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隨筆/獸人/R18/男男/BDSM》契約01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11 15:09:24 閱讀: 字體:
    《隨筆/獸人/R18/男男/BDSM》契約01

    契約一旦簽訂,除非雙方合同,否則不予毀約。

    PM   3:45

    瑞克呆坐在電腦前,黃黑相間斑紋的左手托著毛茸茸的下巴發著呆,尾巴無精打采的從人體工學椅上垂下,辦公室里的冷氣若有似無的送出接近常溫的風,螢幕里的游標規律的閃動著,又是一個無聊的上班族下午。

    瑞克的老闆湯森、一只棕色的公牛,倚靠在瑞克身旁的隔板上,默默探出一對堅硬的牛角「你又在發呆了!」他鼓鼓的雙頰微微晃動著。

    「沒辦法呀,工作做完了暫時也不沒辦法干嘛。」瑞克攤了攤雙手,無奈的表示。

    「既然你這么閑的話,來我辦公室一趟,有事情想跟你確認。」湯森說完轉過他厚重的身軀,純白襯衫背后被汗水浸濕成半透明,棕色的皮膚隱隱若現。瑞克盯著眼前的美景似乎還是提不太起勁,他無奈的起身,跟著湯森的腳步走進他的辦公室。

    湯森抹了抹額頭上的汗珠一股腦的坐下,如釋重負的呼出一口氣「呼——看來該找人來修理這該死的冷氣了。」他抓起桌上的文件輕輕煽著。

    同樣悶熱的瑞克,兩手插在口袋里「那要聯絡廠商來修嗎?」他無精打采的問著。

    「先別說這個,你今天晚上有空嗎?」湯森扭捏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棕色的肌膚透過緊繃的白襯衫隱隱若現著。

    「當然有,我不會忘記的。」瑞克推了推眼鏡,緩緩說道。

    「那跟往常一樣,下班之后來我家?」湯森面帶潮紅不安地扭動肉臀,已經分不清是羞恥感還是悶熱室溫所造成的。

    「好。」瑞克推了推眼鏡,嘴角隱約露出一抹微笑。

    PM   8:15

    瑞克愉悅地推開房門,開了冷氣的房內飄散著一股淡淡的汗味,混合著薄荷空氣芳香劑那有點化學感的清香。而白天那只對他著使喚的公牛,正跪坐在自己面前,上半身還穿著那件不知道濕了又乾幾次的白襯衫,下半身只有一條緊身四角褲、絲質的四角褲緊貼的湯森的下身,肉團的形狀一覽無遺。

    瑞克鼻子出氣的哼了笑一下,斜眼瞥了跪在地上的湯森,湯森挺直了粗壯的腰桿子、期待的眼神直直望著瑞克,細長的牛尾不安地在地上拍打著。

    瑞克鬆開自己的領帶,緩緩地問湯森「你沖澡了嗎?」

    「按照您的要求,只有簡單的沖洗了后面跟重要部位。」湯森回答道,眼里閃過一絲不安。

    瑞克用解下來的領帶狠狠抽了湯森緊繃的上半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湯森緊閉雙眼「馬的——都多久了記不住我的要求?」瑞克狠狠地瞪著他「算了,后面有清就好。這次就再饒你一次,要是再犯一次就讓你吃不完兜著走。」他隔著內褲踩了湯森的肉棒,湯森輕輕地呻吟著「是的……主人。」

    瑞克拍了拍湯森的肩膀,示意他站起來。湯森撐起他巨大的身軀,站起來了起來將雙手握拳、拳心相對地朝瑞克伸去,瑞克隨后用剛卸下的領帶將湯森的雙手捆起來,牽著他往房間內部走去。

    略為昏暗的房里、各式各樣的玩具都有,整整齊齊地擺放在房間各處。瑞克牽著湯森走到一座不鏽鋼材質的支架前,將他牢牢捆住的手腕吊到支架最上面,湯森整只便呈一字形,粗厚的腳掌微微墊著腳尖、腳跟懸空的吊在架子上,襯衫也因為拉扯更顯得為緊繃,胸前的鈕扣一副快迸開似的。

