棒更深的埋入身體深處,扭著腰肢讓粗大的肉棒左突右進的剮蹭瘙癢的穴壁時,迷迷澄澄的神智一凜,覃瑾心生警惕.

    可再怎么控制著自己的心神不迎合肉棒的抽插,這具軀殼都還是浪蕩的扭著翹著臀部迎接肉棒的插入,浪得叔叔幾巴掌打在她高翹的臀部上,讓覃瑾耳根子發燙,然后感受到叔叔俯下身來四肢趴在她的身上,完全和動物交歡一樣“啪啪啪”聳動著他的屁股,嘴一張就含入了她的耳垂,嘴里含糊道,

    “縵縵好可愛,叔叔最喜歡你了……”

    覃瑾覺得自己處于水深火熱當中,一部分的神智告訴她這一切都是不真實的,讓她穩住心神,一部分又抵擋、反抗不了這真實的肉體摩擦觸感,身體被貫穿的火熱和席卷全身細胞的快感。再一次又被叔叔操噴水時覃瑾有些遲疑的想,小叔和縵縵不會真的有什么吧?為什么她會夢到這么奇怪的場景?

    莊周夢蝶002叔叔×侄女

    “總裁、總裁……”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催醒,覃瑾感覺自己仿似被黑暗放出一般,身體動了動,繼而猛地坐起身來,眼神盯著前方急促的喘息。

    她常年養成的凌厲視線有些茫然和惶惑,膚色白得近乎蒼白,眉眼卻烏黑如鴉,唇色也是健康的粉紅,卻是常年嚴肅克制的緊抿著,兩相映襯,渾身嚴寒的氣質掩下她艷麗的五官,尤其是她高高隆起的鼻梁和深陷的眼窩,整張臉立體感十分強烈。

    唐語心里一跳,身體有些微的后縮,她是總裁的生活秘書,主要負責她的生活和行程事務,一年幾近都和總裁呆在一塊兒.

    可對這位利益至上冷厲的總裁還是有著畏懼的,尤其是她靜靜盯著自己看的時候,簡直就跟一只冰冷的毒蛇盯上一眼,讓她脊背發寒。

    “總……總裁,你做噩夢了?……”

    被聲音拉回思緒,覃瑾緩緩轉過頭,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緊緊盯著眼前的人,是她的秘書,盡管不過一夜未見,她卻仿佛過了好久好久……

    “出去。”

    唐語幾乎是忙不迭的滾出去,她對總裁絕對忠心,可不代表她不像公司的人一樣懼怕總裁。

    五年的雷厲風行和冷厲作風,幾乎讓她覺得總裁室無所不能的,她可不會被小小的噩夢驚擾,所以不用擔心,她只要保證晚上做夢不要夢到總裁盯著她的冰冷嚴寒視線就可以了,順便,發消息,今天大陰天!

    門被關上,覃瑾一直筆挺的腰肢仍是挺立著,她緩緩抬手,一雙白皙修長的十指緩緩移動到她的視線底下,掌心紋路清晰干凈,指腹有著薄繭,是她常年處理文件留下的痕跡……

    不是,不是之前充斥眼底的堂妹肉呼呼的白嫩小手,撐在床上緊緊摳著床單承受身后的沖撞,手背白白嫩嫩還有著軟肉,年輕的肉體再怎么摳得指尖發白還是浮不起一根青筋,無力承受體內澎湃的欲望和緊湊的撞擊時上身被壓在床上,臉廓被埋進柔軟的枕頭里幾乎無法呼吸……

    覃瑾摸了摸心房,“砰、砰、砰”的劇烈心跳聲震動著伏在上胸口上的手心,告訴她,她醒過來了,那只是一個夢……一個夢。

    ……

    埋頭在文件里,已經恢復精神的覃瑾還是那副摸樣,只是眼神更加堅毅仿似悍不可摧,腰肢堅挺,眼神專注的看著文件,然后一筆一劃的在上面簽字,字跡同她的人一樣,鐵鉤銀劃,入木三分,一筆一捺之間僅是冷凜的氣勢。

    唐語重新倒了一杯濃郁的黑咖啡進來,空間里馬上氤氳著濃郁的苦澀咖啡味,不用喝都能提神醒腦,覃瑾端起抿了一口,

    “下午有什么事?”

