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一起看飛機 #4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10 15:10:02 閱讀: 字體:
    一起看飛機 #4

    外公說這個房子暫時讓我住,想要洗澡的話外公說到附近的空地,就像以前人一樣燒一大桶水然后蹲進木桶里泡澡。

    我從沒這樣洗過,外公他不常洗澡,家里太小,附近又沒有什么澡堂之類的店,自然覺得洗澡偶爾洗一次就好。

    難怪外公現在都有一股濃厚的「外公味」。

    而且是臭的那種。

    總之,現在已經早上,天空開始亮了,估計七、八點了。

    外公叫我躺在他的床上先補個眠,他要出去一下。

    躺在茅草床上,雖然不是很舒適,但是倦意很快就充滿了我的身體。

    外公出門后,我便躺在床上,凝視著天花板上,用木頭和木板當作支架固定的茅草屋頂,然后慢慢將眼睛闔上。

    明明有在火車上睡了,現在卻感覺那晚整夜都沒睡,好矛盾。

    大概坐來這里身不累心也疲了,睡一覺剛好是沉澱心靈的好方法。

    不過,我作了一個夢。

    在夢里,在一個像似后花園的地方,我看到一個大約五、六歲的小孩,孩子的爸將他放在肩上,父子很開心地玩著,那個小孩笑得很開心,不過,我只看到他們的側臉,我站在遠處看著他們。

    這時,孩子的媽端著一盤餅乾走過來,和孩子的爸有說有笑的,接著拿起幾塊餅乾餵孩子。

    孩子的媽也拿了幾塊餵了爸爸,然后將盤子放在旁邊著木桌上,然后拿起放在桌上,盤子旁的玩具飛機。

    飛機是保麗龍材質做的,就是組裝簡單、材料省的玩具,比起紙飛機好飛許多。

    媽媽將飛機遞給那孩子,那孩子還在爸爸的肩上笑著,拿起媽媽遞過來的飛機。

    接著,孩子就拿起飛機,往前一扔,飛機就飛了出去。

    孩子依然開心的笑著,在他身邊的父母為此感到開心。

    雖然和他們有些距離,不過我可以感覺的到,他們很快樂。

    飛機隨風飄了起來,在空中繞了一圈,然后筆直地往前飛,又轉了一個,降落在爸爸的腳上。

    爸爸笑著將紙飛機拿起來,給了小孩。

    他們三個人望著天空,然后抱在一起。

    我從床上起來,坐在床上思考剛才的夢。

    ……我沒事為什么會做這個夢?

