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sawsq"></input>
  • <nav id="sawsq"><code id="sawsq"></code></nav> <xmp id="sawsq"><menu id="sawsq"></menu>
    <xmp id="sawsq"><nav id="sawsq"></nav>
  • <menu id="sawsq"><menu id="sawsq"></menu></menu>
  • <td id="sawsq"></td>
  • <menu id="sawsq"></menu>
    <menu id="sawsq"><strong id="sawsq"></strong></menu>
  • 歡迎訪問日志網!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訪問。

    千分之一個交叉世界(第一章)

    來源:網友投稿 時間:2019-07-11 15:10:44 閱讀: 字體:
    千分之一個交叉世界(第一章)

        我夢到一條黑沉沉的街道,四周房子模糊地看不清形貌,月光隨著急速變化的夜云篩落街上,此時我藉著微弱的月光,才瞬間看清楚了這條暗沉的街道上,沒有任何一盞街燈。

       

        還未清楚現況的我,身子仍僵硬地處在街上不知道某處的房子前,我愣愣地往兩旁張望,烏黑的街巷只不斷呼送著寂寞冷冽的寒風,彷彿全往我方向吹來般,身后腐朽的木門同我飄逸起的長髮「咿呀—」地緩緩推開,突然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襲擊全身,我倏地回頭,月光似盤算著時機灑落,眼前陳舊的木屋在黯淡的月色下立刻映入了我眼底……。

       

        身子一僵,我看見了門內漆黑的長廊有道人影,拖著沉重的步伐往外走來,腳似踩在朽了的陳木上,刺耳的「咿嘎—咿嘎—」聲像爪子般匍匐攫著地板,一切都熟悉地令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在我快速回想著到底在哪兒遇見過這場景同時,那人影已逼近門口,我模糊地看見他乾癟的形體,如行尸走肉般搖搖晃晃地前進,不待他臉孔現形,我赫然拔也似地狂奔,瘋狂地想跑離那朽了的木屋……那是我早上才剛接手的第四起連環殺人案件的案發地點!我頭頂似澆了一桶烈酒般霎時清醒,所有的熟悉感瞬間化為一股噁心想吐的反感:是殺人案件啊!連續四起至今仍未解決的連環殺人案件!

       

        不知怎地,當下身為刑警該有的態度剎時蕩然無存,只能不斷地向烏黑的街底狂奔,身后彷彿隨時會被那乾癟的人給抓住。雖然這無盡的街道上空無一人,但我仍嚇得大聲呼救了起來。

       

        就在雙腳軟地快跑不動時,遠處赫然出現忽明忽暗的光火,有個帶著傲氣的女孩叫罵聲從那兒傳來:「什么嘛!妳分明就是個黑商販!摘了這全街的街燈再販賣它,妳還懂道德這兩個字怎么寫嗎?!」她宏亮尖拔的聲音迴蕩在街上。我暗自道,原來這黑漆漆的街道不是沒有街燈,而是全被那女孩口中的黑商販給摘走了……不過這想法立馬從腦中剔除,因為遠方的燈火仍離我好段距離,而后方冰冷的恐怖氣息仍未消失。此時,我下意識地向那潑辣的聲音方向求救:「誰在那里!拜託來救救我!」在我尾音剛落的剎那,遠處的燈火在我眼前幾公分處倏地綻亮,好像是那女孩搶走黑商販手中的街燈轉往我這方向照去,雖然也不知道為什么她拿的動幾尺高的街燈,更不知道為什么她拿燈轉往我方向的動作會瞬間讓他們轉移到我面前。被這突然的狀況嚇到,我急煞了步伐往前撲倒,那女孩「呀—!」地驚叫了起來,而背后那股冰涼的感覺在光火下頓時消失。

       

        「妳干嗎啊!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嚇死人啊。」此時我和這位渾身上下散發著嬌氣連講話語氣都兇狠嬌辣的女孩已站了起來,藉著她手上持著的街燈我看清了她的樣子,不如說第一時間我目光聚焦的并不是她標致精細的臉蛋,而是她那一身怪異的穿著……。

       