    唐語面色不變,甚至有著微微的松口氣,

    “覃縵小姐約了您一起準備言老先生的晚宴……”

    覃瑾一直拒絕回想的人物終于出現,她的表情極快的變了變,這才想起昨晚下飛機時,堂妹覃縵過來找她了,打著要她好好享受一下的關切約她準備晚宴的SPA和服裝等等……

    “縵縵最近在干什么?”

    不動聲色的又抿了口苦澀的咖啡,覃瑾眼瞼低垂,被掩住的眼眸卻滿是冷色,她雖然最為疼愛縵縵,可以說自從父母去世,她最為之心軟的人就只有縵縵了,可現在……

    唐語沒有察覺到她的變化,對于這個能讓總裁心軟、心情變高興的覃縵還是很歡迎的,作為最優秀的生活,對Boss最關心的人當然要了解,

    “覃縵小姐還是那樣,不過這次的學校月考她的成績又提升了不少……“

    覃瑾神色徹底平靜下來,聽到秘書說一些縵縵平常的生活小事、趣事,心里雖然還是像以前一樣愉悅而身心舒卷,但不可忽視,還是蒙上了一層陰影。

    沒過多久,覃縵就找來了,或者說找到了逃課的理由。

    她成績還行,但實在懶得學習,就是一個被寵得有些嬌氣的姑娘,但能讓對所有人冷清冷心的覃瑾另眼相看,除了血脈里的親情,就是她的嬌蠻中帶著體貼的聰明人。

    她長相可愛嬌俏,腦筋轉得快還不自作聰明,拍馬屁拍到人心坎上了,但還是那一份真心,才讓覃瑾對她更有著對家族晚輩的疼愛,雖然她們都是一輩份的。

    言家是他們的世交,作為覃家當代的掌權人,覃瑾不免要出現,她身份比較特別,既是老一輩人的孫子輩,又是這一代的當權人,言行舉止都要拿捏好一個尺度。

    不過這她一向做得很好,畢竟父親和祖父培養了這么久……

    回到車里時,覃瑾松了口氣,讓唐語神經緊繃了一下,剛剛沒聽到任何一個能讓大boss精神緊繃的話題啊?她錯過什么了嗎?

    覃瑾看著窗外黑黝黝的林木,隨著車子的勻速行駛,飛速向后退去,忙碌了一天又在晚宴明亮的燈光下完美端著表情的臉部僵硬下來,眼皮也有些困乏的合上,沒有抵抗,她一向見縫插針的補眠……

    “嘭!”

    身體猛地被甩到墻上,不疼,但還是被驚嚇到!

    覃瑾不明白怎么突然換了一幅場景,屁股就被人摸了上來,屁股和大腿根涼颼颼的,覃瑾愣住的神思終于反應過來,就要掙扎又發現掌控不住身體!

    就在有熱乎乎又濕漉硬挺的東西抵上腿心間時,她立馬反應過來這是夢!她剛剛在車上打算瞇一下眼……

    ‘醒過來!醒過來!’

