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DL同人]切斷★舞踏會 逆卷奏人角色歌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10 15:10:02 閱讀: 字體:

    黑暗的街道被冷冷的風刮過,沒有任何的燈點亮,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不遠的另一頭一名少女正慌亂的奔馳著,還不時的回頭查看,身上套的寬大的T-shirt由于剛才的摔跤而髒了一大片,她卻不甚在意.

    快啊…再快一點…

    或許是覺得安全了,或者是跑不動了,她大口的喘著氣,跌落在地.

    “應…應該行了…”她撫著胸口,閉上眼有些精神未定的喃道.

    “什么行了?澄小姐?”冷淡而沒有一絲溫度的聲音傳來,澄驚恐的瞪大眸子,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視野中那雙乾凈的黑皮鞋.

    不寒而慄,她顫抖著抱緊自己,抬起頭.

    那個紫色頭髮的少年懷中還是那個獨眼的可愛泰迪熊,揚起的笑容由于喜悅而帶上了點病態,卻找不到任何一絲不滿.

    看著這樣的逆卷奏人,澄顫抖的更厲害了.

    因為,奏人身上散發出的怒氣已經很足夠的表示出了他的情緒.

    “吶,回家吧?”他蹲下身子,溫和的問道.

    大廳里,澄低著頭,不敢抬頭看向任何一個人.

    “澄小姐,可以給出理由嗎?”推了推眼鏡,憐司挑起見眉問道,眼鏡的反光遮蓋住了玫瑰紅般紅潤的眼所掩藏的情緒.

    “恩~要一點懲罰才行呢~對吧Bitch醬~?恩哼~”微微壓低了禮帽,禮人那雙翠綠色的眼再滿了毫不掩飾的變態笑意,露出的笑甚是媚人.

    澄慌張的抬起頭,動了動唇試圖說些什么,卻在對上禮人的眼后沉默了下來.

    面對眼前的六個變態,她沒有任何的力量可以反抗.

    “那,既然是你發現的就交給你吧,奏人.”

    站起了身子,有些受不了的看了低下頭的澄一眼,憐司消失了.

    “……”從始至終都沒有開口的修睜眼瞄了澄一眼,也消失了.

    “章魚燒~章魚燒~”見沒事了,綾人也離開了.

    “……”腥紅的眼有些同情的望了澄一眼,昴咬咬牙,離開了.

    “恩哼~Bitch醬好好享受吧~”愉悅的瞥了眼身后的奏人,禮人也消失了.

    澄還是沉默,她黑如墨的眸中倒映著奏人步步逼進的身影.

    “我的懲罰,”   奏人笑了,他伸出右手續道:“就陪我參加個舞會吧.”

    奏人帶著澄到了一間乾凈的房間,裝潢非常簡單,只有一張桌子上擺放了幾杯飲料,一盤小餅乾和…一個音樂盒…

    奏人鬆開了澄的手,將音樂盒的手把轉了幾圈.

    不久,有些詭異但悅耳的小調輕輕的演奏了起來,奏人將泰迪放下,轉頭看向澄.

    身上原本鬆垮垮的衣服不知何時換成了整齊的燕尾服.

    他伸出手,謹慎的鞠了紳士的禮,伸出了戴上白手套的手.道:

    “歡迎光臨,小姐.”

    「ようこそ,お姫様」

    再次握住了澄纖細的手,他轉了個圈,在澄耳邊低喃道:

    “這里啊,是誰也不知道的夢幻樂園呢.”

    「ここは誰も知らない夢のお城」

    戴著白手套的手細細的撫上澄的臉龐,有些粗糙的碰觸令澄不自覺得想要躲開,卻發現自己的身子竟動不了.奏人輕笑,道:“那些繁瑣的事啊…就忘了吧…”

    「悲しいコト   辛いコト   ぜんぶ忘卻(ワス)れて」

    “就細細聆聽我為你所演唱的歌曲吧…”

    「素敵なお伽話(はなし)を唄ってあげる」

    “第一,”奏人的手指輕柔的撫上了澄的眼皮:“眼睛閉上…”

    澄好像聽到了奏人輕聲的“謝謝”

    謝什么?她不知道.

