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BL神轉折:頭髮很珍貴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12 14:15:46 閱讀: 字體:
    BL神轉折:頭髮很珍貴

    從小,陳祎就認為自己的娘親與別人家的不太一樣。別人家的娘親各個是盼望有兒子,但他家的娘親就不同,自小就把他當個女娃一樣照顧。

    興許是家中的男丁太多,娘親才把他當女孩看。他排行最小,上面的兄長數來剛好足十。兄長們不敢違逆個性強勢的娘親,在家中也都稱他妹妹。

    不僅如此,他就連穿著打扮,也被逼著像個女孩,色澤太過暗淡、不夠華麗的衣裳,通通不許他穿。正好,他又生得一副好皮囊,細皮嫩肉不說,精細端正的五官就算再過了幾十條街,也找不到有姑娘們能與之相比。

    長大一些他才偶然聽到兄長們之間的對話。原來娘親曾懷有女兒,卻因意外而小產。娘親自責不已,日日嘆夜夜哭,還積極想再把女兒生回來。無奈一直到第九個孩子出世還是男孩,娘親才想放棄。

    那天碰巧,娘親到寺廟拜拜祈求孩子們平安,出了寺廟后遇到一個算命仙,跟她說她將來會有個其貌不揚的女婿,要她必須寬心接受。

    一般人聽到這些話可能會上怪祖宗不保佑、下怪女兒眼光差。何況這位算命仙還是當地頗具名氣堪稱神準的算命仙。但娘親聽了一陣大喜,因為這就表示她會有女兒,有了女兒才有女婿嘛!趕緊回家做準備。

    但當他出生了后,確實是個美人胚子,不過還是多出了那么一根……

    娘親傷心極了,才決定把他當成一個女孩來養。他起先無法諒解,但到最后也是接受。

    至于其貌不揚的女婿,可能就是在說現在這個狀況吧?

    這個被他壓在身下的男人,個子矮小、膚色黝黑,雜亂無章的頭髮幾乎遮蔽了整張臉,卻掩飾不住額上一條似蛇一樣盤旋的暗紅色胎記。這樣難看的男人此刻羞紅著臉不敢掙扎,就怕不小心傷到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你多慮了,就算你掙扎也不會傷到我,倒是應該多擔心你自己吧,嗯?」

    這個男人好像是個沒看過的外地人。今早還是免不了被迫穿著女人的衣服陪兄長們出去採買東西,路過的人也是見怪不怪,許多男人還一臉色瞇瞇地盯著他看,倒只有這個外地人例外。

    「不好意思,這位呃……先生,為何做姑娘的打扮?」外地人一見陳祎就停下腳步,還一眼就認出陳祎是男兒身,不只震驚了陳祎本人,更讓他的心產生前所未有的震動。

    太有趣了,陳祎從小就被美麗的事物包圍,還從沒見過這般其貌不揚的人。此人還有一雙不同于常人細膩的眼,瞬間引起了他莫大興趣。

    「這些莽夫逼迫我穿的,我也不知如何是好。」陳祎打算稍稍捉弄一下這個外地人,看他接下來會有什么反應。他敲了身邊兩位兄長的胳膊,示意他們配合。

    「可我看你們剛才還有說有笑的,不像─」

    「我說了是被逼的,就是被逼的!」

    「那、那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請好好想想,如果有人也逼迫你們做女子打扮你們作何感想?」外地人大膽走上前,無視陳祎的兄長比他壯碩兩倍。說完想說的話后,就拉著陳祎打算離去。

    「等─」六哥打算上前制止鬧劇,又收來陳祎叫他別多管閑事的眼神,只好作罷。

    「真的不去救那個外地人嗎?看小弟的眼神這么可怕。」

    「從沒看過小弟對一個人這么有興趣,看來算命仙說的人就是他了吧,還是別壞了人家姻緣好。」

    于似乎,兄長們就繼續採買去了。

    *

    「請住手,我救了你你為何要這般對我?」外地人死命拉著衣帶不讓最后一道防線被突破,卻仍舊敵不過陳祎的力氣,被扒個精光。

    「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我不想吃了不知道姓名的家伙。」陳祎說著就抓住外地人最脆弱的那處,成功聽到對方倒吸一口氣。

