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獸人/R18/男男》狩獵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11 15:09:24 閱讀: 字體:
    《獸人/R18/男男》狩獵

    在很久很久之前、野性尚未消散之際,狩獵,才是生存的唯一辦法。

    然而經過幾千年的演化,我們的獸性已被逐漸地淡忘,唯有在身體特別需要的時候,那股野獸般的情感才會稍稍探出頭,驅使著我們短暫的慾望。

    在這水泥叢林里,各個互相猜疑,互相使出角力、互相拉扯,平時壓抑著的情感總得有個地方宣洩,這地方就是為了這些情感而衍生出來的。

    韓向上,這名子顧名思義就是當初父母在取名時,希望他可以永遠保持向上的心態,進而爬到屬于這個世界的頂點。

    然而世界并不如所想的簡單明了、容易攻略。在這險惡的社會,靠著大學新鮮人的微薄薪水根本就沒辦法在這社會存活。繳房租就去掉一大半了,別說是找個感情上的歸宿了,光是要養活自己根本非常困難,更別說韓向上的喜好跟別人相比是比較 不一樣 的那種。

    對向上來說,他已經是這里的常客了。每當周末夜晚寂寞需要體溫之時,他就會來這里狩獵,對他來說,這就是屬于他的叢林,一座解放慾望的叢林。

    他拎著鑰匙圈晃到置物區,找到上面有著同樣號碼的置物柜,輕輕的將鑰匙插進鎖頭里轉開來,鎖頭噹啷的發出愉悅的金屬摩擦聲。

    卸下了全身的衣物,布料在他茂密的毛皮上摩擦著,尾巴已經隱藏不住他興奮的心情,尾端愉悅的搖擺著,下腹有種微微脹的感覺,好像所有情慾即將爆發的感覺。

    他圍上這里提供的大毛巾,往浴場悠悠晃去,沖個澡準備狩獵開始。對他們來說這也是一種儀式,縱使出門前已經在家里梳洗過,還是要在這沖個澡,用熱水點燃已經一發不可收拾的慾火。

    他坐在塑膠椅凳上望著眼前鏡中的自己,昏暗的燈光里雖然看不太清楚五官樣子,但只要身材可以看得清楚就一切好說了。

    大學參加過柔道社的他,身材算是有鍛練過的。渾厚的下巴、寬厚的肩膀、略為團結的腹部、穩固的下盤,不愧是當初社團里的重量級好手,粗壯雙腿中的東西當然也是他自豪的地方之一。

    熱水從蓮蓬頭中撒出,順著毛髮流下,他瞥了一眼在他左手邊沖洗的犬,由于坐著看不太出來身高,不過渾圓的肚腩、厚實的肉胸以及粗壯肥嫩的小腿簡直超級對韓向上的味口。

    犬似乎也注意到韓向上在看他,對著他微微一笑,關了熱水走出淋浴間。

    韓向上趕緊草草結束沖澡,想要尾隨出去。圍好浴巾后便走出淋浴間,雙腿間的肉條興奮的微微充血,像條蒟蒻般掛在那晃動著。

    步出淋浴間后,他開始尋找剛剛那只胖壯犬的蹤跡,怎知四處張望已不見蹤影,向上感到些許失落感,興奮的尾巴輕輕的垂下。

    向上沮喪伸手撥開房間門口掛著的布簾「不能被這點小挫折打敗!先來去那邊碰碰運氣吧。」他邊想著邊晃進小房間,原本昏暗的燈光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無窮的黑暗,就連貓科的他也伸手不見五指。他小心地踩著步伐,試著讓雙眼適應黑暗,然而隨著腳下踩著的軟墊發出塑膠摩擦的聲響,無數雙手往他襲來。

    此刻、獵人反倒成了獵物。

    不知道是誰們的手攻擊著向上的肉體,兩邊的乳頭分別被不知道是誰的手挑逗著,輕輕的搔癢著、揉捏著。

    隨后他感到一個溫熱的觸感,原本的手變成了舌頭,輕輕吸吮著向上的乳頭,觸電般的快感隨之涌上,從胸口竄流到大腦、再蔓延到全身各個部位。彷彿所有個感官都被無限放大,肉棒也跟著被通電似的站了起來。

