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輕鬆寫小故事】分身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09 20:23:09 閱讀: 字體:
    【輕鬆寫小故事】分身

            今天,我到表妹家玩。

          「誒,銅人,可不可以幫我個忙?」看到表妹賤兮兮的笑容,這是不懷好意呀。

            而且,叫什么銅人啦!我只不過是LOL都打不上銀牌,一直卡銅牌,然后,喜歡桐人而已,要叫成這樣?

            「妳又要叫我干嘛?很煩耶。」

            「就是啊──,『女王』出專輯了,我有買,但是她簽唱會的那天,我要去補習,沒辦法去,而且那辦在隔壁的隔壁市。我就想說,你不是大學生嗎?大學生都不是蠻閑的?所以,想請你幫我去簽唱會簽名。」

            妳這是歧視大學生!

            「女王是誰啊?我怎么沒聽過。」

            「你很落伍耶,走,到我房間。」

            進到她房間,我就看到墻壁上貼著一張大海報。

            「那就是女王?」我指著海報,「那不是林姊嗎?」

            林姊,歌手林雨的暱稱。林姊其實才二十出頭的年紀,但因為個性成熟、溫和,像姊姊一樣,所以,被粉絲和不少藝人這樣稱呼。

        「你很笨,那是從林雨身上誕生出來的分身,不是林雨,只是長得一模一樣而已。」

        我大概了解這是什么情況了,原來這次的專輯是用這種模式。

        「好,女王就女王,但是,我干嘛就一定要幫妳,我又沒好處。」

        「我有朋友可以和你組隊,包準你可以上銀牌。」

        「成交!」

        「這就是女王的專輯,收好,拿回來我發現有磨損,你就死定了。」

        表妹拿給我一個大袋子,我打開來看,發現里面竟然有十張專輯。

        「妳買這么多,太夸張了吧,妳媽知道嗎?」

        「閉嘴啦,要你管,你最好不要多管閑事,去跟我媽說什么。」

        從表妹家拿回專輯之后,終于到了簽唱會當天。

        林姊結束了表演后,大家開始排隊簽名。

        我回想剛剛的表演,林姊這次做的改變還真是非常大,除了整個人的言行舉止不一樣,服裝也變得比以前華麗有氣勢,但有點浮夸,歌曲上不再是各式的情歌,而是詭譎多變,例如:主打歌〈我是女王,給我跪下〉,就是首奴性極高的人非常喜歡的歌。

        我嚴重懷疑,是不是每個林姊的粉絲都因此變成奴隸了。

        終于輪到我了,我上前去,拿出我那十張專輯放在桌上。

        「哦,不錯嘛,很有心意。」林姊看到后,輕笑著說。

        「林姊,我和我的朋友都非常喜歡妳,見到妳真的好高興。」

        沒想到林姊和周圍的人群一片沉默。我很正常地打招呼,沒講錯什么啊。

        林姊微微瞇起眼睛,說:「誰是林姊,搞清楚我是誰?」

        這時,我聽到旁邊的人群細碎的說話聲,「他是誰啊?有夠白目!居然敢冒犯女王,把女王認錯人,死眼殘。」

            此起彼落的咒罵聲環繞著我,甚至還有人用手肘故意頂我。

            糟糕,在此刻之前,我都還是把女王當作是林姊,但她們就是同一個人,有必要這么認真嗎?

            「對不起,女王,我說錯話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女王手一抬,就把一張專輯扔了出去。我當場傻住,喂!那不是我的專輯,表妹會生氣的啊。

            「去撿回來,讓我看看你對我的忠誠。」女王說。

            看來不做是要不到簽名。我小跑出去,一旁的工作人員也跟過來對我說:「抱歉,讓你受委屈了,你也知道我們林姊,啊,不是……是女王性格就是這樣,很抱歉,請你多忍耐。」

            看來連工作人員都不是很習慣女王的作風和設定。

            我撿起專輯走回桌旁,「女王,對不起,我和我朋友真的很喜歡妳,剛才的事請妳原諒。」

            女王冷哼一聲,「你這種冒失鬼,我可不會和你握手。簽唱會,名是一定要簽的,但有條件,我要你跪下。」

            「我要你跪下」這幾個字就像鐵球一樣,砸進我的腦袋里,讓我一陣暈眩。怎么可能!剛才排我前面的那位,雖然也是畢恭畢敬,奴性畢現,但他可沒受到這樣的待遇啊。

            「女王,怎么會,妳是在開……」

            「你以為我在開玩笑?你可以試試看。」

            跪下這件事,我千百個不愿意,就在我內心掙扎,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我發現幾名工作人員朝我這走過來了。

            看來是他們看不過去,要來處理了,太好了。結果,有兩個人一左一右,把我架著,身后有幾個人踹我,頂我膝關節處,讓我不得不下跪。我想掙脫,但掙脫不了。

            女王見狀,尖聲大笑,開始簽名。

            「我不要簽名,放開我,放開我……妳這個惡魔,放開我……」

            但這一切只是徒勞,到了女王簽第六張的時候,我的視線開始模糊,眼淚不由自主流了下來。

            我聽到有人對我嘻笑,「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女王這樣對你,可是特別待遇,你應該感到光榮。」

            女王簽完了,我也被放開了。女王手一掃,把十張專輯掃了出去。

            「不要啊。」這樣十張專輯都會磨損的。

            叫一叫并沒能讓時光逆轉,有些專輯就這樣打在我身上。

            我忘了自己是怎么帶著那十張專輯回家的。

            只知道,隔天將這些專輯交給表妹時,她憤怒地質問我:「為什么專輯上這個多刮傷?」

            我回答:「是妳最愛的女王弄得。」

            卻被無情地趕出門外,而當初的約定也不算數了。

            我的背貼在門上,順著門滑下,一屁股坐在地上,又是無力地哭泣。

            隔天早上,我請了假,前往我的秘密基地──一個罕無人煙的郊外河堤。

            但我到的時候,卻發現有個人已經在那里了。

            是女王!