    「我叫空。吃是什么意思?難道你是食人妖?」酥麻與冷顫同時刺激這名叫空的外地人的感官,令他受不了地直搖頭。

    「空啊,我發現你有很美的眼睛,為何要遮住?」套弄得同時陳祎撥開了空因流汗水而黏住的髮,發現那噙滿著淚的眼眸,說要有多美就能有多美,堪比海深、比天晴。他內心激動,更加快手上動作。

    但空只是加劇搖頭,也沒認真聽陳祎說什么,自顧自道:「食人妖…如果你真、真要吃我,我可以讓你吃,但……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什么事?」陳祎正把手從伸往后庭,手指還沒進入,倒想先聽聽空的要求。

    「嗚……等你吃了我以后,不能再去吃其他人了,好嗎?」

    「好!」真受不了,這么善良的人沒想到是上真的存在─陳祎不由得這么想。

    「你是第一個,也是最后一個。就只有你看到了最真實的我,而不是表面那個像其他人的我。」這大概是陳祎從出生到現在這么感性的跟一個人表白。他輕吻了空有棱有角的薄唇,探了兩根手指進去。

    接下來的畫面可想而知,空就這么被吃了,清醒時已經到了陳祎府上,也明白原來自己不是遇到什么食人妖。

    之后的日子陳祎是百般追求、萬般討好。日里無微不至的照顧,夜里無盡的貪求空的一切,細訴各種甜言密語、真情剖白,單純的空就這么陷下去了。

    很快地到了大喜之日,算命仙應邀坐上席,不料卻生變數。他卜了個卦,預言陳祎將會降伏世間妖物,要他必須做好準備。

    此話一出,陳府上下晴天霹靂,但更壞的卻在后頭─大婚三天后,陳祎就被妖怪抓走了。

    兩只妖怪使了法術,遍地不留跡象,就要前來營救他的人找不著下落。陳祎只想到了能留下線索最蠢的方式─拔頭髮。

    他一戳又一戳得拔,痛死了,但一想到這一去恐怕性命不保,要是能犧牲頭髮換來一命也算十分值得。

    妖怪只花了一天時間就把他帶到人跡罕至的山洞。牠們雖笨,也不至于沒發現陳祎從長髮美人變成大光頭。然而問他他也只是說:「我因太思念夫婿,一夜之間掉了髪,這在人類的情況下很正常。」

    妖怪們信以為真,反正陳祎還是陳祎。

    山大王一見陳祎沒有立刻斬殺,反而把他綁在山洞外給臨近的其他妖王下馬威。山大王手中握著能降伏所有妖怪的武器,立刻讓其他妖王臣服腳下。

    幾天后,皇天不負苦心人,空發現了心愛夫人的頭髮,與陳家兄弟率官兵攻打山洞,與山大王對峙。

    「放了我夫人,我以性命保證,我夫人對你們毫無威脅啊!」空一個人走上前,他背后是僵著臉的陳家兄弟與官兵。山大王手持利刃抵住陳祎細白的頸,眾人不敢輕舉妄動。

    「哈哈哈,你的性命值多少?那點骨氣本王到佩服。我告訴你,沒了這個你另外再娶就是了。」

    「夫人只有一個,就像眾妖景仰的山大王也只有一位,不能取代。」空搖頭說著。

    山大王頓了一下,手指有些鬆動,「……說的這般好聽,如果要你以命換他,可肯?」山大王把陳祎推到空面前,陳家兄弟與小妖劍拔弩張,要隨時搶人。

    「不可!」陳祎大叫。

    「肯!」

    幾近同時,一個官兵見機不可失,長矛拋向一時沒察覺危機的山大王,欲殺之。空眼見不對,山大王死,所有人都將無法倖免。人敵不過眾妖,唯此一法─空撲上前,擋下長矛,當場吐血倒地。

    「空……」不敢置信,陳祎把空抱在懷里,內心只剩絕望。

    「放了…我夫人,身為山大王…可不能在手下面前食言。」空的心口留下更多的血,染紅了陳祎的白衣與雙眼。

    「真不敢相信,身為人的你竟然救了妖,本王敬佩。」山大王走到空的面前,打算好好看看這個人的樣貌,他要永遠銘記在心。

    「不、不,別死!」陳祎萬念俱灰,他抓著慣穿空胸膛的矛,心中浮現一念。山大王靠這么近,只要動作俐落點,就能用這殺了他心愛之人的矛報仇雪恨!