    也許,就只是作夢而已,又不會怎樣。

    我敲敲我的腦門,然后下床。

    我看了看門,然后將門打開,走出去外頭。

    外公還沒有回來。

    我看了看頭頂上的太陽,算一算應該是中午了吧。

    睡了大約四、五個小時,這一睡才真正有睡飽。

    伸個懶腰,打個哈欠,我決定去附近空地接近樹林地帶走走。

    太陽正大,我不太想站在大太陽底下曬。

    外公家附近有一塊空地,接近樹林,因為住在村子邊緣,所以這里還挺安靜的。

    這樹林比較小,我們村子里的樹林比較大。

    我有點無聊,想在樹林里走走,順便抓抓看蟲子。

    我找一個看起來比較綠的草叢,手伸進去抓抓看有什么。

    過了半分鐘,一只蟲都沒有,反而胳膊上黏著樹葉。

    我將手縮回,拍掉胳膊上的樹葉,然后找另外一個草叢去。

    冬天了,葉子的顏色不是很綠,而是呈現那深綠。

    我在一個比附近其他草叢還多一些生機的草叢翻找。

    過了半晌,還是沒有找的什么蟲子,我非常失望。

    正要把手縮回來時,我的皮膚突然感覺到有什么東西碰觸,便用另一只手將樹枝掰開。

    我看到牠,眼睛一亮,心里滿是高興,終于找到一只了。

    蟋蟀,正值秋冬季的昆蟲,被我找到了。

    我好久沒有抓到蟋蟀了,心里激動著。

    這只蟋蟀沒有叫,不知道是牠不會叫還是不想叫。

    嗯,晚上在村子時常會聽到蟋蟀叫,不過隨著入冬,能聽到的蟋蟀叫越來越少了。

    蟋蟀和蝗蟲、螽斯都很像,不過我認得出來這是蟋蟀,雖然我不是個專家。

    有些蟲抓多了自然就會分辨,并不用等牠叫給我聽。

    我雙手捧著蟋蟀,觀察著牠。

    牠很皮,一直想從我手上逃跑,還差點摔下去。

    聽說明清時代的官員,為了想找點樂子,每到蟋蟀比較多的時候去草叢里、林里甚至是山里,抓幾只蟋蟀,來一場決斗,俗稱斗蟋蟀。

    但是我覺得,以前的人真的是太閑,無聊到去斗蟋蟀。

    現在的人也比較少去碰蟋蟀了,一是大家覺得會傷及無辜的蟋蟀、破壞生態平衡,二是現在的人都有新的樂子去瘋狂了,誰還要在外頭玩昆蟲?

    我開始覺得無聊,便把蟋蟀放了回去。

    放回去草叢后,將草叢闔上,盡量不要再讓其他生物打擾。

    離開草叢前,我突然聽到剛剛的草叢傳來聲音。

    蟋蟀的叫聲,真的格外悅耳呢。

    太陽還沒有打算要下山的意思,外公也還沒有回來,更無聊了。

    我走進林里的最里面,有一小塊空地。

    空地的中央佇立著一顆比一般的黑板樹再稍微高一點,我不確定那是什么樹種。

    我盯著這棵樹許久,心里突然有一種感覺。

    好!來爬樹!

    很久沒有爬樹了,因為我們村子的樹林的樹都很一般般,應該是橡樹吧,沒有很高,爬上去也不能干嘛。

    對于這顆既陌生又高的樹,我突然有了一種感覺,叫野心。

    試著征服看看?

    好歹我也是個純樸的鄉下少年,沒有任何不會爬樹的困難!

    我暖身好,一越之下,跳起來抱住樹干。

    我不是蟲子,不能直接將四肢貼在同一面樹干上爬行,而是要將兩只手環抱住樹干,腳跟著挪動,慢慢蹭上去,至少大家爬樹都這樣爬吧?

    這棵樹比較高,大概爬到樹干的三分之二,我往下看,離地面有些高度。

    果然高,雖然我沒有懼高癥,從這高度摔下來可是會摔斷骨頭的啊!