        「妳愣著干嗎?啊……妳……妳怎么這么怪異?」那女孩皺著眉,眼睛不停在我身上游移,嘴角抽搐地說。我一愣,心里頓時不快:『什么怪異,也不看看妳長了什么樣。』惱羞的同時,我頓時詫異:『她一身奇怪的……難道我也跟她一樣?』于是開口問道:「我……我有什么奇怪的打扮嗎?」問話同時我低著頭打量自己身子,不就一身黑亮西裝嗎,一身我平常上班時穿的工作裝。那女孩噗赤地笑了出來,道:「什么嘛,把一堆警用黃條綑在身上也叫打扮嗎?根本就像個木乃伊……。」說完女孩遮著嘴呼呼地笑著。我詫異地再度低頭,赫然一身黑亮的西裝變成了女孩口中說的黃條,凌亂地綑在我身上,除了手腳有活動的空間,幾乎連脖子都纏上圍住事發現場的黃條。「咿—」我怪叫了一聲,嚇地動手去扯那些黃條,卻發現他牢牢地綑在我身上。「別扯啦!扯了不就沒東西遮了?」那女孩揮著手要我放棄。我抬起頭望向她,試探性地問道:「妳現在看見身上的東西……不對,身上的衣服是什么樣子的?」女孩哼了一聲,撩起了她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炫耀地道:「當然是,簡樸懷舊的漸層碎花搭配高雅紅絲帶,名為皇后的花園,全球限量100件,市價超過1000萬,巴黎時尚冬季經典款的經典洋裝!」我愣愣地看著她微昂的下巴,還未回神又聽她輕笑道:「唉呀,妳大概是認不出我身上穿的衣裳吧?也難怪……」她眼神游移在我身上,噗赤地笑了。大概是已在警界打滾一段時間,見過不少像她一般傲氣的紈褲子弟,我無奈地聳了聳肩,道:「其實我看自己剛才也一身正常上衣,妳一說什么黃色警條,我便看見自己身上怪異的穿著了……」看見女孩漸漸轉綠的臉蛋,我頓了頓、小心翼翼的道:「妳……」「不要說!」她臉色鐵青的打斷了我。「呃這……」「閉嘴!」只見她只手緊緊繞住她口中所謂市價超過1000萬的洋裝,一臉快要昏過去的樣子。我便也不忍心說出她那一身的鈔票有多么諷刺。

       

        尷尬的氣氛盤旋了幾秒,女孩突然回頭向后張望,驚呼了一聲:「咦!那該死的老阿婆呢?!」我向前探了探頭,也沒瞧見什么人影,疑惑地問道:「是剛剛跟你對話的那個人嗎?」她回過了頭道:「恩,那老阿婆披著一身黑的,一臉陰陽怪氣……」女孩頓了頓又道:「妳……是一睜眼就看見這里的吧?」我確實地點了點頭,她又道:「我也是,睜開眼睛就發現自己坐在漆黑的道路上,幸好還有點月光,不然大概什么也看不見……我還沒站起來,就看見那死阿婆提著一簍籃子瘸著腿向我走來,還看見她那籃子里散發著刺眼的光,我當然會好奇啊,便上前問她,還望了望籃子里面,誰知一望便看見里頭裝了滿滿的路燈,籃子好像宇宙般漆黑不見底,深幽幽地只有許多的路燈……呃,就好像星星那樣懸浮在籃子里。」女孩眼珠子不停地轉著,像在回想剛剛發生的場景,我聽了也是一臉迷糊,籃子像宇宙?滿滿的路燈裝在里面?在我還沒洗滌完思路時,女孩似乎已猜到我在想什么,又接著說:「很奇怪吧?我也覺得超妙的!不過也沒管這么多,路那么黑,當時想著就該讓她放些燈在路上吧,誰知我一問完,她就說這燈才剛從街上摘完,是要賣的,還掏出一柱街燈問我要買不要買……」聽到這我也明白她剛才大吼的原因了,不禁啞然失笑。「笑什么笑。」她瞪了我一眼,又道:「啊妳哩?剛才一臉看到鬼的樣子。」邊問,她一邊把手上的路燈小心翼翼的插置在一旁,地面卻像融化般瞬間陷了下去,燈迅速地落入地面一小截,而地面又瞬間變回堅固的狀態,死死地咬著路燈。女孩愣了愣,蠻不在乎地又看向了我。我倒是快被這些怪異的現象沖昏了頭,喘了幾口氣才娓娓向她訴說剛才發生的事情。聽完,女孩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扯著嘴笑道:「原來妳是個刑警呀,連環殺人案電視倒是鬧的沸沸揚揚,不過妳身為刑警,遇到歹徒就在眼前怎么這么弱不禁風的拔腿就跑呢?」我臉一紅,倒也說不出什么話來。

       

