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最后的祈愿(偽 BL慎入)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10 15:10:02 閱讀: 字體:

    楔子

    冬天催促著黑暗的腳步.不到下午七點,窗外的天空已經呈現一片黑暗,冷風銳利的穿梭在間隙里,為這個暗色的演奏出別有一番風味的交響曲.

    放學后的校園只剩下少許的老師和學生,顯得格外寧靜.我停下筆,轉過頭看了看空蕩的教室,我從抽屜里抽出一本灰色封面的筆記本.翻開筆記本至空白的一頁,我從桌面重新提起自動筆,抿了抿唇,我按出筆芯.

    埋首在白紙刻下第一個字,我專注投入于這個故事,用鉛筆細細的“沙沙”聲為窗外的冷風伴奏...

    本文

    這是一個發生在我身邊的故事.這是一個悽美而憂傷、不被世人所接受的愛情故事...

    我的班上,有兩個高個子.一個是由于演戲被我戲稱為大叔的紀祐城,另外一個則是被我稱作宣哥的宋正宣.兩人雖然個性頗為不同,但是意外的聊的來,是我們班眾所皆知的好兄弟...

    是的,好兄弟...至少,在那一天之前,我是這么以為的...

    那一天,天氣特別的冷.我們校園自然也無法避免,冷風刮過走廊、操場的每一寸,試圖奪走每一個人的溫度.籃球場少見的少了男生們跳躍的身影,走廊上只有寥寥無幾的學生拉著外套瑟瑟發抖.幾乎所有人都明智的選擇躲進溫暖的教室里躲避門外刺骨的寒風.可是...就是有人倒楣,必須承擔別人不肯出門的結果...像是我.

    手指在外套的口袋中隨意的數著錢幣,嘟嘟囔囔的數落著班導,我由二樓的教室往五樓的901教室出發.

    拐彎進入八角梯,我從口袋里伸出有些僵硬的手搓揉,腹誹了會兒這怪異的天氣,我再次邁出步伐往樓上走去.

    “我喜歡你.”突厄的,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樓下傳來,那分明是大叔的聲音.難道...咱家大叔跟那個正妹告白了

    我挑了挑眉,受不了八卦的好奇心誘惑,我伸出手抓住欄桿,小心翼翼的伸出了頭,準備一探這位幸(可)運(憐)女士的真面目...

    淡定放開欄桿,我面無表情的退回階梯站好,拿下眼鏡仔細的擦拭了起來:“一定是我睜眼的方式不對...一定是我睜眼的方式不對...”呢喃了會兒,我給自己調適了心情,才再次面色凝重的探出頭.

    紀祐城專注的看著對方的臉色,試圖猜出對方的心情.但顯然這是個艱難的任務,因為他墨色的眼底閃過了一絲懊惱,還有屬于青少年的憂心;而宋正宣眼睛微微瞇起,平時總是勾起的嘴角現在卻是拉成了一直線,神色淡然,完全不像被告白的對象,反而像是一個旁觀者,冷靜的看不出一絲情緒.

    ...我剛剛,聽到大叔告白對吧?

    ...宣哥他,站在大叔面前對吧?

    ......那么,大叔是在跟宣哥告白嗎?

    即使八角梯已經阻絕了外頭的冷風,比起剛才暖和了許多.但是我卻就這么抓著欄桿,囧囧有神的石化了.

    沒有注意到我的心理活動(或者說根本注意不到)的兩人,維持了一場尷尬的沉默,除了偶爾吹進來的風聲,在場的三人全都保持沉默,紀祐城垂下眸,無聲的嘆了一口氣.

    雖然宋正宣從頭到尾沒有說過半句話,但是他的沉默或許同時代表了他的回答.

    “走吧,去裝水了...”紀祐城掉轉過頭,掩飾自己哀傷的臉色,我這才瞧見他手里握著的青綠色的水壺,還要他由于緊張握緊而蒼白的指節.

    失敗了~我老成的搖搖頭,幸災樂禍的微笑著:大叔,要搞GAY是沒有那么容易滴~

    我轉過身準備上樓去處理被我遺忘多時的任務,樓下突然一聲響亮的“咚”徹徹底底的將我嚇得魂不附體,但是我反應很快地又再次抓住欄桿,盡力的往樓下看.