    向上在黑暗里、用手摸了摸他的各個對手以做確認,禮貌性地撥開了不屬于自己喜好的類型的手,而對方們也識相的停止攻擊,留下一個有著彈性觸感的獵物。

    向上靠著墻,輕輕地抱著他,他的皮毛摸起來柔軟中帶有一點粗糙,是屬于中等長的的毛。

    他吸吮的吻著向上的脖子,一手搓弄著他的乳頭、另一手則不安好意地往下半身摸去。

    當視覺被剝奪之后,其他方面感官的感受反而被放大了。

    向上現在能做的只有放棄抵抗,完完整整的感受著來自肉體的快感,浴巾里的肉棒毫不遮掩的頂著對方的肚子,他伸進浴巾里握住向上的肉棒,來來回回輕輕的套弄著。

    而里頭早已濕得不像話了,他將向上的包皮緩緩退去,用手撮弄著向上的龜頭。

    肉棒被別人掌握在手中的向上,現在能做的只有靠在墻壁上「嗚...好爽...」他感受著來自胯下的愉悅,忍不住輕聲呻吟著。對方好像也對此十分的滿意,便站起來在向上耳邊輕輕說到「我們去小房間吧?」他小聲地問,呼出的空氣輕拂著向上的耳根。

    隨著他的步伐,周遭漸漸明亮起來,說是明亮其實也只是回到與剛才差不多的昏暗罷了。

    不過此時,向上終于看清楚他的面貌,正是剛才淋浴時對他微笑的胖壯犬!

    「原來是你呀。」向上露出滿意的笑容,今天運氣真是不錯。

    胖壯犬也露出了微笑,略帶靦腆的說「是呀,從剛才淋浴的時候就注意到你了。」他牽著向上找到了一間空的小房間。

    「這樣比較不會被打擾呢。」他轉身鎖上了房門,但此時向上已經按耐不住燃燒許久的火,將胖壯犬壓在門板上,饑渴的吸食著他的舌頭。

    胖壯犬絲毫無法抵抗,整只被向上壓在門上「恩...哼......」邊挑逗著向上的敏感地帶,呻吟聲從他布滿細細鬍渣的嘴里滑出,那種欲蓋彌彰的淫蕩感令向上稍微軟掉的肉棒又恢復了剛才的興奮度。

    他搓弄著胖壯犬的溼透的龜頭,用手指肆無忌憚的玩弄著他的馬眼,透明的汁液纏繞在手指上「看來你也很興奮嘛,都濕成這樣了。」他語帶挑釁的對胖壯犬說著,內心中壓抑許久的虐待狂性格展露無遺。

    是時候讓他也爽一下了,向上緩緩蹲下,用舌頭輕輕的舔了龜頭前端「汪嗚......」胖壯犬似乎也回歸了野性,忍不次叫了一聲,渾厚的肉體有如觸電般地輕輕顫抖著。

    雖然他的肉棒稱不上是向上遇過最大的,不過也是這其中數一數二壯觀的。粉嫩的龜頭散發著光澤,隨著他的心跳誘人的跳動著。欣賞一番之后,向上將他的肉棒整根塞進自己嘴里。

    胖壯犬顧不得小房間糟糕的隔音,忍不住叫出了聲音「阿...好...好爽.........」淫叫的聲音漸漸大了起來。

    向上一手抵住門板、一手持續搓揉著胖壯犬脹紅的肉條,站起來在他耳邊低聲呢喃著「小聲點唷,隔音不太好你淫蕩的叫聲可是會被其他人聽到的呢。」隨后便蹲下繼續享用著他的肉棒。

    胖壯犬似乎難以忍受這種言語羞辱的興奮感,咬著下唇忍住快感呻吟著「嗚...恩......」儘管他試著壓低音量,呻吟聲在向上耳里仍是聽得十分清楚。

    「嘖嘖,連害羞的樣子也這么可愛呢。」向上站了起來,靠著墻壁,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蹲下。

    胖壯犬似乎也知道向上在想甚么,蹲下來迫不及待地含住他的肉棒。

    興奮許久的向上終于在此刻得到了解放,就好像插頭終于找到了合適的插座、通了電一般,無數的快感再次從下腹部涌上來。

    向上低下頭看著賣力服務自己的胖壯犬,忍不住想更進一步的玩弄他「喔嘶...滿會吹的嘛。」他將雙手放到胖壯犬的頭上,不在乎整根沒入胖壯犬嘴里的屌會不會對他來說太大,自顧的輕輕抖抖動他粗壯的腰。

    龜頭頂到胖壯犬咽喉的摩擦感令向上忍不住粗聲嘶吼著「阿...好爽......」

    儘管嘴里塞著向上巨物的胖壯犬遭受到如此粗魯的對待,他的興奮感反而不減反增,不斷地從喉頭里傳出愉悅的呻吟。

    眼前如此受虐狂的胖壯犬,令向上更為興奮「怎樣?你喜歡這樣啊?」他伸出腳掌,輕輕地踩著跪著的浪犬垂在地上的肉棒。他也沒有任何抵抗的意思,任由向上肆意凌虐著他雙腿之間的快感泉源,愉悅的泉水放蕩的涌了出來。