    爬樹歸爬樹,熊孩子應該具有的休閑活動,但是也要記得安全的重要性,可別爬樹一失足成千古恨,葬送你的未來。

    即便如此,我還是對爬樹相當小心的。

    我沒有爬到樹梢,而是在一條比較粗的樹枝上,跨坐在上面。

    這棵樹不是那么的茂密,已經開始掉葉子了,連樹葉的顏色都呈現綠黃色了。

    從這里不能眺望這個村子,視野有一半被樹葉和樹枝遮住了,頂多也只能看到外公家和附近的住家。

    這棵樹并不是巨樹,所以枝干不夠粗,樹也不夠高大。

    上頭的樹枝越來越細,我就沒再爬上去了。

    我就呆坐在上頭,望著外公家,看能不能看到外公回來。

    過了幾分鐘,外公家附近連個人影都沒有。

    我俯視下頭的景色,也只有綠綠黃黃的一片樹云。

    說是樹云也好像有點夸張,冬天到了,有些樹頂開始禿了不少。

    吹著涼風,我還只穿一件無袖背心加上一件短褲而已,面對冬天毫無知覺。

    風吹著有點冷,提醒我是該換衣服的時候了。

    媽媽幫我帶的衣服都是長袖的,考慮到冬天,北部會比南部稍微冷一點,還在包里多塞了一件外套。

    太陽開始下山,天空開始出現微微的橘紅色,不過算一算其實也差不多四點。

    從樹上爬下來后,便走出樹林,先回家等外公。

    打開門,直接撲在茅草床上,然后看著床邊的墻壁。

    沿著床頭的墻壁到床尾,在往上頭看過去,有一個洞。

    之前都沒有發現,床尾旁接近屋頂的墻上確實有一個洞

    應該不能說是洞,其實也就是少了一塊磚頭而已。

    在那之間,有一個很小的鐵柵欄卡在那個洞口,卡在洞的中間。

    我發現,這間屋子半點窗戶都沒有,之所以設計成這樣,應該也是外公為了要讓屋子內的空氣流通,讓室內別那么悶,鐵柵欄應該是為了防盜特地加裝的吧。

    繼續躺在茅草床上,滿腦子一直想著外公什么時候要回來。

    正在想的時候,外面突然有些動靜。

    傍晚的村子也是很寧靜,除了隔壁的一些大媽大嬸在聊天外,幾乎都沒有什么雜音。

    我能從大媽大嬸的談論聲中聽出有腳步聲接近這,也算是厲害了。

    然后,我聽到門外有掏鑰匙的聲音,接著,門被打開了。

    是外公,他回來了。

    我很興奮的從床上跳起來,沖向門口,抱住外公。

    外公笑了笑,「小伙子,那么想念我喔?」

    我緊緊抱著外公,「當然想,下午的時候我無聊死了。」

    外公摸了摸我的頭,而我也鬆開了手。

    「對不起啊,外公我要去工作,所以只能放你在家。」

    「外公也要去工作嗎?」我疑惑道。

    「當然,還是要有收入維持生活的啊。」外公笑道。

    「那……外公是做什么樣的工作呢?」我滿臉期待。

    只見外公笑了笑,將手從我的頭上移開,轉而走過去坐在石桌旁的木椅上。

    「以后有機會帶你去瞧瞧吧。」外公拿起茶壺,倒在杯子里,邊喝邊說道。

    顯然外公現在不想讓我知道,我也只好摸摸鼻子走到床邊坐下。

    外公慢慢把茶喝完后,站起身來,打開門,走了出去。

    我疑惑了一下,但并沒有馬上走出去攔住外公,靜靜地等他回來。

    半晌,門又被打開了,外公又回來了,手上還拿著東西。

    我盯著外公手上的東西,是一碗飯。

    「外公……這是?」我用食指指著那碗飯。

    「這碗飯,你吃吧。外公我最近收入不是很穩定,平常的時候都和附近的鄰居買一碗飯,但是最近手頭有點緊,為了一些支出,把一些錢省下來了。這飯是外公去和鄰居太太要的,他們也很好心,裝了一碗尖尖的給我。」外公說到這臉色黯淡,「你趕快吃吧,總不能讓外孫餓著。」外公轉而苦笑道。