    「ヒトツ   眼を瞑って   「アリガト」」

    “第二,”她感覺到奏人的手指來到了她的唇上:“嘴巴閉上…”

    這次是溫柔的一聲“好喜歡你”

    什…什么!?她有些驚恐的想要睜開眼,卻失敗了.

    「フタツ   口を閉じて   「ダイスキ」」

    “第三,”白手套迅速卻又不失溫柔的捂上她的雙耳:“捂上耳朵…”

    奏人在她耳邊低喃了句“我愛你”

    倉荒的掙脫,澄不可思議的望向溫柔的異常的奏人.

    「ミッツ   耳を塞いで   「アイシテル」」

    奏人好像并沒有生氣,只是揚起的笑多了一分瘋狂,他蹲下身子,拉起澄的同時輕聲的道:“吶,聽到了吧?美妙的音色…”

    「ほら、聞こえてきたでしょう?素敵な悲鳴(ねいろ)が」

    接著,澄聞到了一股難聞的味道,不自覺的皺起了秀眉.

    發現了她的動作,奏人愉悅的笑了:“啊啊,聞到了嗎?那發酸的黃油的香味?”

    澄不可思議的望向奏人.

    「饐(す)えたバターの香りに」

    奏人只是輕笑,使了些力道將澄的臉蛋轉向放置在桌上的泰迪.

    “泰迪,要睜開眼睛啰…”

    「目覚めた熊の人形(Teddy)」

    只見泰迪好像聽的懂奏人的話似的,黑色的眼珠僵硬的轉向兩人.

    澄不可置信的捂住了唇,推開了奏人.

    奏人笑的更高興了,他一個拍掌,再鬆開手時竟是數個漂浮在空中的小刀.

    “澄小姐,刀子也好了呢…舞會準備要開始了呢?”

    「ナイフを持ったら準備萬端?」

    接著在瞬間,澄只感覺自己的身子僵硬的抵住了墻,奏人操縱的小刀飛過來了兩把,在她白皙的雙肩流下了兩道血痕.被痛的狠狠倒抽了一口氣,澄望向奏人.

    奏人不知何時已經到了她面前,變態的笑容離她只有3公分的距離.

    溫柔的偽裝已被撕裂,奏人血腥的本性開始暴露.

    “啊,把你切開…”

    「さあ、切り裂いてあげる……」

    接著,僵硬的身子不自覺的開始舞蹈,澄咬咬牙,卻無法制止,只能放任過大的舞蹈動作不停牽扯仍流血不停的傷口.

    奏人的雙手宛若指揮家般揮舞著,他高興的輕哼道:

    “啊…跳舞吧…在我的手掌中…”

    「さあ、踴りましょう   僕の掌で」

    接著,殘忍一笑,奏人強迫澄轉過頭,看向自己已經被撕裂到血肉糢糊的傷口.

    “左右瞧瞧吧,澄小姐.美麗的傷口可都開了花呢?”

    「右に左にほら!   複雑怪奇な傷が花開く!」

    使勁閉上眼,澄試圖讓自己忽略掉那兩個傷口還有快讓自己失去理智的疼痛感.

    卻依舊聞到那令人作嘔的血腥味,發酸的黃油味和…紅茶的香味?

    「深紅(アカ)い紅茶(TEA)に」

    再次被強逼著睜開眼,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個舞蹈著的姜餅人?

    姜餅人做的相當細緻,很明顯的可以看出那是個少女,卻用類似草莓醬的鮮紅液體染滿了,但臉上卻掛著令人不寒而慄的笑…

    這…不是自己嗎?