    她在心里強烈呼喚,眼珠子快速的轉動,仿似人睡夢中轉動珠子要把自己喚醒,卻徒勞無力。

    她的大腿自動張開,臀部向身后翹起,讓身后男人的肉棒插進腿心尋找已經濡濕綿軟的私處,自己的嘴巴主動張開,

    “嗯~叔叔,別撕,裙子太短了,縵縵不想光著屁股給別的男人摸……”

    “呵~”

    低醇的性感嗓音貼著耳廓響起,濕熱的氣息吹拂著敏感的耳際,幾乎把她吹軟了身子,

    “小浪貨,叔叔可沒說要把大雞巴操進你的小騷穴,只是要用你的大腿插一插……不過你這么想吃大雞巴,叔叔給縵縵吃……”

    覃瑾渾身顫抖,似乎這具身體在為這話激動一樣,她聽出來了,她又在夢里入了堂妹的身體,在背后掏出熱騰騰的大雞巴戳陰處的男人就是她的小叔覃瑜!

    “叔叔,啊~縵縵,縵縵要吃大雞巴……”

    覃瑾宛如提線的木偶一般,金雞獨立趴在墻上,緊緊裹著私處的布料正在被男人脫下,內褲一從左腳勾出,她就叉開兩條大腿,翹著白嫩多肉的臀部對著身后的男人搖晃,

    “叔叔,叔叔,把肉棒插進來,縵縵好濕……”

    覃瑾眼神冰寒,滿腔的恨意寒意幾乎要破胸而出,鼓鼓脹脹的堵得她的心里難受非常!

    可反于軀殼的動作都會消逝,不能調動身體一絲一毫,麻癢的私處被圓圓大大冒著熱氣的蘑菇頭抵上,然后“噗呲!”一聲,一根巨大的肉棒貫穿了濕漉漉瘙癢難耐的身體。

    覃瑾被插得更高更緊的貼向墻壁,身后的人沒有給她緩一口氣的意思,接下來就是一連串快速的強勁沖勁,粗大的兩人的身體非常契合,覃瑾只感覺到身體相結合的填滿充實,繼而就是瘙癢被摩擦的快感,她感覺到自己的嘴巴正在張張合合,聽到不屬于自己的呻吟……

    ‘醒過來……醒過來……’

    覃瑾閉上眼,強力呼吸讓自己的心跳不要那么快,叫自己鎮定下來醒過來,可身體卻一次次被身后的叔叔沖進最深處,緊緊貼上墻壁。

    堂妹穿的是最簡單的白色抹胸裙,乳貼已經被墻壁又撞又擠的露了出來,緊接著紅紅嬌嬌的乳頭冒出頭,硬硬的轉著圈擠壓白色的磨砂墻壁,冰冷的電流一竄竄燒向全身,然后匯聚到酸爽得出水的私處,刺激得流出更多滑膩的汁水……

    莊周夢蝶003叔叔×侄女

    “嗯……嗯……”

    覃瑾心里恐懼,卻毫無辦法,也許這是人類血脈傳承的強大不可推拒之至尊地位,不然為什么她過人的自制力卻遏止不了身體的快感,神智被一再的拉入這強烈的肉欲之中無法自拔呢?

    身體越來越熱,從摩擦的私處一串串的電流流竄全身,電得她的頭皮發麻、身體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身體沒有被異物進入的不適感,只有滿滿的舒服和不斷上升的渴求,她勉力控制住自己的身體,不讓自己真正的身體感官去配合、迎合身后叔叔的沖撞。

    盡管這具身體的本真軀殼正在用力的踮起腳尖,妖嬈的翹起又白又肉呼呼的屁股張開腿根讓身后挺著巨大的肉棒的叔叔插進最深處,頂得肉心處酥麻一片,一戳就是一連串噼里啪啦的電流燃燒,身體在變得更饑渴淫蕩,終于,耳邊又響起堂妹甜甜軟軟此時卻蠱惑嬌媚的聲音,

    “啊~叔叔~叔叔快些,再重一點,把縵縵的小穴操爛呃……”

    覃瑾按著墻壁的手指更加用力,軀殼是挺著屁股讓兇猛起來的硬物更劇烈的操進來,她自己則是想要把自己弄疼,讓這份疼意緩一緩她幾乎要被扯進這瘋狂愛意的歡愛。

    可感官的所有刺激似乎都要為這歡愛的快感退一射之地,她雙眼迷蒙,仰高了脖頸,眼看著就要被叔叔的肉棒抽插得攀上失神的高潮……

    “總裁……總裁,到了……”