    ……原來外公他,每天只吃一碗飯而已,而且還是買的。

    或許這樣每天買一碗飯多少可以飽足一下,但是外公開始住在這里的時候就這樣了嗎?每天只吃一碗飯……

    知道外公用心良苦,我也捨不得拒絕外公端過來的一碗熱騰騰的飯,雙手接了過來,拿起外公遞給我的木筷,開始扒起飯往嘴里塞。

    外公看到我這吃樣,漾起了笑容,看著我吃飯。

    不過我吃的并不多,大概只吃一半,我就將碗移離開嘴邊。

    外公看到我頓時疑惑,直到我把飯遞給了他。

    「你吃飽吧孩子,外公我有吃東西,不餓。」外公苦笑道。

    我堅持要遞給外公,想講一些話,卻又難以啟齒,結果還是說了。

    「我吃不完,外公,我已經吃飽了。」我慚愧地說道。

    并不是吃不完讓我慚愧,而是想讓外公也吃一些飯時,還要懸著一顆心,說謊說我已經吃飽了,其實是不想讓外公餓著肚子。

    我很慚愧,外公這么照顧我,一定是故意說他有吃,把飯都推給了我。

    所以外公也沒說什么,雙手接過我遞過來的飯,開始慢慢的扒飯,把剩下的飯吃得一乾二凈

      標簽:外公,蟋蟀,草叢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慈溪 | 舟山 | 焦作 | 唐山 | 简阳 | 惠州 | 博罗 | 黑龙江哈尔滨 | 泗洪 | 林芝 | 黄南 | 恩施 | 伊犁 | 临海 | 襄阳 | 海拉尔 | 赵县 | 清徐 | 塔城 | 黄石 | 泰州 | 济宁 | 新乡 | 阿拉尔 | 衡阳 | 惠州 | 汕尾 | 驻马店 | 白城 | 文山 | 崇左 | 克孜勒苏 | 永康 | 临猗 | 巴中 | 白银 | 乐山 | 凉山 | 张掖 | 安庆 | 建湖 | 绵阳 | 秦皇岛 | 鹤岗 | 临汾 | 泗洪 | 盘锦 | 张北 | 明港 | 肇庆 | 庆阳 | 云南昆明 | 中卫 | 新沂 | 锡林郭勒 | 陵水 | 江西南昌 | 平潭 | 宜宾 | 萍乡 | 溧阳 | 大庆 | 永州 | 临夏 | 莱州 | 如皋 | 改则 | 荆州 | 阿克苏 | 襄阳 | 吉安 | 运城 | 汉川 | 怒江 | 汕头 | 南京 | 安庆 | 包头 | 焦作 | 松原 | 吉林长春 | 鹤壁 | 陇南 | 大庆 | 镇江 | 兴安盟 | 南京 | 桓台 | 龙口 | 瓦房店 | 吴忠 | 金华 | 伊春 | 青海西宁 | 灌云 | 资阳 | 襄阳 | 安吉 | 枣庄 | 济南 | 新疆乌鲁木齐 | 达州 | 诸暨 | 连云港 | 牡丹江 | 肥城 | 明港 | 衡阳 | 醴陵 | 新乡 | 六安 | 梅州 | 赤峰 | 新疆乌鲁木齐 | 海西 | 南通 | 河北石家庄 | 江苏苏州 | 唐山 | 河源 | 克孜勒苏 | 安岳 | 开封 | 沛县 | 日喀则 | 简阳 | 朝阳 | 海宁 | 亳州 | 连云港 | 丽水 | 潍坊 | 桐乡 | 三河 | 新疆乌鲁木齐 | 甘肃兰州 | 宁夏银川 | 乐清 | 高雄 | 聊城 | 泉州 | 永康 | 黔西南 | 诸城 | 塔城 | 台州 | 阿拉善盟 | 唐山 | 晋江 | 临海 | 渭南 | 仁怀 | 乌海 | 菏泽 | 靖江 | 慈溪 | 鸡西 | 嘉峪关 | 台湾台湾 | 湘潭 | 云南昆明 | 榆林 | 北海 | 德州 | 张掖 | 四川成都 | 武安 | 晋江 | 濮阳 | 本溪 | 寿光 | 西藏拉萨 | 乳山 | 湘西 | 龙岩 | 南通 | 石河子 | 阳泉 | 广西南宁 | 黄石 | 巴中 | 双鸭山 | 德阳 | 北海 | 邵阳 | 山南 | 石嘴山 | 河北石家庄 | 吐鲁番 | 昆山 | 绥化 | 汉中 | 博罗 | 保山 | 喀什 | 眉山 | 包头 | 驻马店 | 瓦房店 | 临夏 | 仁怀 | 开封 | 铜陵 | 金坛 | 宁夏银川 | 济宁 | 江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