    此時已經不想再多管甚么了,他再次拍拍胖壯犬的肩膀,示意他趴下。

    胖壯犬識相地趴了下來,用雙手輕輕掰開自己的肉臀,尾巴害羞地垂在左邊,粉嫩的菊花在向上面前一覽無遺。

    向上用雙手撥開胖壯犬蓬鬆柔軟的尾巴,伸出舌頭輕輕舔了一下他的嫩穴。

    一股酥麻的快感從胖壯犬后庭直擊他的大腦「阿——」他忍不住叫了出來。

    向上語帶微怒的賞了他肉臀一巴掌「就說了小聲點,太大聲讓大家聽到可不好唷。」隨后便繼續進攻著胖壯犬的肉穴。

    似乎是放鬆了,舌頭比較能進去了,向上撐起自己壯碩的肉體,在自己的肉棒均勻抹上潤滑液。

    他將肉棒頂在胖壯犬的洞口,在他耳邊輕輕吹氣對他說「我要進去啰。」邊說邊不斷的用屌磨蹭著他的后穴。

    胖壯犬回頭望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向上「恩......好...」他害羞地回應著,臉上靦腆的表情一覽無遺。

    但向上似乎不想讓他如此容易得逞,持續用肉棒輕輕地磨蹭著胖壯犬敏感的菊花。被如此對待的胖壯犬按耐不住心中的期待,雙爪握著拳,試著穩住情緒般「拜託你...好癢...快...快點進來...」他輕聲的哀求著向上。向上一手抓著胖壯犬的尾巴,另一手扶著也已經興奮到脹痛的肉棒,慢慢地挺進他的嫩穴里。

    巨大的異物插入了后穴,胖壯犬感受到無比的充實感,整個被塞得滿滿的,渾圓的肚子隨著激烈的呼吸不斷地起伏著「呼...阿......你的肉棒...好...好燙。」胖壯犬已經控制不住音量,放聲呻吟著。

    向上將整根屌推入他的后庭里,肉棒被溫熱柔軟的肉壁緊緊包住「吼斯——你也是!好緊...」向上也忍不住的低聲嘶吼著。

    過一會兒,胖壯犬似乎是適應了向上的巨物產生的入侵感,呼吸的起伏稍稍緩和了一些「那我要開始動啰?」向上抓著胖壯犬的尾巴對他說。

    「恩...小...小力一點...阿————」向上不管他說到一半,直接將屌抽出一半、再用力挺進胖壯犬體內。

    面對突如其來猛烈的連續撞擊,胖壯犬忍不住放聲呻吟著「小...小力一點...」縱使剛才已經適應過向上粗肥的肉棒,被這樣猛烈抽插的胖壯犬已經處于快感崩潰的邊緣,撐著地板的雙臂微微顫抖著。

    向上毫不客氣地侵犯著胖壯犬,肉體的撞擊聲此起彼落「阿——這..這樣...會...…會壞掉...啦...」儘管胖壯犬邊呻吟邊哀求著,但向上知道,縱使對方嘴上哀求著小力一點,但在他內心深處,是渴望被這樣粗魯的、狠狠地抽插著的。

    向上不理會他的哀求,抓著他毛茸茸的尾巴繼續猛烈抽插著「阿——頂...頂到了——!」胖壯犬還來不及叫完,透明的前列腺液混著些許尿液便從他的馬眼里,隨著撞擊的節奏不斷漫出。

    頓時之間周遭的空氣充滿了淡淡的尿味、混雜著流汗的味道,刺激著兩只野獸的嗅覺「阿...好爽!」每當汁液涌出,向上便感到肉壁緊緊的吸住自己的肉棒,隨之而來的是比一開始剛進入時更加猛烈的快感

    在向上瘋狂的刺激之下,胖壯犬終于忍不住了「我...我要射了!」他放肆的浪叫著,將顫抖著的左手往自己的肉棒伸去、試圖去接住即將射出的精液。

    向上腫脹的肉棒也按耐不住醞釀許久的激情「我也是!」向上嘶吼著。

    胖壯犬的肉棒涌出白濁色的濃稠精液,隨著沖撞的力道噴到他的手、整個地墊都是。

    向上見狀更是興奮不已「哦!射真多!!」他用力地扯著胖壯犬的尾巴,將他狠狠壓在地上「吼————!」愉悅突破臨界點,向上感到大腿及下腹部感到一陣緊縮,他弓起背,肉棒深入挺進胖壯犬的體內,一點也不剩的將自己的精華全部射進胖壯犬渾圓飽滿的體內。