    覃瑾睜開眼,自己還在車子里,旁邊是跟了自己好幾年的秘書……心里狠狠松了口氣,十指緊緊陷入手心,綿長尖銳的痛感漸漸占了上風,將那種酥麻的感覺壓下,下車時還是忍不住踉蹌了一下,面對扶著自己眼含擔憂的秘書,

    “你去看看縵縵在哪兒,就說我要見她……今晚見到覃瑜嗎?”

    頓了頓,覃瑾還是說了出來。

    唐語掛了電話進門時,就見到覃瑾又給自己磨了一杯香濃的純黑咖啡,腳步停了停,才一切如常的走了進來。

    “縵縵小姐已經回家了,明天她還要上課……您是要她過這邊來嗎?”

    “……不用……覃瑜呢?”

    她現在不能叫三叔,總有著奇怪的感覺。

    “覃三爺只送了禮物,之后和言二爺他們呆在一塊兒……”

    “沒有離開過嗎?”

    “……這個……”

    ……

    上下眼皮困乏的幾乎要黏在一塊兒,覃瑾卻有些不敢入眠,可再不睡,今晚就要過去了,她明天還要去公司……

    “啊~叔叔,嗯~叔叔……”

    覃瑾感覺自己被欺騙了的感覺,就一剎神的功夫,她又進入了這個難堪的夢境之中,為什么?

    有些酸澀憋悶的心情沒有持續多久,她就無暇顧及了,不能脫離這個軀殼,她現在只能勾著叔叔的健腰容納他的身體進兩腿之間,讓他趴在身體上掐著細軟的腰肢奮力的進出,腿心一片泥濘的滑膩質感,“啪啪啪”的脆響更是不絕于耳,就算是這么劇烈的運動,這張床也穩穩地不搖動一絲一毫……

    身體被巨物插進來往上頂了頂,又被鐵箍一樣的大手拉扯向下迎合吞入粗大,仿佛最契合的物件,往往卡得毫無縫隙,摩擦的火熱一層層的重復,身體被欲望的火焰一再的燃燒,覃瑾再僵冷的身體、再性冷淡都被軀殼的火熱點燃,感覺靈魂都跟著欲望在燃燒……

    不是她的身體,她卻真切的感受到了歡愉的酥麻,就那么被人趴在身上,連推開的力氣都沒有,只能頭皮發麻眼前一片片白光絢爛。

    身體似乎在抽搐,不是難受的感覺,反而是欲仙欲死的高潮快感,一部分的神智不知覺中逸出,她看到床上的兩具赤裸的白花花的身體連在一起,尤其是下體,男人的臀部緊縮著死死的貼合在身下的人屁股上,四肢發軟趴在堂妹身上,只有胯下的巨物還在精神的吐出他的精華……

    分出去的靈魂有著更多的自由,思想上的自由,她能掙脫一些堂妹軀殼的感受,讓她能仔細觀察周圍的一切,但也只是兩人躺著的大床,她還是被困在兩人的方寸之地,兩人交合的地方仿佛被放大鏡放大一樣呈現在她眼前,就算閉上眼睛,也是徒勞。

    覃瑾手腳發軟,她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是個什么樣子,只看得到躺著的這張大床是米粉色的,女性的色彩,應該是堂妹的屋子。

    覃瑜終于翻身下來,攬過堂妹的身體把她包進自己寬大的懷里,骨節分明的大手卻探進她的下體,摸了摸剛剛被他大力進出的私處。

    那里陰戶長著細軟的絨毛,還是鮮嫩女孩子的摸樣,兩瓣陰唇卻是肥厚多肉的,現在艷紅欲滴,濕噠噠的被濁液打濕,已經緩緩合上的縫隙還在一吐一吐的冒出帶著濁白的淫液,大手一摸,滿手都是濕膩的黏液。