    仔細看看,以巧克力做成的黑色長髮,還有精緻雕刻出的衣裳…

    “呵…很有趣吧?”奏人在另一邊笑著,享受的看著少女深深透露出的恐懼.

    「摩訶不思議なJINGER   COOKIE   MAN」

    終于停下了令人肌肉酸疼的舞蹈,神秘的力量再度將自己壓制在墻上.澄喘著粗氣瞇起眼看向奏人.

    “等下要繼續呢…澄小姐…”看著狼狽的少女,奏人笑的甚是狂妄.

    「ふたりで踴ろう   愉快(たの)しい円舞曲(ワルツ)!」

    澄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美眸,黑色的瞳中已經隱藏不住任何的恐懼了.

    “這場美好的切斷舞會…”奏人享受的舔了舔唇“還沒結束…”

    「終わらない切斷(キリサキ)★舞踏會(CARNIVAL)の」

    “這一切…”奏人逼近澄,瘋狂的紫眸望進了恐慌的墨眸.“只是開始啊…”

    「ハジマリさ」

    另一邊的音樂盒詭異的旋律仍在不停的撥放著,疼痛還有恐懼不斷著澄,意識正在渙散,但奏人病態的笑聲卻宛若帶著魔力,一直讓感官還有大腦依舊運作.

    突然的,一聲棉質衣服的撕裂聲響起,一股涼意隨之襲來,羞窘還有憤怒使她想要用雙手擋住,但卻被無形的力量緊緊壓制住,使她只能紅了一張俏臉.

    看著少女不知是因憤怒或是害羞而染紅的雙頰,奏人笑的更是愉悅.

    “啊啊,全裸的小姐啊.”他在音樂盒的伴奏下輕輕喃道,得意的看著澄又羞又氣,卻又無法抵抗的模樣,嘴角又是上揚.

    「丸裸(ぜんら)のお姫様」

    頭髮被粗暴的拉起,澄被痛的倒抽了一口氣,迷濛的睜開眼瞪著近在咫呎的好看臉龐,眼里滿是抗拒和不服氣.

    奏人瞇起眼,又輕聲道:“還有這什么都沒有的腦子.”

    「何もかもを存ぜぬワルい頭蓋(アタマ)」

    由于這句話,澄憤怒的揮出拳,卻被奏人一手捏住,并用力的抓緊.

    看著吃痛而微微哼出聲的澄,他微微一笑,又道:“澄桑,難道你以為,我安排的使魔不會發現你嗎?”

    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奏人的意思,但思緒漸漸回籠.澄不可置信的看向奏人,欲言又止.

    “是的哦,”奏人微笑:“我的使魔是絕對正確的,但大家都不想理睬呢.”

    接著,他湊進澄耳邊,好聽的聲音宛若地獄的修羅微笑道:

    “但是,我為了你絕望而悲傷的美麗臉龐,去找了你呢,我親愛的澄.”

    「バレないコト   信じ電話(TELL)     みんな忘卻(ワス)れて」

    奏人退了開來,稚嫩而好看的臉上掛著一抹看似天真的笑.

    但在澄眼里,卻成了貪婪而危險的微笑.她的精神狀態,已經楚于崩潰邊緣.

    「無邪気な微笑みで   強欲(ほ)しがった振り」

    戲法般的拿出了一盤餅乾,奏人宛若管家般拿起了盤子.

    接著,戴著白手套的手輕輕的將餅乾放進自己嘴中咬了一半.

    “還沒吃完的另一半…就送給澄小姐吧.”

    毫不溫柔的將硬質的餅乾粗魯的塞近澄的嘴中,滿意的看著咳嗽的澄.

    微微瞇起了眼,他溫柔的笑笑:“好.吃.嗎?”

    「ヒトツ   食べ切れず   「オイシイ?」」

    突然感到了噁心,澄跪了下來,宛若要把五臟六脯都吐出來般.拼命的拍著胸脯,澄努力的想要趕出那反胃的感覺.