    瑞克抓起架子旁一綑整齊的紅麻繩,緩緩地解開,安靜的房間里只有湯森微微的喘息聲和麻繩磨擦的聲音。

    瑞克將麻繩繞過湯森粗壯的后頸,解開胸前幾顆快被稱壞的釦子,一股腦地將緊繃的四角內褲扯下,露出褲子底下的肉棒,和囚禁的那巨物的枷鎖。

    刺鼻的汗味混合著肥皂淡淡香氣隨著內褲的解放沖出,瑞克滿意的檢查了貞操鎖上束帶的編號「這幾天沒有偷偷解開來吧?」他捧著湯森腫脹卻又被束縛著的性器問道。

    「報告主人,沒有。」湯森低著脹紅的臉頰,將頭撇到一旁。

    「很好。」瑞克滿意地笑了笑,用剪刀將束帶剪斷,鬆開枷鎖,束縛已久的肉棒便迫不及待的迸了出來,精神奕奕的高高翹著,濃稠的前列腺液從馬眼緩緩滴下「今天允許你射出來。」瑞克說著,邊用他毛茸茸的手指玩弄著從湯森馬眼流出的黏稠愛液。

    湯森彷彿被電到似的輕輕皺著眉,虛氣的說道「謝……謝謝主人……」他聲音微微的顫抖,興奮許久的肉棒高高的翹著。

    「喂,允許你今天射精不代表要你現在就射,要我先玩夠了你才能射。」瑞克不悅的皺著眉頭,一巴掌拍在湯森腫脹的肉棒上。

    這舉動反而加重了湯森的興奮感,突如其來的疼痛反而刺激了湯森敏感的龜頭「阿——是的,遵命。」他忍不住叫了出來。

    瑞克將掛在湯森身上的麻繩繞過他的胯下、再從后面拉起來,熟練的用龜甲縛將湯森綁了起來。湯森身上的白襯衫再度被汗水浸溼,緊繃的紅麻繩襯著溼透的肉體更為顯眼。湯森像一塊即將被享用的叉燒般吊著,豐滿的牛肉從襯衫與麻繩間脹出來,陰莖與陰囊也因為被繩子從根部束縛住而腫脹,濃稠的前列腺液順著肉棒翹著的弧度滴到地上,牽出一條透明的細絲在半空中晃著。

    瑞克滿意的端詳著自己的杰作,思考著接下來該怎么樣進一步玩弄眼前的獵物。湯森饑渴的眼神望著眼前的瑞克,張著嘴大口的嬌喘著。

    瑞克轉身打開柜子,挑了一條黑色皮革的眼罩,遮住湯森的眼眼睛、剝奪了他的視覺。

    被圍著眼罩的湯森試著望了望四周,想當然甚么都看不到,一對牛角不安地晃動著「主…主人,你想要做甚么?」湯森怯弱的問。

    瑞克不理會湯森的問題,隔著溼透的襯衫捏了他敏感的奶頭,意料之外的刺激使湯森再次叫出聲音「真該錄起來事后給你自己看看現在的樣子,叫得跟小白兔似的。」瑞克刺激著湯森森的敏感帶,邊言語挑逗著他。

    「對…我是一只淫蕩的兔子,請您填滿我空虛的肉穴。」湯森淫蕩著說著,白天那個嚴肅的主管蕩然無存。

    瑞克嘴角微微上揚,繼續玩弄著湯森的雙乳,敏感的奶頭透著襯衫顯現出來。粗糙的麻繩感磨蹭著湯森的會陰,產生酥麻的快感有如上千只螞蟻在那邊不斷竄動,令他忍不住夾緊臀部扭動著。

    單單只用手指玩弄似乎沒辦法滿足瑞克,他拿起架子上兩個木製曬衣夾,對準湯森的奶頭夾了上去。

    湯森的身體震了一下,鐵架似乎有點承受不住他龐大身軀的重量,發出金屬摩擦的聲音。

    瑞克持續的玩弄著湯森的乳首,湯森腫脹的肉棒持續的流出濃稠的愛液「我……我快忍不住了!——」瑞克還來不及阻止便聞到一股濃烈的腥味,他趕緊抓起地上的玻璃瓶湊到湯森的肉棒前,將他剩下噴出的汁液盛起來。