    覃瑜這個無恥浪蕩的紈绔子將滿手的淫靡帶到堂妹的臉旁,俯下身貼著她的耳際說些淫穢話語,再次抬頭的巨物卻徘徊在泥濘狼藉的穴口,緩緩插了進去……

    覃瑾深吸口氣,軀殼的身體非常敏感,她能感受到進入時摩擦的電流和滿足,心跳都變得愉悅起來。

    ……

    早上一睜開眼,覃瑾又是一個愣神,茫然的呆愣片刻,毫無焦距的眼神馬上變得銳利尖芒起來,猛地起身迅速起來出了門,卻在發車時僵住了身子。

    她要去做什么?去找堂妹?去看她現在在干什么?!就因為這個荒誕的夢?怎么會只是一個夢?那么真實,連續做了三次……

    沒有停下腳步,覃瑾大步上樓,不理會一大早見到自己還在驚嚇中的傭人,為了方便工作,她并不住在老宅,握著把手,仿佛用完了所有的力氣,覃瑾始終沒有打開這扇門。

    就在這時,門突然從里邊打開,覃瑾幾乎忘記了呼吸,

    “堂姐?呼!嚇我一跳,一大早的怎么在外面?”

    覃縵還穿著睡衣,頭發凌亂,顯然起來前有過一段時間的掙扎,覃瑾突然動了,一把推開她進了門,盯著那張米粉色的大床,呼吸突然變得急速起來,轉過身盯著一臉無辜疑惑的堂妹,眼神有些狠厲的兇狠。

    她本來就睡眠不足,此刻眼底還有著青色的眼圈,黑白分明的凌厲深哞直直鎖住覃縵,臉色一如既往的蒼白,唇瓣有些干燥,緊緊抿著,似乎在隱忍著什么滔天的怒氣。

    覃縵被她嚇得倒退了兩步,有些結巴,

    “怎、怎么了?”

    門口傳來急速的腳步聲,二叔和二嫂急匆匆趕來,

    “小瑾!怎么了?”

    二叔闖進來,有些護崽的把堂妹往身后一扯,面對覃瑾皺眉道。

    覃瑾突然回神,將所有的情緒壓下。

    直到坐在辦公室時,覃瑾還有些神思不屬,這是很難得的,從她接手公司事務起,她哪刻不是兢兢業業,幾乎把自己所有的心血都放在公司里……

    有些頭疼的閉了閉眼,她不是迷信的人,但現在卻很想去廟里給自己拜一拜,這是惹到了哪位神仙?

    還有,到底是夢,還是警示?

    莊周夢蝶004秘書×秘書

    覃瑾不知道什么時候瞇眼的,再有知覺時,她又在另一個夢里……

    熟悉的環境,是她的辦公室,此時她卻被男人推擠著躺倒在辦公桌上,胸口大開,一個腦袋正埋在胸前啃著她的雙乳。

    下身有兩根手指在抽插穿刺,翻攪出咕嘰的淫靡水聲。

    她心里一涼,掙扎身體卻沒有任何反應,她仍是雙手抱著撫著男人的腦袋,大腿主動張得更開,好讓埋在身體里的手指勾挑得更為靈活方便,牙齒正咬著下唇壓抑著呻吟,她多想狠狠咬一口,讓自己疼得醒過來……

    延清感覺自己的下體硬得快要爆炸了,見手指開拓得差不多,也不再磨蹭,拉下褲鏈掏出挺立起來的巨物,朱紅色的肉根在晶亮的貝肉上滑蹭幾下,就蓄力一挺腰,全部送了進去。

    覃瑾看到抬起頭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另一個大秘書——延清!

