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女體盛play(上)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10 15:10:03 閱讀: 字體:
    女體盛play(上)

    秋秋現在躺在一間和式風的房間里,身上沒有衣物,卻擺上了一些壽司和刺身。食物主要集中在上半身,兩條修長的美腿上只放了些裝飾的花瓣。

    秋秋身下是深色的席子,襯得她那一身皮肉更加白皙。秋秋皮膚本來就白,這次當“餐盤”之前,身體又被會所的工作人員用特殊的手法和藥物清洗過一遍,身上的皮膚更細膩白皙了。

    烏黑的長發散開鋪在席子上,點綴著一些花瓣。一顆去了核的紅櫻桃,被含在涂了一層果漿的嘴唇之間,像是等著誰來品嘗。

    胸前的兩顆乳頭也各套了一顆去了核的櫻桃,果子將乳首遮的嚴嚴實實。熟透了的櫻桃汁液很多,紅色的果液順著白皙的乳肉滑落,留下了幾道水痕。乳房中間擺著一圈粉嫩的貝肉,像是一圈花瓣一樣,接下來各色鮮嫩的魚肉一直擺到了小腹,小腹下方本該有的芳草早被剔除的干干凈凈,得以窺見私處的一部分。這些食物都是直接擺在了秋秋身上,緊貼著皮膚,房內空調開的很冷,在保證人不會出汗的情況下,也讓食物更新鮮。

    雙腿雖然合攏在一起,但是從腿間還是能看到有什么東西。是一根假陽具,不,是兩根,一根插在陰道里,一根插在后穴里。

    兩處小穴在“上菜”前,就被清洗過一遍了,前后的陽具上都涂了催情藥和潤滑劑,讓客人想進入的時候,不需要再開拓了。春藥是慢性的,現在的效用還不是很強。但是秋秋感覺小穴里已經分泌了不少淫水,只是全被陽具堵在了里面。

    秋秋現在一動不動地躺著,等待客人的到來。她從昨天開始就沒有進食了,只喝了一些水,而在“上菜”前三個小時,則是一點水也不能喝了。防止在客人就餐期間發生什么不雅的事情,所以她現在又渴又餓,非常想把口中的櫻桃吞掉。

    秋秋眼珠子轉了轉,勉強能看到旁邊擺了三雙碗筷,看來等下會來三個客人。聽到門打開的聲音,秋秋閉上了眼睛,無論他們做什么,她就當自己只是個餐盤吧。

    來人是三個穿著浴袍的男人,三個外貌和氣質都很出色的男人,。

    “嘖,這什么接風宴,我們三個人,卻只準備了一個女人,這么小氣!”說話的人眼尾線略有些細長,并且微微上挑,眼中有著玩味的神色。

    其他兩人沒有說話,一人坐到了席子旁的蒲團上,拿起了筷子,看起來是要進食。另一個體型略清瘦的男人,則是拿起一旁的酒瓶,然后斜躺下,自斟自飲了起來。

    “喂,洛音你不會真的是來吃飯的吧?還有蘇合,你是來喝酒的?”

    “你好吵。”端著酒杯的蘇合淡淡地說道。洛音已經開始進餐了,沒有答他的話。兩個人看起來沒有和他交流的打算。

    葉久把目光轉到了躺著的秋秋身上,不得不說這女人的這身皮肉真是漂亮,當“餐盤”絕對能讓人食、欲大開。

    緊致白皙的皮膚與身下深色的席子形成強烈的對比,飽滿的額頭,眼睛閉著,看不出更多的東西,只能看到長長的睫毛微微抖動著,小巧挺立的鼻梁,含著櫻桃的紅唇看起來很可口,精致的下巴,再往下是修長的脖頸,優美的鎖骨和肩線。因為人躺著,看不出來胸部的尺寸,應該不大,但也不小。腰很細,他雙手應該就可以握住。往下是平坦的小腹,再往下的陰阜外干干凈凈,沒有一絲毛發。合著的大腿,卻露出了一絲蹊蹺。

    葉久走上前,握住雙腿,然后掰開了它們。

    “嘖。”眼前的前后兩個小穴里,都插著碩大的假陽具,前面的小穴已經有液體浸了出來。葉久握住花穴里的那根陽具,晃了晃,然后拔了出來。葉久往外拔陽具的時候,居然能感受到小穴的吸力。陽具拔出后,小穴里積攢的淫水爭先恐后流了出來。葉久將陽具丟在一旁,然后解開了身上的浴袍。

    正在進食的洛音瞥了他一眼:“你要做什么我不管,別打擾到我進餐。”

    “你吃你的,我干我的。”

    葉久紫紅色的陰莖已經挺立,可以看到上面凸起的青筋糾結,尺寸居然比假陽具還要大一些。葉久把秋秋的腿掰的更開,幾乎成了一條直線。“這女人的身子真軟。”葉久如此說道。

    小穴已經完全不需要前戲了,濕潤和擴張都已足夠。葉久用龜頭頂開濕潤的唇瓣,然后就這樣停在了穴口沒動,雙手用力握住細腰,然后身子一挺,陰莖就挺進了陰道中。男人握住秋秋的腰的力氣很大,確保在這樣的動作下,秋秋的上身不會因為花穴受到撞擊而跟著動起來,她依舊能扮演著一個合格的“餐盤”。

