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雙神】【r18】仲夏夜之夢 下(完)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09 20:23:11 閱讀: 字體:
    【雙神】【r18】仲夏夜之夢 下(完)

    神樂在床上半身動彈不得,肩膀被神威有力的指節摁住。

    他說想我?可這一身酒氣和香水味,不知道是從哪個女人身上剛起來吧。

    抿著嘴不出聲,神樂一腳用力地踹在神威腹部,沒想到對方沒有阻擋硬生生吃了這一擊。

    看著神威額頭的青筋暴了一下,神樂一時也不知道該不該收回腿,但嘴還是硬得不行:“你回來干什么?”

    呦,不愧是禿子的女兒,問的問題都一樣。

    壓根不想回答神樂的問題,神威抓過神樂的手放在自己被踢到的地方:“那你哭什么呢?”

    神樂想收回手卻聽到他繼續道:“別動。”

    緘默不言。

    “避孕藥有吃嗎?”

    神樂挑了挑眉毛,終于開了口:“你這個問題就像問我是不是弱智一樣。”

    兄妹倆某些神情相似得可怕,在神樂的小表情里知道了為什么很多人說自己為人淡漠,神威笑著:“對你的生理知識表示堪憂而已。”

    他勾起神樂的衣領,“大夏天的,在家不熱嗎?”

    啪嗒一聲扣子崩開,細白的脖上還有前幾天的痕跡,盡管已經很淡很淡,但在神樂看來還是能灼傷她的眼。

    尷尬和莫名凌駕在她頭腦,神樂盡可能讓自己言語上壓過對方:“你是不是不知道什么是一夜情?現在是回來對我死纏爛打嗎?”

    “這四個字在哥哥的字典里可不存在,”神威摸著她的下巴,饒有興趣地補充,“而且一夜情,本來是陌生人一次性的性關系,可我們是兄妹呀。”

    說完這句話他抬起上身,還沒等妹妹反應過來他就脫掉了自己的上衣。

    神樂一驚,立刻明白他想干什么,“你有病吧,門沒鎖而且爸比還在樓下!”

    “哦~神樂的意思是鎖了門就可以是吧?”起身把門落鎖,神威笑盈盈地繼續,“給你的零花錢為什么不拿著呢?哥哥賺錢也很辛苦不是跟哪個女人上床之后都會給錢吶。”

    比起捫心自問為什么對神樂動了真心,他更不爽她處處和自己作對。

    神樂又被戳到痛處,完全抓不住男人的重點:“你愛給誰給誰,我不稀罕阿魯!”

    她從床上起身低著頭找地上的拖鞋,“你想不想我不關我的事!那天就說了干完一晚上你就給我滾!”

    看著妹妹的小臉一抽一抽,憋得通紅,知道再說幾句她又要哭了。

    神威思忖了下自己這么多年的經驗,哪怕是身體再契合的床伴他都不會提到感情,畢竟在體力和技巧上制服對方會特別有成就感,而且隨口說喜歡未免也太可笑。

    就像他一直遵循的游戲規則一樣,不想負責,避免麻煩,來去自如。

    可是他事后回想,和神樂一晚上的纏綿讓他打破了所有的規則,那就說明他壓根就沒把這場性事當游戲,是真的當成了“做愛”。

    神樂看到神威從口袋里摸出安全套,頓時警鈴大作,衣口敞著也沒管就往門口走。

    手剛摸到門把手就被神威從身后抱住,聽完他的話神樂失去了最后一次逃離這段不倫關系的機會。

    他說————

    “我喜歡你。”

    神樂放在金屬把手上的小手一抖,好像沒力氣往下壓去。

    他在開玩笑嗎?還是真心的?

    神威赤裸的上身貼在神樂的后背,隔著一層衣料她感受到他的心臟跳得很快,很快。

    “你……你不要說這種話……”任由他雙手交叉環住自己,神樂內心還是充滿了懷疑和忐忑,“我說過不需要你負責的……”

    “那你對我負責吧,”神威往后退一步坐回床,把神樂拉到了自己腿上,“感受到了嗎?”