    不看還好,這麼一看一個踉蹌我差點從樓梯上滾下去.

    紀祐城僵硬的背靠著墻,瞪大的眼睛滿是震撼和疑惑,雙手不自在的放在腿邊,右肩膀緊挨著身旁的墻,水壺在他的左手邊慢吞吞的滾了幾圈,看來我知道剛才的聲音何來的了;宋正宣左手隨興的插在外套口袋里,右手微彎抵柱紀祐城唯一的出處,眼睛專注的凝視著面前的人,不知在審視什么,嘴角勾起的笑容和平常無異,卻又多了分邪魅和危險.

    扶額,我有些埋怨為何大叔不是女的了...話說,他們在這里公然搞GAY真的沒問題嗎...

    “不聽聽我的回覆嗎?”宋正宣說道,由于久未開口他微低的聲音染上一點沙啞,配合著似笑非笑的卻莫名的媚惑.但是紀祐城只是僵硬的點點頭,呆呆的看來還沒有意識到現在到底發生了什么.

    “我呀,”宋正宣再次微微瞇起眼,低下頭用額頭抵住紀祐城的,一字一句的、認真的說道:“接受你的告白.”

    時間瞬間凝結,底下的兩人凝視著彼此,額抵著額,維持著曖昧的姿勢沉倫于沉默中.

    而樓上的我,已經完全石化于這粉紅的氛圍中,一句吐槽也說不出口.

    “我以為,”紀祐城呆愣的開了口,有些結巴的說道:“你...你是喜歡...黃柏凱的...”

    我很想狠狠地抽大叔幾個巴掌:通常應該是先以為對方喜歡女的吧!!!怎么是男的啊口胡!!!

    “呵呵...”宋正宣有些失笑,但是莫名的我覺得更可怕了.只見他低下頭,在紀祐城的耳根輕輕呢喃:“我是不是喜歡他,就讓我來證明給你看吧...”

    不要問我為什么聽得到他的輕輕呢喃,我現在更想問為什么他剛剛要瞥我一眼!!!!

    紀祐城的臉色蒙上一層羞澀的紅,用稍大的聲因為自己壯膽:“我...我信你了...”

    “嗯哼~不行...”宋正宣抬起頭,修長的手指溫柔的捧起紀祐城的臉頰,深邃的眼滿是笑意的看著眼神閃爍的紀祐城:“我可不希望你誤會了我,我必須要讓你心.服.口.服.”

    語畢,他再次埋首,在我傻眼的目光下雙唇交疊...

    結尾

    伸出舌頭舔了舔有些乾澀的唇,嘴角勾起一絲得瑟的笑,我短暫的思考過后便再次準備往下寫...

    但是,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我的右手阻止了我的想法,而另外一只不同主人的手則是直接了當的抽走了我的筆記本.

    寫到正精采呢,我不滿的回過頭,剛開口準備罵人,那些斥責的話卻又膽怯的吞回了肚子里.

    “哈哈...大叔,你怎么在這呢...不是和宣哥練習籃球嗎”面前的紀祐城微微笑著,收回略為冰冷的手,看了明顯心虛的我一眼,笑的更加溫柔:“沒辦法,我和宋正宣都破不及待的想要看你的新作品,就提早回來了.”

    大叔...你只有這時候才會這么溫柔嗎

    “嗯~寫的真好.”旁邊的宣哥從筆記本中抬起頭,嘴角帶著燦爛而陽光的微笑,微微瞇起的眼危險的看著我.

    糟...糟糕了,宣哥笑的好燦爛好刺眼好鬼畜怎么回事...

    “吳萱盈,我真是小瞧你了.沒想到你的文筆這~么好呀~”一旁的大叔瀏覽了一會兒,讚嘆的對著我笑道:“以后有什么新作品的時候,記得要第一個通知我看唷~”

    ...笨蛋才會答應你...

    “萱盈,為了給你一個獎勵,我們三個來玩一個游戲吧.”宣哥在一旁無害的笑著,隨手把我的筆記本丟到后面的桌子,非常親近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宣哥,手勁太大了唷...