    兩只野獸大汗淋漓,周遭瀰漫著雄性的腥味「呼——哈哈,你真會射,噴到處都是!」向上鬆開抓著胖壯犬尾巴的手,尚未軟掉的肉棒還在他插體內。

    「當然阿...爽成這樣不多射點對不起你嘛...」胖壯犬稍稍側著身子,害羞地回應著。

    向上看著地墊,內心感到成就感的微笑著「看來等等要叫他們來清一下了呢。」將逐漸軟掉的肉棒抽出胖壯犬的紅腫的菊花,白濁濃稠的精液便混著抽插到發白的潤滑液泡沫,從那個被凌虐過后的后庭緩緩流出來。

    胖壯犬抽了幾張衛生紙擦了擦手及身體,害羞地望著向上不發一語,好像還沒從剛才的快感中完全抽離。

    向上輕輕拍了胖壯犬的飽滿的肉臀「好啦,起來去沖一沖啰,乾掉黏在毛上就不好了。」他一反剛才的霸道蠻橫,溫柔地說道。

    「好...」胖壯犬抹了抹毛上的汗液,拾起浴巾走出小房間。

    就這樣,韓向上結束了他無數個縱慾夜里其中一晚,暫時的滿足感麻痺了一成不變的生活,疲憊的臉上也似乎能勉強擠出一點真誠的笑容。

    ※預防疾病,安全性行為,做愛請戴保險套

      標簽:肉棒,自己的,在他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惠州 | 贺州 | 安阳 | 大庆 | 庆阳 | 黄山 | 馆陶 | 朝阳 | 绍兴 | 乌海 | 海北 | 单县 | 汉中 | 果洛 | 瑞安 | 广安 | 忻州 | 安岳 | 台南 | 青州 | 泰州 | 邳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石狮 | 陇南 | 汉中 | 湘西 | 丹阳 | 张家界 | 灵宝 | 黔东南 | 寿光 | 鄂尔多斯 | 中卫 | 阿坝 | 安康 | 鹤岗 | 汝州 | 郴州 | 五指山 | 单县 | 余姚 | 台南 | 保定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资阳 | 常德 | 石嘴山 | 厦门 | 杞县 | 广汉 | 邵阳 | 达州 | 泰兴 | 莆田 | 德州 | 连云港 | 防城港 | 忻州 | 临猗 | 扬中 | 云南昆明 | 桓台 | 邵阳 | 自贡 | 高雄 | 玉林 | 湘西 | 聊城 | 青州 | 石河子 | 玉树 | 永州 | 海北 | 公主岭 | 大庆 | 株洲 | 昌吉 | 丹阳 | 阜新 | 台南 | 定州 | 东海 | 南充 | 林芝 | 金华 | 乌兰察布 | 张北 | 肥城 | 渭南 | 正定 | 商丘 | 九江 | 保山 | 娄底 | 延安 | 贵州贵阳 | 台北 | 白城 | 建湖 | 安康 | 佛山 | 蓬莱 | 汝州 | 信阳 | 宁波 | 张家口 | 禹州 | 甘南 | 三明 | 莒县 | 宜都 | 石嘴山 | 深圳 | 神农架 | 启东 | 厦门 | 金华 | 青海西宁 | 佛山 | 保定 | 中卫 | 昌吉 | 辽宁沈阳 | 乳山 | 锡林郭勒 | 琼中 | 四川成都 | 濮阳 | 长葛 | 汉中 | 宜昌 | 大庆 | 蓬莱 | 鹤岗 | 黑河 | 宁波 | 广元 | 姜堰 | 湘潭 | 简阳 | 余姚 | 余姚 | 赤峰 | 兴化 | 邢台 | 义乌 | 承德 | 烟台 | 忻州 | 贵州贵阳 | 邢台 | 宜宾 | 阜阳 | 云南昆明 | 秦皇岛 | 那曲 | 来宾 | 宁国 | 安吉 | 乌兰察布 | 黔南 | 玉溪 | 保亭 | 咸阳 | 柳州 | 咸宁 | 如皋 | 金华 | 枣庄 | 漯河 | 阳江 | 揭阳 | 张家界 | 澳门澳门 | 丽水 | 嘉兴 | 伊春 | 商洛 | 玉林 | 潮州 | 澄迈 | 甘南 | 平潭 | 江苏苏州 | 中卫 | 燕郊 | 青州 | 那曲 | 和田 | 白城 | 恩施 | 保定 | 兴化 | 临沧 | 怀化 | 正定 | 宝应县 | 濮阳 | 徐州 | 南阳 | 嘉峪关 | 温州 | 临汾 | 抚州 | 深圳 | 河北石家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