    隔著幾件衣物的硬挺頂著神樂,她的記憶回到了前幾天晚上,可嘴上還說著讓男人不快的話:“你喝多了,放開我。”

    神威單手解開了兩個人的外褲,這個動作熟練程度更讓神樂堅定了想法————這個人又發情發到親妹妹身上了。

    寧愿把神威的話當做是酒后之言或者是對妹妹的悔意,她也不愿意當做是他真的動了心,或者說,實在不敢。

    “神樂不相信是嗎?”神威笑瞇了眼,“其實我自己也不太相信呢,我的計數棒在插入你身體之后對其他女人硬不起來這種事……”

    你的身體對我來說就跟吸毒一樣,一次之后再也不能戒掉,再也不能自拔。

    他低下頭用舌頭蠻橫地侵入她的嘴內,一寸寸搜刮著口腔里的津液,和她的小舌攪動在一起。

    神樂閉著眼內心深處已經癱軟成一片,感覺到自己的欲火被點燃。

    “嗚……放……神威……放開……”

    到現在還想著反抗?神威沒有理會她,手指摸到她的腿心直接撕碎了內褲:“今天實在忍不住了,以后哥哥會慢慢學著對你溫柔的。”

    還沒來得及消化他話中的意思,神樂睜大眼睛又重復著說過幾遍的警告:“爸比還在樓下,你瘋了?”

    把破碎的小內褲塞進神樂的嘴里,神威扯開神樂的衣服綁住她的雙手,“你乖乖閉嘴就好了。”

    神樂嗚嗚嗚地掙扎著,前一秒還說著喜歡后面就這么簡單粗暴,誰會信他的話啊。

    慢條斯理地打開包裝,神威把避孕套取出來戴好,他拿過枕頭墊在神樂的腰間,輕輕在她嘴唇上落下一吻,“忍著點,我要進去了。”

    神樂一怔,明白了自己的處境,混蛋,你好歹給我做個前戲啊!

    抱怨也抱怨不出口,雙手還綁著腿也被他壓著,這個人渣!

    沒給神樂想那么多的時間,神威一個挺身狠狠地貫穿了她,剛剛浸出濕意的甬道還不能容納硬挺,而神樂的痛呼被嘴中的內褲堵住。

    “哈……”猛地吸了口氣,被緊窒嬌弱的花穴刺激得更加興奮,神威架起她的雙腿奮力地往里頂,如愿以償地叫著:“我的小神樂……”

    沒有給予過多的愛撫,只是單純地,毫無停歇地,大力地抽插,用最原始的方式直截了當地表明自己的愛和占有。

    嗚咽全都在嗓子眼里出不去,可聽到他的聲音卻不能自拔,神樂感覺自己已經掉在了地獄的底部,被無情的沖撞插出了感覺。

    枕頭抬高的腰身被迫迎合著身上的男人,她算明白了為什么神威對女人那么無情還不斷有人貼上去,哪怕是這樣她的下身都吐出了甜滋滋的蜜液。

    “神樂,以后都和我在一起吧,”身下動作更勁,一陣接著一陣地狂搗,惡意地讓花液濺濕兩人的大腿,“哥哥每天都能這樣滿足你的騷穴。”

    本來凌冽的攻勢就讓神樂招架不住,加上淫亂的話激得她身線顫抖,“嗚嗚嗚……嗚嗚……”

    乳頭興奮地頂起了胸衣,神樂呼吸越來越重,花穴如同決堤一般,大腦陣陣缺氧。

    低頭看著妹妹身下的小嘴熱情地吸附著自己的分身,神威完全抽出又飛快地送入,才十幾記神樂就被逼出了淚水,抽泣著可憐巴巴地望著他。

    “神樂想叫出來對吧?”拉過她的雙手放在她的酥胸前,握住她的手揉了幾下,“可是禿子在樓下呢。”