    瑞克將盛著湯森溫熱精液的瓶子往他臉上蹭,積了兩個多禮拜的腥臭味竄進湯森的鼻腔「你這家伙,我有準許你射精嗎?」他狠狠踹了湯森雖然剛射完卻絲毫沒有軟化跡象的肉棒。

    湯森發出悶鳴,低聲下氣地說「對…對不起……」

    「既然你這么愛射就讓你多射幾次,射到你射不出來為止。」瑞克狠狠的握著湯森的肉棒,用力地來回搓動,大拇指不停地刺激著湯森剛射精完、比平常更為敏感的龜頭。

    湯森扭動著被束縛住的身軀「不…不要這樣啦主人…對……對不起嘛——!」他邊呻吟邊道歉著,語氣卻絲毫聽不出想拒絕瑞克的意思。

    瑞克繞到他的背后,精壯的雙臂環抱著湯森的粗肉腰。他貪婪的吸食著湯森身上的汗味,右手仍然不斷用力的撮弄他的肉棒,左手則朝乳首上的木夾進攻。

    瑞克興奮的肉棒頂著湯森豐滿的臀部不斷磨蹭著,來自各方面的快感不停地刺激著湯森,很快地便又繳械在剛才的玻璃瓶里。

    「都射一次了還能射這么多,果然是粗勇牛才辦的到的事呢。」瑞克看著半滿的玻璃瓶,忍不住讚嘆著。

    瑞克將手指湊到湯森嘴邊,上面還沾有些許湯森剛射出沒多久的雄汁

    「吃掉。」

    他命令湯森,隨即將自己的手指塞進湯森嘴里,一股鹹腥味從舌尖蔓延到湯森的舌根。

    他貪婪的吸吮著瑞克的手指,將上面殘存的自己的精液舔食得一乾二凈,滿足的咂了咂嘴。

    忍耐許久的瑞克已經無法再繼續忍下去了,他迅速地拉開拉鍊,將褲子退到膝蓋處,掏出自己脹紅的肉棒,倒了一點剛才湯森射出的精液在自己的屌上,掰開他的臀部,直接挺進湯森的體內。

    突如其來的入侵感伴隨著撕裂的疼痛感重擊湯森的大腦,儘管剛才清洗的過程中有稍微放鬆過,仍然無法承受肉棒忽然的入侵「阿————不要——好痛!」湯森放聲叫著,卻被瑞克當作耳邊風,受侵犯的羞辱感不斷朝向他襲來,羞恥、刺痛與快感交雜在一起,已經射過兩次的肉棒又不爭氣地硬挺了起來。

    瑞克不斷地將自己的肉棒挺進湯森的體內「嘴里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嘛!射了兩次干幾下又硬成這樣,我看你根本欠干吧。」瑞克的言語不斷挑逗刺激著湯森的腦袋。這幾個月下來,瑞克已經把湯森的點摸得清清楚楚的,找到了一個最適合的角度便不斷的挺進。

    湯森臀部不斷受到一波波沖擊,腦袋已經無法思考,只能跟著撞擊的節奏不斷放聲淫叫。膀胱感到一陣陣痠脹感,清澈的液體隨即從湯森的馬眼噴出來,隨著撞擊的力道噴灑在地上,房間內瀰漫著汗液蒸發與尿液淡淡的腥味。

    隨著不斷地抽插,瑞克終于也忍受不住射精的慾望。他雙手抓著湯森肥滿的臀部,精實的背直直的挺著,輪廓分明的腹肌興奮的一陣陣緊縮,將自己的肉棒挺進湯森體內最深處,龜頭被肉壁緊緊包覆住,他忍不住低聲嘶吼著「阿——!射了!」瑞克感到龜頭被肉壁緊緊的吸住,他知道就在自己將精液射進湯森體內之時,他也因為不斷的被刺激體內的G點而射出了今天的第三發。

    瑞克將自己的肉棒緩緩抽出湯森的身體,濃稠的精液混著些微血絲從湯森被蹂躪過的后庭里流出。被干到虛脫的湯森雙腳無力,已經站不直了。身體的重量全部依靠在被綁住吊掛的雙手,瑞克趕緊將他卸下支架,全身無力的湯森就這樣撲倒在瑞克精壯的胸膛上,要不是瑞克平常有在鍛鍊,不然可承受不起如此的重量。