    此時他完全變了一副模樣,發絲凌亂帶著野性,眼神黝黑深沉,白皙的肌膚蒸騰著熱熱的濕氣,把他優美的唇瓣氤氳得艷紅潤澤。

    他閉著眼,一下一下的挺腰把他的欲望送進她的身體里,抽拉扯動著每一簇媚肉。

    覃瑾狠狠皺眉,心跳得急速,但已經能夠稍稍冷靜下來,因為她看到了,這個軀殼不是誰,正是唐語!

    她始終對這件事排斥,閉著眼回歸,不愿睜眼看著自己手下的兩個得力干將如何恩愛纏綿!

    身下的摩擦并沒有給她不適的感覺,仿似已經緊密接觸了多次一樣,完美包裹下身的裙裝被扯到腰部,一只灼燙的大手正緊緊扣著胯骨,一只撐開她的腿根,隨著進出的順滑,粗大的肉物越進越深,直到全根埋入,恥骨相貼,身體被充滿飽滿的感覺充斥所有的神經細胞……

    還沒有徹底深陷情欲的思緒還有著清醒,覃瑾一邊被插得十指緊扣辦公桌,摩擦出“呲呲”的刺耳聲響,邊有些鎮定到冷血的思考,如果這些夢都是真的,那自己也太失敗了,沒能看出他們存在的奸情!

    深入的好處是最深處的嬌弱敏感點被肉棒親密戳弄,沒幾下就把小腹操得抽搐,淫水流得更多,順滑了緊致的甬道,覃瑾甚至能聽到性器摩擦的“咕嘰”水聲。

    延清似乎知道這具身體得了趣兒,動作開始變得兇猛大力起來,桌子本就沒有可以支撐的地方,覃瑾的身體被撞出去,手指摩擦出一道細長的噪音,然后聽到唐語一向清冷的聲音響起,

    “呃嗯……輕點……”

    延清睜開眼,眼瞳里看到她淫靡的模樣,一身合體的職業裝都還穿在身上,上身的外套已經敞開,里邊的襯衣被解開了三四顆,露出一片雪白嬌嫩的乳肉,乳罩正向下大開著,兩顆紅尖尖的奶頭濕淋淋亮晶晶的,亭亭玉立的挺在一片白膩的雪峰上。

    覃瑾感覺身體里的肉根變粗了,大腿被男人的身體擠進來撐得更開,然后眼睜睜看著延清那只干凈修長的大手伸向自己的奶子,抓住整顆奶肉揉捏搓弄起來,被玩弄的羞恥讓她縮緊了身體,下身的甬道緊緊裹吸脹大的肉物,惹得延清加大的進攻的力度。

    一手箍腰一手玩奶子,挺著他有力的腰桿子“噗呲噗呲”干進身體深處……

    下身的裙子被堆積在腰部,兩條修長筆直的大腿敞開,一條勾著男人的腰,一條被大手撐開耷拉在桌邊,陰戶覆著濃黑的陰毛,一顆紅艷艷的蕊珠露出頭來,被男人深深插入時恥骨緊緊壓住,顫栗的快感帶電一般從蕊珠尖頭流竄身體每一寸肌膚……

    覃瑾突然咬住不斷溢出呻吟的嘴,因為延清突然加速起來,粗長長的肉根深深埋進體內,就著這個姿勢,兩手抱著她的臀部恥骨相貼,就這么輕輕淺淺的晃動抽插起來。

    兩人的下體完全貼合在一起,整個屁股都隨著晃動,“嘰嘰咕咕”的水深更加黏膩撩人的響起,屁股有些涼涼的,是淫水流得太多已經順著穴口流向了股溝,滑膩膩的,桌上一定滿是私處流出來的淫液……