    神樂搖了搖頭,用手錘著他的胸膛,示意神威解開束縛。

    可神威沒有回應她,只是突然緩下節奏,硬挺慢慢地在花穴里尋磨著她的內蕊。

    突然腳步聲傳來,神晃敲了敲神樂的房門:“神樂,一刻鐘之后開飯。”

    女兒這幾天回家都不愛理人,停了停腳步沒聽到回應,他嘆了口氣。

    神樂一炸,閉緊了嘴用眼神示意神威,可對方只是笑著從她的小嘴里抽出全是口水的內褲,沙啞著嗓子道:“上面下面都這么多水,你是有多饑渴。”

    聲音壓得不能再低了,神樂害怕地求饒:“爸比要過來了!你停下來……”

    從她身體里出來,抱著把她摁在門邊的墻上,“哥哥之前就跟你說過,乖乖不出聲就好了。”

    抬高她的一條腿,抵著花心沉重地沒入,神威眼睛里閃著狐貍一般狡猾的眸光。

    “呃……”剛剛發出一個音調就咬住了下唇,神樂只能勾著男人的脖子恨恨地盯著他。

    爸比每次進房間都會敲門,自己讓他進來他才會進,而且他應該不知道自己不在房間,這么看估計他最多跟神威說句話就下樓了。

    可神晃對兄妹倆的態度一向有著天壤之別,他在神威的房門外一邊罵著一邊壓低門把手,“喂,一會吃飯了。”

    聽著金屬內孔的聲音神樂完全癱軟在神威的身上,她緊緊咬住他結實的肩膀,自己全身上下就一件胸罩,而神威全裸,爸比進來的話干脆去死好了。

    神威沒有回應父親,而是咬著神樂的耳垂,輕聲說道:“他進不來的。”

    緊接著身下放肆地往子宮頂弄,同時低頭含住她的乳尖,用舌蕾舔舐著,引得神樂張嘴喘息。

    “啊……哈……啊哈……”

    其實神樂的呻吟聲特別小,都比不過樓下廚房高壓鍋放氣聲,可在她聽起來就像是整個家都聽得見一樣。

    “你鎖門干什么?神威?”

    神威被她的敏感吸得情欲高亢,只想趕緊讓父親離開:“知道了,父親。”

    神晃皺著眉頭心情不悅,也不心疼家具,踢了一腳門后轉身離開。

    背德的快感讓神樂止不住顫抖,身下如同失禁了一般潮水噴出,確認父親離開的她認罪地叫著神威:“哥哥……”

    “神樂真是壞孩子呢,”摸著她額發,神威退出分身取下安全套,“總是不承認自己在想什么。”

    眨著眼看著神威,像是不明白他在說什么,神樂剛準備開口就聽到他說道:“吃飯去吧。”

    “當然……”神威的聲音溫熱而縱欲,“不準穿內褲。”

    神樂穿著睡裙和小外套坐在飯桌時候神晃愣了愣,“你不熱嗎?”

    “不熱!”簡短地回答完問題,神樂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扒著飯,明明拿紙巾擦過了,身下還是黏稠得不行,坐著一會睡裙肯定全濕了,不知道一會該怎么辦。

    神威給她夾了菜,她順著筷子看過去對方對著她淡淡一笑。

    這一笑又讓她心潮波動,咽了咽口水。

    神晃沒心思在意兄妹倆的小互動,身為一家之主他還是關心兒女的人生大事:“你什么時候結婚?”

    神威坦然回道:“半年內。”

    而神樂筷子沒拿穩掉在了桌上,她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神威又看來一眼父親,最后重新拿起筷子,只夾著最近的菜。

    這算什么……他都要結婚了?

    好想哭……混蛋,果然剛才說那些話都是為了騙炮嗎?

    可是父親還在,現在哭的話太奇怪了吧……

    想什么來什么,神晃還想繼續討論細節手機就響了,他看了一眼屏幕起身道:“這幾天你就在家里照顧下神樂吧,等我回來好好談談這事。”

    “神樂,爸比科研項目那邊要加班,有什么事電話聯系。”

    強撐著臉跟父親揮了揮手,神樂聽到神晃出門的聲音眼淚倏地落了下來。

    “怎么又哭了?”神威放下碗筷,走到神樂身邊,“啊,難道是喜極而泣?禿子這幾天不在家你可以瘋狂地和我……”

    “……神威,你去死吧!你去死你去死你去死你去死!”