    瑞克輕輕地抱著湯森,摸了摸他的頭,溫柔地問「你還好嗎?」

    「還好,剛才很舒服唷。」湯森蹭了蹭瑞克胸口,撒嬌似的說著,堅硬的牛角摩擦著瑞克的鎖骨。

    瑞克滿意的笑了笑,扶著腿軟的湯森,將他身上的束縛物和溼透的襯衫迅速卸下,隨后也將自己被汗液浸濕的襯衫脫下,連同褲子堆在一起。

    瑞克和湯森輕輕地抱著,吸了汗水的毛貼著他棕色粗糙的皮膚。他溫柔的撫摸著湯森寬厚的背,在他耳邊問到「要一起洗嗎?」湯森無力的嗯了一聲,勉強站穩了雙腿,瑞克便牽著踏著輕飄飄步伐的湯森一起走進浴室。

    進浴室前瑞克望一眼掛在墻上的時鐘。

    PM   10:45

      標簽:瑞克,自己的,肉棒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慈溪 | 宁夏银川 | 曲靖 | 云南昆明 | 仁寿 | 石狮 | 禹州 | 新沂 | 澳门澳门 | 商丘 | 邯郸 | 塔城 | 张家口 | 齐齐哈尔 | 项城 | 海北 | 平顶山 | 渭南 | 内江 | 台北 | 龙口 | 柳州 | 阳江 | 库尔勒 | 忻州 | 茂名 | 张家界 | 湖州 | 遵义 | 塔城 | 启东 | 潜江 | 邵阳 | 邳州 | 甘肃兰州 | 乐山 | 徐州 | 岳阳 | 新沂 | 钦州 | 瑞安 | 鸡西 | 菏泽 | 鞍山 | 赤峰 | 神农架 | 改则 | 克孜勒苏 | 锡林郭勒 | 来宾 | 阳春 | 海西 | 万宁 | 东营 | 渭南 | 海门 | 淮北 | 黔南 | 乳山 | 大兴安岭 | 霍邱 | 宁德 | 伊犁 | 白城 | 梅州 | 长垣 | 临汾 | 山东青岛 | 镇江 | 沧州 | 锦州 | 安岳 | 庆阳 | 崇左 | 燕郊 | 宝应县 | 库尔勒 | 北海 | 随州 | 濮阳 | 淮南 | 辽宁沈阳 | 保亭 | 金华 | 台南 | 浙江杭州 | 兴化 | 许昌 | 灌南 | 毕节 | 阿拉尔 | 宁夏银川 | 改则 | 兴安盟 | 靖江 | 张掖 | 霍邱 | 嘉善 | 怀化 | 汝州 | 赵县 | 通化 | 呼伦贝尔 | 十堰 | 海安 | 平顶山 | 天水 | 临夏 | 塔城 | 汕尾 | 甘孜 | 济南 | 毕节 | 衢州 | 醴陵 | 汉中 | 兴化 | 建湖 | 克拉玛依 | 宣城 | 昌吉 | 忻州 | 日照 | 垦利 | 常德 | 淄博 | 海南 | 揭阳 | 海门 | 江苏苏州 | 兴安盟 | 甘孜 | 辽源 | 象山 | 图木舒克 | 汕头 | 河北石家庄 | 荆州 | 张北 | 广州 | 玉林 | 莆田 | 莆田 | 保亭 | 辽源 | 秦皇岛 | 澳门澳门 | 张家界 | 临猗 | 鸡西 | 吐鲁番 | 鹰潭 | 海东 | 温岭 | 泸州 | 衡水 | 香港香港 | 信阳 | 邢台 | 潮州 | 临汾 | 广汉 | 燕郊 | 宣城 | 甘南 | 赣州 | 保亭 | 柳州 | 台山 | 吴忠 | 昆山 | 赵县 | 自贡 | 崇左 | 桂林 | 包头 | 岳阳 | 汕头 | 楚雄 | 延安 | 潜江 | 平潭 | 鄢陵 | 余姚 | 姜堰 | 三亚 | 如皋 | 陕西西安 | 焦作 | 临沧 | 高密 | 东阳 | 朝阳 | 延边 | 湘潭 | 汕头 | 商洛 | 三沙 | 阿里 | 中山 | 湛江 | 吴忠 | 兴安盟 | 廊坊 | 娄底 | 海南海口 | 温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