        「我們現在……是再作夢吧?」她眼神奕奕,帶著點新鮮和天真的口氣突然道。聞言我一愣,心里一陣疑惑:『這里是夢境?怎么覺得什么都是真的……這么多怪異的事情,也難怪她會說是夢。』不待我回話,她接著道:「妳能進我姚氏大小姐的夢,也算是前世燒盡好香了,看在這緣分上我姑且記記妳名字吧。」她嘴角勾起一絲嬌嫩的笑容,雖然美的令我失神,但那驕矜自大的用詞倒讓我嘴角抽搐,我嘆了口氣道:「林靖。妳叫什么名字?」女孩聞言,兩只水溜溜的大眼瞬間傻住,語氣帶著點不可思議緩緩地道:「妳……不知道?不知道我……是誰?」我皺著眉頭又道:「不曉得。」那女孩白了白眼,嬌嗔道:「我是姚又時啊!姚!又!時!妳個土子!居然連我都不認識,真不知道妳怎么在這社會打滾的!」我扯了扯嘴角,不想和她多有爭執,便轉身往回走。姚又時一見我不冷不熱地掉頭就走,也不跟上來,隨口喊了一句:「林靖,去哪啊?」我向后一瞥,道:「我是刑警,當然是回去找犯人。」在回頭那一刻,我的余光迅速捕捉到矗立在一旁的街燈上緊貼著的白紙,上面有一列掉漆的紅色筆漬寫到:「已販售」三字,不知怎地我的背后突然一陣寒慄,而同時,姚又時在我身后嬌嫩高傲的聲音似乎漸漸飄遠:「嘖,剛剛嚇成那樣還逞什么強。」還不待我反應過來,視野所及範圍忽然扭曲歪斜,姚又時的尾音如回音般隨著突變的空間扭曲,周圍似乎變得越來越亮、越來越亮,刺地我不住閉上雙眼,身體也跟著失去了知覺……。

      標簽:女孩,街燈,一聲

      贊助推薦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台北 | 湖南长沙 | 南京 | 儋州 | 德阳 | 三亚 | 临沧 | 资阳 | 巢湖 | 湖南长沙 | 克孜勒苏 | 马鞍山 | 邹城 | 雅安 | 临汾 | 宁波 | 日喀则 | 崇左 | 大庆 | 金坛 | 延安 | 清远 | 辽源 | 昌都 | 甘孜 | 苍南 | 图木舒克 | 巴彦淖尔市 | 桂林 | 聊城 | 辽阳 | 吉安 | 那曲 | 甘肃兰州 | 汕头 | 昭通 | 海门 | 义乌 | 扬州 | 厦门 | 秦皇岛 | 平潭 | 昭通 | 自贡 | 庆阳 | 果洛 | 阜阳 | 文昌 | 朔州 | 平凉 | 海东 | 宜昌 | 图木舒克 | 张家口 | 章丘 | 安阳 | 三河 | 营口 | 山南 | 岳阳 | 黔南 | 云南昆明 | 漯河 | 垦利 | 海东 | 宁德 | 承德 | 三河 | 台州 | 通辽 | 枣庄 | 儋州 | 定西 | 五指山 | 连云港 | 自贡 | 攀枝花 | 巴中 | 绵阳 | 鞍山 | 江苏苏州 | 临海 | 安徽合肥 | 台北 | 眉山 | 漳州 | 盐城 | 曹县 | 云南昆明 | 邵阳 | 瑞安 | 青州 | 固原 | 五家渠 | 海北 | 五指山 | 滁州 | 凉山 | 保山 | 沛县 | 汕头 | 黔南 | 新泰 | 铁岭 | 克孜勒苏 | 临夏 | 吐鲁番 | 商丘 | 东方 | 许昌 | 保山 | 神农架 | 黄南 | 岳阳 | 大丰 | 库尔勒 | 正定 | 巴彦淖尔市 | 营口 | 德阳 | 南通 | 安庆 | 丽水 | 那曲 | 新泰 | 开封 | 湖州 | 莆田 | 瑞安 | 铜仁 | 馆陶 | 辽宁沈阳 | 海南 | 延安 | 沛县 | 大丰 | 文昌 | 衡水 | 丹阳 | 喀什 | 无锡 | 石狮 | 阜阳 | 南通 | 孝感 | 阿拉善盟 | 赤峰 | 厦门 | 许昌 | 和田 | 海拉尔 | 上饶 | 宿州 | 广元 | 商洛 | 三亚 | 浙江杭州 | 泗阳 | 孝感 | 招远 | 文昌 | 屯昌 | 大连 | 甘南 | 阿拉尔 | 海安 | 陕西西安 | 衡阳 | 台北 | 永州 | 无锡 | 三河 | 巢湖 | 神农架 | 湖南长沙 | 阿坝 | 湖北武汉 | 姜堰 | 平顶山 | 辽宁沈阳 | 宁国 | 商洛 | 汝州 | 江西南昌 | 唐山 | 石狮 | 潜江 | 中山 | 厦门 | 蓬莱 | 定西 | 黑龙江哈尔滨 | 赣州 | 甘肃兰州 | 日喀则 | 眉山 | 金昌 | 云南昆明 | 大庆 | 德阳 | 日土 | 保亭 | 霍邱 | 新泰 | 建湖 | 忻州 | 株洲 |