    “呼。”粗大的陰莖挺進陰道,葉久就嘆了口氣,真他娘的舒服。棒身一進去就被吸住了一樣,里面像是藏了吸盤一樣,進去都有股吸力,讓他非常舒服。“咕嘰咕嘰”隨著肉棒在泥濘的小穴里進出,這樣交合的水聲也響個不停。

    而秋秋呢?她不敢亂動。“上菜”前被叮囑過,只要身上還有食物,她就不能隨意亂動。嘴中還含著那顆櫻桃,也不能喊叫,呻吟都封鎖在喉中。這感覺逼得她快要瘋了,只能攥緊了拳頭忍耐著,期盼著一旁的男人進食快點完畢,期盼身上的男人快點發泄完畢。

    進食的人依舊慢條斯,抽插的人的沖刺更猛烈了。陰囊撞在花穴外,打出“啪啪”聲。這動作雖然不會影響上半身,卻碰到了后穴中的陽具。那根陽具隨著男人的撞擊也動了起來,與那根真陰莖一起夾擊著秋秋。這樣的快感對于秋秋來說卻很煎熬,她不能做出反應,只能承受,就是在這樣的忍耐中,高潮居然快速的來了。她身上的肌肉緊繃了起來,小穴里的肉也絞緊了男人粗壯的陰莖,讓他舒爽的同時,也感覺陰莖的抽插難了起來。

    葉久自然知道女人這反應是高潮來了,在這種難以抽插的時候,他反而加緊了攻勢,猛烈的抽插了起來,然后射出了精液。在抽出軟掉的陰莖后,葉久說道:“這婊子操起來真舒服。”

    婊子兩個字,讓秋秋心揪了起來,一絲酸意涌了上來。是啊,她現在就是個婊子呢。

      標簽:陽具,陰莖,小穴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新泰 | 内江 | 玉林 | 江苏苏州 | 无锡 | 本溪 | 潮州 | 南安 | 新疆乌鲁木齐 | 库尔勒 | 新沂 | 澳门澳门 | 张掖 | 巴中 | 庄河 | 台山 | 枣阳 | 通辽 | 辽源 | 长葛 | 景德镇 | 涿州 | 玉林 | 铜川 | 广安 | 伊犁 | 阜新 | 十堰 | 巢湖 | 濮阳 | 靖江 | 吕梁 | 五家渠 | 扬中 | 海安 | 甘孜 | 葫芦岛 | 临汾 | 顺德 | 潜江 | 洛阳 | 绥化 | 黔西南 | 商洛 | 周口 | 眉山 | 扬州 | 洛阳 | 丽江 | 定州 | 日喀则 | 伊犁 | 邢台 | 鄂州 | 三亚 | 河南郑州 | 阿坝 | 商丘 | 绥化 | 忻州 | 清徐 | 巴彦淖尔市 | 灵宝 | 琼中 | 西藏拉萨 | 临海 | 株洲 | 丹阳 | 海拉尔 | 仁怀 | 龙岩 | 安顺 | 天门 | 兴安盟 | 桂林 | 乌兰察布 | 阜新 | 深圳 | 南平 | 铜陵 | 五指山 | 宿州 | 和田 | 公主岭 | 白银 | 库尔勒 | 铁岭 | 贵州贵阳 | 大庆 | 江门 | 铜陵 | 玉溪 | 林芝 | 塔城 | 通辽 | 衡阳 | 和县 | 基隆 | 蚌埠 | 神农架 | 滕州 | 昌吉 | 瓦房店 | 湖北武汉 | 临沧 | 怀化 | 莱芜 | 高雄 | 定西 | 吉林长春 | 神木 | 安吉 | 南阳 | 马鞍山 | 湖州 | 广州 | 河北石家庄 | 恩施 | 屯昌 | 武威 | 清徐 | 枣阳 | 益阳 | 泰兴 | 扬州 | 韶关 | 泰兴 | 宣城 | 临海 | 晋江 | 永新 | 无锡 | 临沧 | 松原 | 启东 | 鞍山 | 玉溪 | 甘南 | 三门峡 | 屯昌 | 雅安 | 贺州 | 简阳 | 澳门澳门 | 绥化 | 博尔塔拉 | 湘西 | 济宁 | 黄冈 | 聊城 | 桐乡 | 娄底 | 吐鲁番 | 酒泉 | 唐山 | 秦皇岛 | 河北石家庄 | 日喀则 | 武安 | 锡林郭勒 | 伊春 | 包头 | 大丰 | 白城 | 庄河 | 西双版纳 | 潮州 | 唐山 | 天长 | 琼海 | 芜湖 | 肇庆 | 黔南 | 广饶 | 临汾 | 阿拉尔 | 大庆 | 灌云 | 桐乡 | 商洛 | 铁岭 | 张家口 | 武安 | 聊城 | 灵宝 | 江苏苏州 | 阿克苏 | 明港 | 株洲 | 陕西西安 | 平凉 | 广西南宁 | 萍乡 | 桐乡 | 衢州 | 鹤岗 | 简阳 | 信阳 | 安顺 | 安阳 | 承德 | 咸阳 | 郴州 | 鸡西 | 六盘水 | 灌云 | 镇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