    最后被翻轉過身子趴在桌上,奶白色的雙乳壓在漆黑的桌子上,硬硬的奶尖擠壓摩擦著光可鑒人的桌子,“嘰嘰”的摩擦噪音時有時無。

    臀部被抬起向上挺翹,露出底下正吃力的吃著粗粗的肉棒,承受身后男人的最后加速時,覃瑾神智已經迷迷糊糊,欲望被撩撥得很高,就在這最后的幾下又重又快的操干下,流竄的快感似乎積累到了最后的高點,“嘭!”的在她的體內爆發開來,下身緊致的甬道緊緊絞著體內的異物,直到把它也擠射出滾燙的濃白,才緩緩停下瘋狂的收縮……

    醒過來時,叫醒自己的還是唐語,覃瑾眼神有些陰郁更多的是迷茫,看到她干練的打扮,腦子里放映的還是她被沖撞得粉黛瑩濕的嬌態,看著辦公桌的一角,反胃的感覺突然爆發,顧不得其他就沖進了衛生間干嘔起來……

    “總裁,你休息一下吧,你的臉色很不好……”

    唐語最終還是開口道,似乎短短時間內,總裁的臉色變得很糟糕,眼神也多了暗黑的陰郁。

    覃瑾沒有強撐,她真的需要好好靜一下了,讓唐語下去,她轉過椅子,看著天邊白云疏落有間,不規則的露出那一點淺淺的澈藍,好看得不得了。

    曲起手背貼著自己的唇瓣,身體突然涌出一股孤獨的疲憊,眼里神采明明滅滅,最后垂下眼瞼,徹底放松自己躺到椅背上,不經意打了個困意濃濃的呵欠,讓她有些放松的精神瞬間凌厲起來。

    可似乎是一個預兆,一個接一個的呵欠開始打起來,濃濃的困倦似乎在這一瞬間俘虜了她,掙得大大的眼睛就算涌出了淚水也止不住神經的困乏……

    醒過來時,她的身體果然是在一片沉浮間,眼神有些迷蒙,視線看得并不清楚,但她還是能夠看到,這里,是高層望出去的落地窗,不是她的辦公室,應該是延清的。

    她現在腦袋擱在延清頸窩里,手圈緊了男人寬厚的肩膀,腰肢被大手緊緊箍著,抓著她的身子上上下下吞吐他的陽物,延清的肉棒最出彩的是很長,長得覃瑾覺得已經捅進了她的子宮,因為她有絲微微的刺痛,直到抽了二十來下,那刺痛才慢慢消去,涌上來更深的酥麻,

    軀體有些爽到的軀殼自己頂著腳尖一掂一掂的自行吞下粗長的肉棒,戳弄著甬道的上壁,剮蹭著隱藏得有些深的敏感點,每碰一下身體就顫栗得更嚴重,挺翹的臀肉突然被拍打了一下,

    “真夠浪的,要是公司里那幫垂涎你的美貌男人知道你這么饑渴男人的肉棒,估計會排著隊等著你的小穴吃肉棒……”

    延清跟了她三年,她從未聽到他這么沙啞的聲音過,他的音色一向溫和清潤,說話一向不急不躁,無論對方情緒多么激動,聽到他的聲音焦躁的心情都能平定下來。

    可現在,這個男人的嗓音卻沙啞透了,內容更是淫穢不堪!覃瑾一直如死海的心起了一絲波瀾,突然想知道以唐語清冷的性子會怎么反應。

    “嗯……要是女同事知道你這張嘴這么黃呃啊……肯定會合不攏腿的……”

    覃瑾有些微愣,沒想到唐語會這么反擊,還是黃色的反擊,或者,更像是對對方的贊揚?

    在她看來,唐語是個典型的冷雪美人,氣質清冷獨特,心細如發,做事和她的人一樣,干凈又利落,毫不拖泥帶水。

    這樣的人不是應該自尊心和自傲心更強嗎?為何聽到這類似侮辱的話不生氣還能調侃回去?難道這就是在床上的特別?