    記憶中的神樂沒那么愛哭吶,可她哭的時候竟然也那么可愛。

    對,是可愛……漂亮性感這種詞用來形容自己曾經上過的女人,但是可愛這個詞似乎只屬于妹妹。

    神威把她從椅子上拉起來,拖著她到客廳最后放倒在沙發上。

    一邊問一邊脫衣服,之前穿好的衣褲丟了一地,神威抵著她的額頭問道:“要戴套嗎?”

    神樂上氣不接下氣,對自己的命運都充滿了無奈:“你都要結婚了放過我不行嗎?”

    “不行。”任由妹妹誤解,神威扣住她濕潤的腿心,“我今天一定要操爆這里。”

    神樂別過頭,一臉心如死灰:“那別戴套了,你愛怎么玩怎么玩吧。”

    看著她這樣竟然缺乏興致,神威認命地拿過套子,“雖然我的未婚妻說不戴套隨便我玩,但是我現在還不想讓她懷孕,你說我該怎么辦呢神樂?”

    神樂一怔,像是沒反應過來,她立刻吼道:“關我什么事!”

    做好防護措施,神威分開她的腿一舉進入,“你這么傻生出來也是個弱智,還是不生好了。”

    “混……混蛋!”神樂一下酥軟在沙發上,情意和欲望把她填得滿滿當當,“要真是弱智也是你的問題!”

    用憤怒的力道粗暴地撞擊著身下的人,大掌從她的小腹向上握住乳峰,隨動作揉捏把玩著。

    “算了吧,你到現在都不會用腰,”神威被她夾得一陣激昂,鉗制住她的雙腿,“別亂用力了行嗎?”

    幾乎被撞到痙攣,神樂咬著牙斷斷續續地反駁:“你……啊……是怕早泄……吧……啊啊……”

    回應她的是更加暴戾的頂弄,每一次都帶出大量的花液,神威森然地冷笑:“你在說什么呢,今晚不想睡了嗎?”

    “哥哥……”神樂眼角都是媚意,可說完她就變了臉色,“你果然是變態吧聽到我叫哥哥就變得更硬更大了……”

    “你叫變態人渣也會哦,”抽出愛撫她的手一巴掌打到她的側臀,“就像這樣打你你的騷穴會咬得更緊一樣~都是正常的生理反應啦……”

    “啊……你……”完全無力反抗,神樂全身都燒成了淡粉色,“……不……哥哥……”

    “乖。”

    每一次進入她的身體都像是要沖破阻隔,想加倍地奪取她,硬挺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神威呼吸也越來越緊。

    這種力道和速度神樂早就吃不消,感覺恥骨都要被撞散了,可快感洶涌不停,再沒有多余的言語:“……啊……嗯啊啊啊……哥哥……”

    神志一片空白,可轉瞬間又像是想到了很多東西,兒時晦澀的單戀顏色逐漸鮮明,眼前只剩神威邪氣的臉。

    “神樂……”叫著她的名字,神威一陣情動,抱著她的雙臂不斷收緊,他終于聽到了她的回應。

    “以后……一直,在一起……想……和哥哥在一起……”

    內壁不斷收縮,神樂完全放任自己和兄長一同沉浮,嘴里不停喊著他的名字。

    “神威……神威……”

    聽著她的聲音如同精神麻痹了一般,兩個人汗濕的肌膚黏膩地貼在一起,神威喘息著滿足著她,“嗯……你是我的……”

    “哥哥……”旋渦一般的快意把神樂卷到最底,她甚至沒有說出多余的話。

    被潮水包裹沖刷著神經,神威吻著她的眉心,又肆意狂亂地抽插幾十下,摟著她達到了頂峰。

    “所以你去酒吧是因為失戀?那種地方挺亂的,就算有認識的人……”

    “你明明是常客!”