    「別。」空細柔的聲音在耳邊迴蕩,他壓著陳祎顫抖的手,制止他做傻事。

    「我已沒有遺憾,能得到你的愛,能愛著你保護你,我心滿意足。」

    「我…也是。」陳祎泣不成聲倒在空身上,任陳家兄弟抬走。

    他原以為自己對空的感情是一相情愿,在最后能得到回應,也是值得。

    山大王因見識了空的真正強大,散了一伙小妖,自此隱居山中修仙。

    陳祎的髮因悲傷過度長不回來。

    至痛無傷,至悲無淚,從此再無任何情感能左右他。他當了僧人,內心有了大愿,開啟了他嶄新的旅程。

    旅途一開始,他就遇到了一位徒弟,要他助他降伏世間妖物。

    「我就把你取名空。從今以后,你就叫孫悟空。」

      標簽:山大王,娘親,外地人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辽源 | 黄南 | 泉州 | 无锡 | 眉山 | 肥城 | 海拉尔 | 杞县 | 广安 | 淮南 | 延边 | 眉山 | 安阳 | 晋江 | 西藏拉萨 | 芜湖 | 绍兴 | 琼海 | 曹县 | 吉林长春 | 十堰 | 宝应县 | 鸡西 | 梅州 | 临海 | 郴州 | 宁波 | 大庆 | 安吉 | 新余 | 南京 | 镇江 | 慈溪 | 晋中 | 临沂 | 霍邱 | 河源 | 贵港 | 邯郸 | 余姚 | 保山 | 肥城 | 达州 | 海宁 | 绍兴 | 萍乡 | 淄博 | 眉山 | 寿光 | 肥城 | 中卫 | 三河 | 渭南 | 新疆乌鲁木齐 | 嘉峪关 | 台中 | 咸阳 | 沭阳 | 白银 | 石嘴山 | 高密 | 乐平 | 广西南宁 | 赵县 | 济源 | 建湖 | 遂宁 | 醴陵 | 佛山 | 博罗 | 青州 | 信阳 | 吐鲁番 | 桓台 | 邢台 | 安阳 | 昆山 | 禹州 | 阿坝 | 琼海 | 扬中 | 伊犁 | 玉环 | 渭南 | 庄河 | 邵阳 | 龙口 | 陕西西安 | 青州 | 海门 | 玉环 | 海东 | 莱州 | 钦州 | 遵义 | 牡丹江 | 屯昌 | 驻马店 | 清远 | 怒江 | 邢台 | 钦州 | 固原 | 阿克苏 | 迁安市 | 安阳 | 阿拉尔 | 怀化 | 嘉善 | 台湾台湾 | 浙江杭州 | 基隆 | 赣州 | 烟台 | 渭南 | 烟台 | 博罗 | 莱芜 | 景德镇 | 咸阳 | 安康 | 淄博 | 迪庆 | 枣阳 | 曲靖 | 深圳 | 玉树 | 甘孜 | 赣州 | 舟山 | 马鞍山 | 迁安市 | 赣州 | 绵阳 | 武威 | 攀枝花 | 陕西西安 | 宁波 | 保定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吴忠 | 周口 | 泰兴 | 攀枝花 | 贵港 | 琼中 | 保山 | 菏泽 | 梧州 | 江门 | 济源 | 海宁 | 日照 | 黑河 | 基隆 | 伊春 | 红河 | 阜阳 | 儋州 | 改则 | 曲靖 | 怒江 | 金华 | 任丘 | 六安 | 伊犁 | 三明 | 南通 | 泰安 | 大连 | 巴中 | 广州 | 荆州 | 唐山 | 徐州 | 如皋 | 宝鸡 | 五指山 | 济南 | 松原 | 台中 | 定西 | 滨州 | 海门 | 宁德 | 安庆 | 灵宝 | 新余 | 汕头 | 十堰 | 吉林长春 | 忻州 | 德宏 | 宜昌 | 海南海口 | 灌云 | 临夏 | 黄山 | 绵阳 | 锡林郭勒 | 舟山 | 泸州 | 安吉 | 许昌 | 萍乡 | 馆陶 | 咸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