    兩人過程沒有再多話,卯足了勁兒的抽插起來,私處傳來的水聲越發的淫靡響亮,覃瑾聽得耳尖都紅了,她試想著這些都是真實的,場景才會一直在公司,畢竟唐語是和自己住一起的,每天行蹤都和自己一起,兩人若是郎情妾意,也只有在公司尋找機會……

    不過,當她醒過來時,這兩個人若是真的有著不可言說的奸情……哼~敏感點突然被撞上,繼而就是一陣刻意的頂弄,身體繃成了筆直的線條,小腹肌肉劇烈的抽搐,帶來的強烈電流讓覃瑾也跟著失神,身體有著噴出汁水的感覺,接著就是失神的迷茫……

    PS:喜歡請去目錄訂閱哦~

      標簽:身體,叔叔,自己的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巴音郭楞 | 吐鲁番 | 洛阳 | 武夷山 | 台州 | 东莞 | 淄博 | 湘潭 | 临汾 | 蓬莱 | 白沙 | 三明 | 厦门 | 萍乡 | 河北石家庄 | 沛县 | 景德镇 | 湛江 | 随州 | 喀什 | 瓦房店 | 台山 | 日喀则 | 六安 | 杞县 | 海门 | 金华 | 东海 | 德州 | 大庆 | 三门峡 | 广汉 | 文山 | 湖南长沙 | 玉溪 | 凉山 | 湛江 | 包头 | 日喀则 | 石狮 | 铁岭 | 琼中 | 巴音郭楞 | 醴陵 | 广州 | 菏泽 | 宜昌 | 台湾台湾 | 大兴安岭 | 龙口 | 邢台 | 石河子 | 庄河 | 长兴 | 文昌 | 屯昌 | 铜川 | 靖江 | 中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芜湖 | 朔州 | 常德 | 韶关 | 烟台 | 海西 | 开封 | 贵州贵阳 | 朝阳 | 牡丹江 | 衡水 | 锦州 | 大连 | 垦利 | 泰州 | 巴中 | 鹤岗 | 新沂 | 义乌 | 姜堰 | 白银 | 琼海 | 荣成 | 广饶 | 许昌 | 库尔勒 | 广州 | 盘锦 | 杞县 | 锦州 | 江西南昌 | 榆林 | 厦门 | 永州 | 抚州 | 武安 | 滁州 | 大连 | 铜仁 | 达州 | 平顶山 | 三沙 | 宿州 | 宝应县 | 五指山 | 铜川 | 象山 | 平凉 | 三门峡 | 辽宁沈阳 | 馆陶 | 单县 | 铁岭 | 浙江杭州 | 云浮 | 兴安盟 | 洛阳 | 黄石 | 百色 | 株洲 | 乌兰察布 | 北海 | 商丘 | 海东 | 三明 | 镇江 | 莱州 | 天门 | 台州 | 丽水 | 乐清 | 济宁 | 邹平 | 项城 | 龙岩 | 喀什 | 焦作 | 张北 | 荣成 | 赵县 | 万宁 | 那曲 | 大连 | 宜昌 | 镇江 | 蚌埠 | 宜昌 | 汕尾 | 黄石 | 曲靖 | 安阳 | 防城港 | 江西南昌 | 山西太原 | 宿迁 | 海安 | 珠海 | 泉州 | 湘西 | 盘锦 | 定西 | 松原 | 济源 | 中山 | 遵义 | 天长 | 垦利 | 海南 | 顺德 | 吴忠 | 湖南长沙 | 任丘 | 台湾台湾 | 吉安 | 塔城 | 五指山 | 湘潭 | 池州 | 铜陵 | 儋州 | 仁怀 | 娄底 | 宁波 | 临沂 | 泗洪 | 信阳 | 山东青岛 | 赵县 | 绵阳 | 凉山 | 石狮 | 如东 | 淮安 | 濮阳 | 四平 | 溧阳 | 日照 | 阿里 | 张家界 | 白山 | 定西 | 邳州 | 甘肃兰州 | 鸡西 | 三沙 | 菏泽 | 河南郑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