    “哥哥又不是什么好人~”

    “去死吧你!”

    “我死了神樂不就守寡了嗎?”

    “你以為我會給你守一輩子貞?”

    “嘖,看來哥哥還不夠努力啊……”

    “不……不要了……混蛋!你個人渣!”

    三個月后。

    “爸比,我去德國做交換生,呃……你說多久?大概一兩年吧。”

    “父親,我在德國和妻子成婚了,兩年后帶她回國。你說孩子?現在還沒想法。”

    神晃覺得有些不對勁但說不上來哪里不對勁。

    至于兩年后神威的腿被打斷,那又是后話了。

    ------------end-------------

      標簽:神威,哥哥,自己的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基隆 | 沧州 | 临夏 | 瑞安 | 昌吉 | 广汉 | 七台河 | 五家渠 | 朔州 | 晋中 | 昭通 | 和田 | 益阳 | 黔南 | 阳江 | 灌南 | 娄底 | 通化 | 六安 | 洛阳 | 铜陵 | 澄迈 | 吉林长春 | 抚顺 | 三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揭阳 | 临猗 | 阿拉善盟 | 台湾台湾 | 湛江 | 温岭 | 日喀则 | 绵阳 | 阜新 | 白银 | 怀化 | 邹平 | 河池 | 台湾台湾 | 山南 | 江西南昌 | 溧阳 | 长兴 | 连云港 | 鞍山 | 慈溪 | 西藏拉萨 | 宁国 | 常德 | 大理 | 鹤岗 | 招远 | 燕郊 | 梅州 | 张掖 | 郴州 | 溧阳 | 湘西 | 迁安市 | 柳州 | 滨州 | 徐州 | 宁波 | 灵宝 | 宝鸡 | 凉山 | 文昌 | 果洛 | 大兴安岭 | 任丘 | 枣庄 | 海门 | 淄博 | 烟台 | 曹县 | 新乡 | 新疆乌鲁木齐 | 仁怀 | 张家界 | 台山 | 铜川 | 汉中 | 海拉尔 | 鹤岗 | 遂宁 | 防城港 | 神农架 | 鄢陵 | 辽阳 | 甘孜 | 钦州 | 淮北 | 伊犁 | 临沧 | 甘南 | 海拉尔 | 福建福州 | 牡丹江 | 禹州 | 基隆 | 宁夏银川 | 漯河 | 巴音郭楞 | 嘉善 | 武威 | 福建福州 | 台湾台湾 | 河南郑州 | 牡丹江 | 东方 | 自贡 | 三沙 | 白城 | 承德 | 金华 | 淄博 | 伊春 | 宿迁 | 玉溪 | 六安 | 涿州 | 忻州 | 台北 | 茂名 | 哈密 | 宿州 | 长兴 | 邹平 | 四平 | 天水 | 金昌 | 上饶 | 周口 | 咸宁 | 惠州 | 广安 | 三河 | 巢湖 | 怒江 | 肇庆 | 广汉 | 偃师 | 大丰 | 赣州 | 大庆 | 涿州 | 商洛 | 涿州 | 陕西西安 | 乌海 | 黔西南 | 黄南 | 安庆 | 潮州 | 伊犁 | 阿坝 | 仁怀 | 广元 | 靖江 | 呼伦贝尔 | 绥化 | 吴忠 | 阿坝 | 天门 | 台湾台湾 | 宜宾 | 保定 | 灵宝 | 赤峰 | 宜昌 | 保山 | 德宏 | 高密 | 钦州 | 贵州贵阳 | 大庆 | 湛江 | 恩施 | 宜都 | 蓬莱 | 衡阳 | 荣成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吉林长春 | 衡水 | 兴安盟 | 青海西宁 | 巴音郭楞 | 临沂 | 四平 | 余姚 | 惠州 | 唐山 | 惠东 | 宜都 | 黄冈 | 海东 | 儋州 | 台中 | 东方 | 赣州 | 桐乡 | 临海 | 通化 | 吴忠 | 朝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