        「公司這什么鬼企劃!把我逼成這樣,每天都要演戲。要女王是嗎?那我就豪物顧忌地耍特權,該死的,這些賤民,這些臭蟲。」女王雙手抱著頭,大聲喊叫。

        過了一會,她又放下雙手,背在身后,溫和地說:「女王,妳不能這樣子,要冷靜,公司這樣,也是為了讓妳更受歡迎,女王就應該優雅而自傲。」

        她就這樣變來變去,像是林姊和女王分裂成兩個人格在對話。我舉起手機偷拍她整個過程。

        這情況沒有持續很久,像是承受不住似的,她開始瘋狂甩動她的長髮,張牙舞爪地瘋狂亂跳亂叫。

        我鼓起勇氣又拍了一小段,才趕快離開。

        我回到家,打開電腦,將這影片寄給幾個新聞臺。表格上的資料我亂填,只在備注欄上寫道:「知名歌手林姊在河堤發瘋。」

        雖然爆料者的資料不正確,但有這段影片,新聞臺絕對不會不報導。

        果不其然,各大新聞都開始報導,網路上也是一片議論紛紛。

        就在我以為林姊就要遭受一次慘痛的重擊時,林姊的公司居然發了份聲明稿,說明這是林姊還未公開的最新分身──精神失控者,小莓。

        林姊的人氣隨著小莓的曝光更加上漲。我看著這失控地展開,頹然地倒在地上,低聲呻吟。

      標簽:女王,專輯,表妹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佳木斯 | 玉林 | 如东 | 凉山 | 鸡西 | 钦州 | 福建福州 | 咸阳 | 牡丹江 | 酒泉 | 株洲 | 随州 | 温岭 | 邯郸 | 滨州 | 博罗 | 长治 | 梧州 | 青海西宁 | 琼中 | 呼伦贝尔 | 肥城 | 深圳 | 玉林 | 张掖 | 霍邱 | 上饶 | 靖江 | 瑞安 | 玉林 | 株洲 | 湘西 | 南平 | 乐山 | 潜江 | 高密 | 遵义 | 明港 | 大庆 | 海东 | 滨州 | 澳门澳门 | 厦门 | 海拉尔 | 荆州 | 鸡西 | 高密 | 扬州 | 大丰 | 潍坊 | 沛县 | 普洱 | 庆阳 | 邵阳 | 阿拉尔 | 桂林 | 日喀则 | 赣州 | 舟山 | 秦皇岛 | 张家口 | 泉州 | 馆陶 | 克孜勒苏 | 乌海 | 东台 | 德州 | 德州 | 铜仁 | 保定 | 江西南昌 | 阿里 | 景德镇 | 达州 | 改则 | 义乌 | 舟山 | 平凉 | 海安 | 阿勒泰 | 巴彦淖尔市 | 遂宁 | 双鸭山 | 云浮 | 改则 | 汉中 | 黄山 | 遵义 | 株洲 | 钦州 | 黔东南 | 秦皇岛 | 广汉 | 广安 | 三明 | 琼海 | 东海 | 淄博 | 吉林 | 克孜勒苏 | 义乌 | 明港 | 呼伦贝尔 | 永康 | 佛山 | 临汾 | 天门 | 廊坊 | 邳州 | 镇江 | 西双版纳 | 临汾 | 嘉峪关 | 晋江 | 景德镇 | 迪庆 | 神木 | 南充 | 长兴 | 金华 | 绥化 | 宁德 | 洛阳 | 新余 | 百色 | 茂名 | 甘南 | 中山 | 阿勒泰 | 阳泉 | 黄石 | 滕州 | 无锡 | 莱芜 | 河源 | 牡丹江 | 海北 | 信阳 | 陕西西安 | 普洱 | 燕郊 | 保亭 | 安阳 | 瑞安 | 邵阳 | 牡丹江 | 湘潭 | 溧阳 | 安徽合肥 | 开封 | 大庆 | 定西 | 哈密 | 唐山 | 清远 | 灵宝 | 榆林 | 百色 | 玉树 | 扬中 | 盘锦 | 汕尾 | 日土 | 那曲 | 汉川 | 枣阳 | 馆陶 | 芜湖 | 湖南长沙 | 海安 | 正定 | 蚌埠 | 诸城 | 文昌 | 宜昌 | 吉林 | 恩施 | 长垣 | 燕郊 | 南充 | 宜都 | 惠东 | 大丰 | 南京 | 朔州 | 莆田 | 东海 | 兴安盟 | 宿州 | 琼中 | 博尔塔拉 | 防城港 | 醴陵 | 桐城 | 山东青岛 | 昭通 | 宜昌 | 赵县 | 台州 | 云浮 | 六盘水 | 天水 | 鄂尔多斯 | 五家渠 | 连云港 | 石嘴山 | 通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