    “游戲什么的...就不用了啦...”我狗腿的笑笑,站起身來想要逃跑,卻發現一邊有溫柔的大叔,另一邊是燦笑的宣哥.兩人過于無害的反應讓我背脊發涼了起來.

    “我負責脖子,你負責腰啊.”大叔溫和的笑了笑,對著我左邊的宣哥道.

    “好,”宣哥笑的像一個孩子,但是我卻看透了他的危險.而另一邊的大叔嘴角勾著的溫和笑容,看在我的眼底卻隱隱透露著腹黑的味道.

    “游戲,”兩人同時瞇起眼,微微一笑:“開始!”

    “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要用啊我快癢死了~~”

    “對不起...哈哈哈...對不起啦不要用了哈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你們兩個...哈哈哈哈記住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

    據說那天所有留校的都聽到了那個痛苦的求饒聲,而在此之后這個哀嚎在這個校園,每隔兩三個禮拜便會重演...

      標簽:大叔,兩人,看著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宜宾 | 厦门 | 枣阳 | 塔城 | 随州 | 基隆 | 本溪 | 保定 | 三河 | 葫芦岛 | 台中 | 潮州 | 霍邱 | 随州 | 克拉玛依 | 东方 | 琼海 | 景德镇 | 天水 | 扬中 | 神木 | 六盘水 | 诸暨 | 河池 | 溧阳 | 东方 | 兴化 | 长葛 | 包头 | 日土 | 昭通 | 肥城 | 五指山 | 南安 | 淮北 | 江门 | 镇江 | 温岭 | 安顺 | 崇左 | 遵义 | 怒江 | 大丰 | 吐鲁番 | 池州 | 日土 | 广州 | 万宁 | 江西南昌 | 陇南 | 文山 | 济宁 | 佛山 | 玉环 | 日土 | 新沂 | 青州 | 西藏拉萨 | 新疆乌鲁木齐 | 白城 | 江西南昌 | 云浮 | 桓台 | 乐清 | 溧阳 | 馆陶 | 台山 | 义乌 | 吉安 | 安徽合肥 | 曲靖 | 南安 | 哈密 | 白银 | 三明 | 灌南 | 日喀则 | 亳州 | 海北 | 绵阳 | 萍乡 | 江门 | 三门峡 | 昭通 | 泸州 | 洛阳 | 涿州 | 迁安市 | 邵阳 | 伊犁 | 池州 | 邵阳 | 松原 | 铜仁 | 安庆 | 平凉 | 咸宁 | 湖北武汉 | 兴安盟 | 达州 | 上饶 | 玉树 | 曲靖 | 靖江 | 舟山 | 泉州 | 鹰潭 | 南平 | 鞍山 | 漳州 | 湖北武汉 | 咸阳 | 青海西宁 | 宜都 | 宜昌 | 遵义 | 大连 | 台南 | 株洲 | 台南 | 长治 | 呼伦贝尔 | 兴安盟 | 新余 | 柳州 | 扬州 | 嘉兴 | 公主岭 | 三沙 | 毕节 | 日土 | 张掖 | 朝阳 | 黔南 | 琼中 | 延安 | 景德镇 | 伊春 | 庄河 | 伊春 | 万宁 | 徐州 | 咸阳 | 淮安 | 保定 | 燕郊 | 临海 | 姜堰 | 大同 | 巴中 | 霍邱 | 东方 | 文昌 | 西藏拉萨 | 海东 | 阿拉尔 | 承德 | 临夏 | 邢台 | 甘肃兰州 | 山西太原 | 武安 | 锡林郭勒 | 通辽 | 诸暨 | 衡阳 | 徐州 | 邹平 | 驻马店 | 安康 | 株洲 | 枣庄 | 余姚 | 阿坝 | 漳州 | 芜湖 | 涿州 | 邳州 | 象山 | 连云港 | 玉林 | 大丰 | 邹城 | 台湾台湾 | 铜川 | 三门峡 | 临沂 | 德州 | 绥化 | 巴中 | 湖北武汉 | 盐城 | 绵阳 | 资阳 | 台州 | 新泰 | 塔城 | 大庆 | 伊春 | 台州 | 广饶 | 邹城 | 那曲 | 嘉峪关 | 阿拉善盟 | 庆阳 | 如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