    頭頂傳來了那抹令人作嘔的笑聲,奏人蹲了下來,白色手套粗暴的捏起澄的下巴,澄只覺得自己的下巴快被這巨大的力道給捏碎了,但只能毫無選擇的看向奏人.

    看著澄眼里的渙散還有固執,奏人微微勾起笑:“還有力氣瞪我,就再多吃些吧.”

    白手套又拿出了幾塊餅乾,毫不憐香惜玉的塞進澄嘴中.

    「フタツ   こみ上げて   「モットタベテ?」」

    噁心反胃由于奏人的這一個動作而更加劇,奏人一個放手,澄便垂下了頭,從口中吐出了些許白色的泡沫滴到方才噴出的鮮血上.鮮豔的紅和純潔的白有種說不清的違合感.

    見狀,奏人的笑有些瘋狂了起來:“啊啊,好漂亮啊.”

    「ミッツ   吐瀉(は)き散らせば   「キレイだよ」」

    暴虐的本性被激發了出來,奏人站起來繞著澄走了一圈,宛若歌誦般的說道:“哈哈哈哈!澄桑!看到了嗎?你那丑惡的姿態啊!”

    「もう、見えてきたでしょう?   丑悪(みにく)い姿が」

    接著,他手中又變出了一個裝著淡黃色的液體的高角杯,溫柔已然消失,他先是優雅的搖了搖手中的杯子:“這杯我特製的香蕉果汁…”

    看著澄有些失焦的眼望著手中的杯子,奏人大笑道:“你想要,就給你吧!”

    酸澀而難聞的腥味直撲而來,喚回了意識,澄伸出試圖抵抗,但奏人只是用右手壓制住了她雙手,左手則是繼續將那杯發臭的果汁灌入她口中,發狂的笑著.

    眼中留下的淚,已經不知是為了那嗆鼻的味道,還是為了無力抵抗的自己.

    「臭う実芭蕉(バナナ)ジュースを   飲み干し錯亂(TRIP)in」

    “撒,為了我們的和平,”奏人又站了起來,低頭俯視著澄,一個拍手,刀子再次出現,陰影下,他瘋狂的笑顏更顯可怖,他輕聲的笑了笑,道:

    “讓我,來把你切成八塊吧?”

    「ピースを決めたら、八つ裂きだよ?」

    臉被溫柔的抬起,澄看著近距離的,發狂的臉,不寒而慄.

    而奏人則是冷冷的笑了聲,澄便感覺自己的嘴角被白手套牽強的向上揚起,皮革的材質在臉上摩擦,難受的很.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要繼續保持…這樣的微笑哦…”

    「………ずっと、笑っていてね」

    身子忽然飄到空中,暈眩感襲來,澄睜開眼睛有些噁心,看著奏人的笑和他手中飛揚的小刀卻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

    “呵呵…”低低的笑了幾聲,奏人大笑道:“瘋狂吧,瘋狂吧!”

    「さあ、狂いましょう   僕の妄想で」

    數個小刀飛了過來,在她身上留下傷痕.血濺了出來,滴到了地板上.

    接著,頭被不自主的轉向天花板,澄看清眼前的景象后不經尖叫出聲.

    “啊哈哈哈哈哈!看看吧.”奏人大笑道:“那綻放著的尸體!”

    天花板上,滿滿的都是尸體,而且都是漂亮的姑娘,正瞪大的雙眼看著她,張開的雙臂沾滿鮮血,嘴角漾出的甜美笑容萬分詭異.

    「上に下に   ホラ有象無象な男(したい)咲き亂れ!」

    突然,澄的眼光被角落里的東西吸引了過去.

    那是一只黑貓,全身都是黑的,包括那雙盯著她的眼睛.而且嘴角竟然彎著詭異的弧度,令澄恐懼的想要擺過頭.但視線卻移不開來,只能愣愣的望著黑貓.

    背后的奏人抓起她一撮秀髮,放在鼻子前輕聞:“吶,美麗而詭異的黑貓的笑容…”

    「黒貓(ネコ)が嗤う奇奇怪怪SWEET   LITTLE   GIRL」

    澄擺頭掙脫奏人的手,轉頭望向他,眼里滿是渴求.

    “別怨我,”奏人輕笑:“要怨,就怨你出生的,這痛苦而殘酷的世界吧.呵呵呵…”

    「キミが産み出す   苦しい現実(せかい)」

    “那么,要繼續啰?”嘴角彎起了詭異,奏人溫柔的說道:“這場,崩壞的,分尸舞會.”

    「終わらない崩壊(バラバラ)★舞踏會(CARNIVAL)が   続いてく」

    “不要…不要…”淚水滑落臉龐,鮮血流過肌膚,一切的恐怖和一切的傷痛擊潰了她的神經,她只能搖頭,她只能抵抗,但也只能無力的看著死亡逼近.

    刀子又飛過來了3把,分別插在她的小腿,手臂還有劃過她的脖頸.

    精準的瞄中的頸動脈濺出大量的血液,將乾凈的地板染的一片鮮紅.

    “啊-----------”她崩潰的痛哀出聲,卻正好滿足了奏人變態的欲望.

    “呵呵呵呵呵…”他低笑,舔了舔手上沾染到的鮮血.“還不夠嗎?”  

    「………ふふっ、まだ足りないの?」

    接著,身子不自覺的開始舞蹈,澄大聲的哭喊著,希望奏人可以住手,但奏人只是看著那不停流出的鮮血,笑的甚是病態..

    他大聲的高歌道:“啊…跳舞吧…在我的手掌中…”

    「さあ、踴りましょう   僕の掌で」

    奏人略顯稚嫩的嗓音和詭異的音樂融為一體,小小的房間不斷回蕩著.

    接著,殘忍一笑,奏人強迫澄轉過頭,看向自己已經被撕裂到血肉糢糊的傷口.

    “左右瞧瞧吧!美麗的傷口可都開了花呢!”

    「右に左にほら!   複雑怪奇な傷が花開く!」

    已經有些啞掉的嗓子依舊低低的哭著,為這首詭異的舞曲添了分可怕.

    奏人遞過一個杯子,里面盛滿的已經不是香甜的紅茶,而是鮮血.

    奏人微微一笑,喝了一口輕聲哼道:“深紅色的紅茶啊”

    「深紅(アカ)い紅茶(TEA)に」

    再次被強逼著睜開眼,那個舞蹈的姜餅人在次出現在眼前.

    但是那個姜餅卻被奏人一把抓住,放進口中.

    “不-----不!”就像是自己要被吃掉一樣,澄阻止道.

    但,卻只能看著“自己”在奏人口中-----粉.身.碎.骨.

    「摩訶不思議なJINGER   COOKIE   MAN」

    終于停下了令人肌肉酸疼的舞蹈,神秘的力量再度將自己壓制在墻上.澄已經哭不出聲音來了.“等下要繼續呢…澄小姐…”看著狼狽的少女,奏人笑的甚是狂妄.

    「ふたりで踴ろう   愉快(たの)しい円舞曲(ワルツ)!」

    澄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美眸,眼眸渙散.

    “這場美好的切斷舞會…”奏人享受的舔了舔唇“還沒結束…”

    「終わらない切斷(キリサキ)★舞踏會(CARNIVAL)の」

    “這一切…”奏人逼近澄,瘋狂的紫眸滿是變態的笑意.“只是開始啊…”

    「ハジマリさ」

    腿一軟,快要跌坐在地上時卻又不自主的飄到空中,澄無力的搖著頭.

    刀,全部全部都慢慢的現身.整間房間甚至布滿了銀製的小刀.

    “再見了,澄小姐.”奏人彷彿有些遺憾的輕聲說道,鞠了個紳士禮.“不是誰都不會寂寞的…”

    「サヨナラお姫様   誰も居ない寂しい」

    “這場愛的舞會,結束了.”

    「愛の終演(オワリ)」

    全房間的刀子一瞬間全飛向已經無力反抗的澄,而她只能瞪大眼:

    “啊------------------------------------------”

    放開手,奏人看著滿身是血的女孩跌落在地,捂著肚子顫著抖.接著,放聲大笑.放任小小的房間迴蕩著他詭異的笑聲…

      標簽:看著,詭異,小姐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株洲 | 昌吉 | 安阳 | 酒泉 | 灵宝 | 林芝 | 西藏拉萨 | 阿拉尔 | 嘉峪关 | 扬中 | 泗洪 | 仁怀 | 葫芦岛 | 桓台 | 曹县 | 临沧 | 贵州贵阳 | 盐城 | 眉山 | 包头 | 瓦房店 | 赤峰 | 陵水 | 安庆 | 酒泉 | 如东 | 沭阳 | 泸州 | 改则 | 滁州 | 姜堰 | 果洛 | 白沙 | 自贡 | 塔城 | 宜宾 | 咸宁 | 阳江 | 呼伦贝尔 | 明港 | 瑞安 | 石河子 | 吉林 | 宜春 | 鹰潭 | 乌海 | 灌云 | 哈密 | 荆门 | 正定 | 赣州 | 南阳 | 新余 | 铜陵 | 瓦房店 | 阿里 | 长治 | 周口 | 葫芦岛 | 泰兴 | 鄂州 | 文昌 | 玉林 | 屯昌 | 南平 | 淮安 | 偃师 | 山西太原 | 林芝 | 韶关 | 衡阳 | 枣阳 | 湖南长沙 | 迪庆 | 莆田 | 东营 | 遂宁 | 石河子 | 吴忠 | 仁寿 | 龙口 | 灌南 | 海丰 | 泰兴 | 济南 | 茂名 | 日喀则 | 莆田 | 克拉玛依 | 伊犁 | 黄山 | 遵义 | 南充 | 涿州 | 博罗 | 景德镇 | 枣阳 | 昭通 | 南充 | 燕郊 | 襄阳 | 红河 | 漯河 | 甘孜 | 海南海口 | 曹县 | 正定 | 黑龙江哈尔滨 | 贵港 | 怀化 | 万宁 | 云南昆明 | 阿坝 | 阳春 | 惠州 | 甘孜 | 台山 | 东台 | 潮州 | 西双版纳 | 天水 | 鹰潭 | 沛县 | 永康 | 宁夏银川 | 黑河 | 库尔勒 | 改则 | 遵义 | 河北石家庄 | 吕梁 | 齐齐哈尔 | 庄河 | 库尔勒 | 章丘 | 广饶 | 潮州 | 信阳 | 黔南 | 雄安新区 | 河南郑州 | 四平 | 简阳 | 石狮 | 喀什 | 自贡 | 郴州 | 新余 | 瑞安 | 开封 | 余姚 | 改则 | 潍坊 | 长垣 | 宁国 | 偃师 | 吉林 | 杞县 | 西双版纳 | 黔南 | 景德镇 | 台北 | 甘南 | 白沙 | 姜堰 | 徐州 | 娄底 | 永州 | 喀什 | 中山 | 青海西宁 | 韶关 | 定安 | 海安 | 娄底 | 榆林 | 凉山 | 朝阳 | 大同 | 枣庄 | 吴忠 | 随州 | 商丘 | 揭阳 | 永州 | 四川成都 | 建湖 | 宁夏银川 | 临海 | 陇南 | 神农架 | 阿克苏 | 招远 | 宜昌 | 东阳 | 运城 | 滁州 | 湖南长沙 | 博尔塔拉 | 桂林 | 龙口 | 贵州贵阳 | 昌吉 | 临沂 | 桐乡 | 东营 | 甘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